#分享 久違的108律師上榜心得(一)

9月30日 22:23 (已編輯)
忘了什麼原因,當年把心得文寫完之後就被我丟在手機備忘錄,最近整理手機空間的時候,意外找到當年的心得文, 我打算把當年的心得文拆成幾篇發,不然字太多了,希望可以給有需要的人參考,也讓自己有個空間做紀錄。 本篇重點: 1.準備研究所的方式與用書 2.第二次備考研究所的方法 3.主要準備科目為刑法與刑訴 壹、前言 一、背景: 中部私校法律畢、應屆國立法研刑法組、國中基測PR70、大學學測42級分、指考一類平均60分。 無學貸、大學無打工,系籃打到大二、系羽打到大三;研究所擔任親屬繼承教學助理。 108年二試考智財組,成績如下,好像倒數10幾名我忘了。
imgur
二、補習: 升大三暑假補高點兩年司律班、大四考研補過高點法研所題庫班、碩一再補高點法研題庫班、碩二下買讀享總複習講義。 三、參與過的國家考試: 共考過三次四等書記官、三次高考法制、兩次普考廉政、一次四等執達員、兩次三等地特法制、三次司律一試、一次二試。 除了碩二上的三等地特法制以及碩二下的四等書記官與普考廉政有出現考試名次之外,其他都是不及格,有及格的分數也距離錄取分數非常遙遠。 我是考選部之友😎 貳、大學時期 一、上課不喜歡照本宣科,也對法律的歷史沒興趣,更對理論的源頭無感,考試不喜歡背法條、不喜歡背長篇大理論、不喜歡背考古題,也不喜歡美國式教育(回家自己預習老師上課用問答的方式進行),所以除了要點名的課之外,我幾乎不到學校上課。 二、學校的考試,期中考前一周開始唸書、期末考前兩周開始念書,有八成的科目都是60分通過,除了體育之外幾乎每學年都有被當的科目,一上:刑總、二上:行政法、二下:消保法,停修科目:法英、強執、軍訓、少事法。 三、學校的考試制度自己無法接受,多為理論申論題,實例題不可參閱法條,七成的考試是考古題,覺得與未來國家考試的考試方式不同,且當時認為背考古題無意義,所以我考古題只背期末考範圍。 四、綜上所述,只要空氣不好、天氣不好、太陽太大或是下雨,我都不會到課,未到課時都在家打LOL或是騎車兜風,到課時多在玩手遊、看NBA,在校成績維持在中後段。 五、升大三暑假補了高點易台大刑法之後,發覺考試其實沒那麼無聊,變得比較喜歡跑補習班,不到校上課但都會出現在高點網院,但因為三上11月份開始每週跑回家照顧生病的家人直到三下五月中,所以這段期間補習進度緩慢,直到升大四的暑假考完書記官之前,只補完了刑、民、身份、刑訴。 六、大四上之後全力準備研究所考試,正課補習進度緩慢甚至偷吃步,比如說直接拿已經上過課的同學筆記拿來上課,這樣就不用花時間抄筆記,兩倍速衝刺,到畢業前把大科補完,沒補完的科目略有,國私、公、法英、票據、強執、家事、智財,除票據、智財大學有修過大概知道在做啥之外,其他一律空白。 參、準備研所時期 一、契機: 學校有畢業考,要畢業先通過考試,當時預設立場自己考不過,選擇其他補救方案如通過國考、研究所考試。最後選了當時的啟蒙考科刑法,第一個他考試科目最少,第二個錄取名額也少,所以我當時推斷沒什麼人會想考? 而且要考就要考台大,因為他名額最多? 所以大四上暑假書記官考完之後就以準備台大刑法為目標。 攤開考台大古題之後,發現沒一題會寫的,痛定思痛,重新拿課本起來k,因為時間問題,所以全力念刑法;刑訴念愛考的(證據、強制處分、看文章) 二、唸書時間配置: (ㄧ)105/9~11月中念刑法 總則: 主要-王皇玉老師刑總 參考-其他台大老師的上課講義 分則: 主要-王皇玉老師分則講義 參考-其他台大老師的上課講義、市面上所有看的到的解題書。 文章:台大讀書會的刑法文章集,到圖書館找書一頁一頁印下來、高點法研所題庫班文章 (二)105/11月中到1月念刑訴 林鈺雄 刑事訴訟法 黎台大 刑事訴訟法 解題書+上課講義 薛智仁 刑事訴訟法上課講義 文章:台大讀書會的刑訴文章、高點法研所題庫班 三、準備考試方法: (ㄧ)文章的準備-當時靠朋友拿到最新年度台大刑法的文章目錄以及台大所有刑法老師的上課講義與校內考古題。 (二)法條的準備-考研不附法條加上自己以前沒有背法條的習慣,所以準備起來相當困難,我只能拿十年來台大法研刑法考題,所有出現在上面的法條全部整理下來,按照出現的程度分類,按照重要性分成三個部分,整理完之後差不多只有30幾條,所以我就只背這三十幾條的要件。 刑訴的法條我則是完全記不起來,我只能記名詞與程序合法要件。 (三)補習的功用-題庫班的功能就是幫你整理文章以及現在最夯的時事,但因為我有文章集,所以補習班挑出來的文章跟我幾乎都一樣,所以沒啥幫助,而題庫班只針對前幾間法研所有考猜與文章整理,其他法研幾乎沒有,但方向是一樣的,都是該校老師近年來的文章。 (四)考古題的準備-考古題是我準備法研的大宗,我也是一開始就拿台大的題目出來寫,才驚覺自己的不足而回頭開始念書,考古題的重要性詳後述。 總之,當年考研究所從北考到南,錄取原校與現就讀的研究所。 肆、研究所時期 一、研究所上榜後: 身為蔽校第一個考上國立法研所還去念的人,覺得自己很屌,應屆應該穩穩地,3月放榜後,把高點剩下的習補一補,但當然沒補完,大學都在玩哪補的完,傻傻地就進到了總複習的部分。當然,總複習也補不完,直接進入第一次一試的部分,選擇題瘋狂的猜,第一年差3分落榜,高點兩年班快到期的時候還是有去補習。 二、106/9~11月: 前面有提到,我還是有去補習,把以前沒有補的票據跟強執補一補 可是補個幾次就懶得補了,然後期限也到了。 剛到鄉下我就只有一個目標,全力衝刺考試,所以研究所的課我都選最低學分,課都挑最營養的,基本上只有報告前或是被點名點到爆的時候才會去上課,當然,每次報告都是被砲轟。 這個時候的我除了報告前以及期中、期末考前要出考卷監考改考卷之外,就是一個全職考生,此時的我很專注在唸我最不熟悉的民事訴訟法,主要就是吞李淑明的那兩本民事訴訟法,還有張志朋的債總部分以及公司法。 原則上就是每天念一個段落然後做電子筆記,用自己的話把課本或講義好幾頁的內容翻譯成簡單記憶的一句話,直到我唸不下去為止。 此時期的我生理狀況極度不好,可能是因為邊緣沒朋友或是因為水土不服, 我每天都食慾不振、拉肚子也睡不好,最開心的時候就是每天下午的半小時騎單車繞校園,後來直到我受不了了,打算重考研究所到台北,所以我又放下了民事法,重新拿起刑事法準備再考一次研。 三、106/11~107/3月: 決定再考一次研之後,我改變了前一次刑事訴訟法只唸愛考的部分,我花了八成的時間,把黎台大正課講義重新看過一遍並且作了紙本筆記,會做紙本筆記是因為當年第一次考研的時候刑訴的紙本筆記已經完成了八成了,差不多只剩下簡易程序跟救濟,黎台大的刑訴解題書整本直到這個時期為止,已經看過了差不多第三遍了。 加上我以前只唸林鈺雄,所以這個時候,對於流派的爭議部分,我開始補充美派的見解,教科書多參閱了三人合著的刑訴,開始也補充了美派的文章,拓展自己的視野。 刑法的部分,總則我拿蔡聖偉的實例演習解題書,把總則的每個考點應該如何解題全部整理出來,應該怎麼寫才會符合自己的能力以及閱卷老師的需求。 分則的部分我有把每個分則的爭點都整理下來,並且嘗試用自己的話把他們全部解釋一遍,這個時候我真的覺得刑法已經內化了。 就這樣一路唸了幾個月,報名了北大刑法跟台大刑法,我記得那幾天台北寒流來襲加上整日的下雨,考個試我居然要準備四個暖暖包,腳底貼兩個,肚子也貼一個,一個拿手上。 依稀記得考完北大後我自己覺得穩上了,已經開始跟原校的朋友道別,然後3月放榜,我沒在榜單上看見自己的名字,倒是台大總分差三分,讓我驚訝至今。 ——————————— 先停在這邊,雖然我好像又虛度了半年,但是刑法跟刑訴念了不少,也讓我後面備考時,可以少準備兩科?
愛心
70
留言 1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