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吃飯時間,所有人就像難民般的奔向學生餐廳。
每個人都坐定位後,老師開始唱名,被叫到的開始排隊打菜。

其實我也期待著吃飯時間,期待著看見坐在我對面的男孩出現。他一如往常的拎著他媽媽幫他準備的愛心便當,不急不徐的在我面前坐下來。
每次看到他便當盒裡,有肉又有菜,總是覺得羨慕不已。然而我只能吃著福利社賣的有點寒酸的麵包裹腹,因為家境的關係,負擔不起我的伙食費。所以每當看到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沒有得到滿足的肚子就會咕嚕咕嚕的叫起來。
我總是靜靜的凝望著他吃飯的模樣,而他總是靜靜的吃完便當收拾好,便回到自己的教室。從來不在乎他對面坐的是什麼人,也不會跟別人交談,就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似的。

一如往常的,他又拎著他的便當在我對面坐下,開始享用他的晚餐。看他吃著吃著,筷子夾著的貢丸不小心掉了,滾到了我的面前。他終於抬起頭來,和我對上眼。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嚇到,而他似乎有些尷尬。
「抱歉。」感覺是個內向的男孩,連道歉也是很簡短。
「沒關係。」本來就不擅表達的我遞了一張衛生紙給他。
他趕緊把貢丸用衛生紙包起來拿去垃圾桶丟,又頭低低的走回來。
「謝謝。」在這之後他繼續吃他的便當,迅速的吃完後就回教室。我望著他匆忙離去的背影,偷偷在心裡會心一笑。

隔天,寒流來襲,大家都穿著厚實保暖的外套。只穿著學校單薄外套的我,經不起溫差得變化而得感冒。吃飯時間我戴著口罩出現,不停的咳嗽聲似乎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還好嗎?」抬起頭,看到他用有點擔憂的眼神看著我,內心有一股暖流通過。
在班上,我人緣並沒有很好,跟他的情況類似,總是獨來獨往的一個人。
「沒事的。」說完又咳了幾聲,鼻塞讓我的聲音聽起來更加虛弱。
他突然離開座位,走向我身後的福利社。幾分鐘後,他拿著一瓶溫熱的牛奶出現。
「喝了這個會好一點。」他把牛奶放到我面前後就離開了。
我盯著那瓶牛奶看了許久,腦中浮現的是他剛剛的眼神及動作,他的臉就這樣深刻的烙印在我腦海中。

這天之後,我跟他開始有了交談。雖然內容依然是很簡短,但對於開始了解他,我感到很開心。
「你為什麼都只吃麵包?」某一個吃飯時間,他對我投出了這樣的疑問。
「因為……」對於家裡的狀況,我總是難以啟齒,只有老師知道而已。
「如果不想說也不勉強。」他的貼心總是不著痕跡,我默默的看著他,心裡產生了的悸動。

一個美好的早晨,我難得沒有賴床,心裡充滿著期待的梳妝打理。自從認識他後,每天我都帶著愉悅的心情去學校。他並不是像我所想的那麼內向,反而是個悶騷的人。我們每天分享著彼此的生活瑣事,也漸漸得對彼此越來越熟悉。

他拿著一張獎狀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接過那張獎狀,上面寫著他得到全班第一名的事實。
「你好厲害噢!」我對他投以欽佩的眼光,眼睛睜亮的一直看著那張獎狀。
「多唸點書就行了。」熟了之後,語氣也變的臭屁起來。
「那你可以教我嗎?」我拉著他的衣角,半撒嬌的問,他卻轉身回以鬼臉就走掉了。

下學期很幸運的,我們被分配到同一個打掃區域,也增加了我們相處的時間。
我的改變,讓我的人緣變好了。許多班上的同學都開始跟我聊天,朋友也越來越多。對於我這樣的轉變,他很替我感到開心。
「你朋友越來越多了。」他笑著說,但笑容卻感覺有些酸澀。
「對呀。」我也同樣笑著,但心裡卻替他感到有些不捨。我的朋友變多了,他卻沒有。
在校園裡看到他時,都是孤單的自己一個人。偶爾會想,他是否也在遠方偷偷觀望著我,因我身旁有朋友,而不敢上前來跟我搭話。

有一天,一個社團的學弟在下課時間來到我們班上說要找我。
「學弟?有什麼事嗎?」
「學姊,這個給妳。」他把手裡包裝精美的巧克力交給我,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這是……?」我不解的看著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生日快樂!」說完他就走了,我愣著站在教室門口,旁邊的同學看熱鬧似的竊竊私語著。

回到座位上,剛剛有看到的幾個同學紛紛湧上來,像是挖到八卦般的眼睛閃著光芒。
「那是你男朋友嗎?」
「看起來滿陽光可愛的欸。」
「但好像比我們小?」
「好了!」受不了一群人一直在我耳邊不停的問,我出聲制止了他們。
「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我社團的學弟。」
他們沒有因此善罷甘休的繼續問,而我懶的辯解,走出了教室。往樓下的操場看,看到第三棵樹下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妳怎麼在這?」他對於我突然的出現有些驚訝。
「看到你在這就過來找你了。」他露出有點溫柔的眼神,但我當下並不懂涵義,只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事。
「你知道嗎?我居然連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都忘了欸,很扯吧。」
「我們家境其實不好,能讓我讀書我已經覺得很感謝了。父母都很忙,所以也沒時間幫我過生日,我也覺得沒關係。久而久之,連我自己都忘了。」
我有點感嘆的望著天空,對上天許願,祈禱著有一天能讓父母過好一點的生活。他沒回話,只是靜靜的陪我看著天空,像是也幫我祈禱著。

上課鐘響,我們各自回到自己的教室。同學們依然用八卦的眼神偷看著我,我轉過頭瞪了他們幾眼,他們才安分的專心上課。
老師在講台上宣布下裡拜是運動會的事情,班上每個人都要參與比賽,並把比賽項目表貼在黑板上,要每個人自己上來填寫要參加的項目,有三天的時間可以考慮和更改。

到了吃飯時間,我問了他關於運動會的事情。
「下禮拜就是運動會了,你想參加什麼比賽?」咬了一口麵包,看著他。
「我想跑步,你呢?」
「我也是想跑步,比較擅長的就只有這項了。」我害羞的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其實平常沒有運動的習慣,只是小時候常常幫媽媽跑腿,家裡跟雜貨店的距離有點長,都用跑的。
「那找時間一起練習吧。」他突然提出了邀約,這是他第一次約我,心臟又不安分的鼓動起來。
「好嗎?」他見我沒回答,用手在我面前揮了揮。
「哦……好。」回過神,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在發燙。轉過身用冰涼的手冷卻發燙的臉頰。
「妳在幹嘛?」他看到了我這樣奇怪的舉動,感到困惑。趕緊轉回來,笑著裝沒事。

某個夜晚,我站在約定好的地點等他,今天約好一起練習跑步。
學校的場地空曠的有點冷,我不禁打了個囉嗦。
「抱歉我來遲了。」他穿著整套的運動服裝出現,連球鞋都是很專業的慢跑鞋。
「沒關係。」我們先做了熱身後,便沿著跑道開始跑。體力較好的他,總是會不時的停下來等我跟上他的腳步。
「要不要休息一下?」他停下來問我。
「沒關係,我還可以。」
「妳都喘成這樣了,不要太勉強。」他帶著擔憂的語氣和表情注視著我。
「好吧,那我們休息一下。」聽到我這麼說,他的表情才緩和下來,露出柔和的線條。
「喝點水吧。」他把準備好的其中一瓶水遞給我,並用毛巾幫我擦去額頭上的汗水。他這樣的舉動,我害羞的完全不敢亂動,眼睛靜靜的注視著他的臉。
「怎麼了嗎?」他發現了我在看他。
「沒事!」我緊張的喝了好幾口水,差點嗆到,他卻偷偷的在笑。

時間過得很快,到了運動會那天,我看見了操場另一端的他,他同樣看著我,對我比了個加油手勢。雖然這場比賽上,我們成了競爭的對手,我卻還是為我們曾一起努力而感到開心。
最後比賽結束,我得了第一名,而他則是第二名。但對於這樣的結果我很有疑慮。
「你剛是不是故意讓我?」我有點不開心的問他
「沒有,那是妳憑實力贏來的。」他用很認真的表情看著我說。
「好吧。」我就這樣輕易的相信了,而他也笑了。

後來天空下起了毛毛雨,但其他比賽項目還是照常進行。他說他回教室拿雨傘,叫我在原地等他。他走後,學弟卻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學姊,比賽辛苦了。恭喜妳得到第一名!」拿了一瓶運動飲料給我,依然是維持著燦爛的笑容。
「謝謝你。」我收下了,表情卻有些尷尬。
學弟走後,我看到了不遠處,撐著傘出現的他。
「別感冒了。」他把傘交給我後,便自己淋著雨走掉了。我望向他離去的背影,不懂他為何變了個似的,很陌生。

那天之後,他看到我就會快速走掉,打掃就直接教室,吃飯時間也不再跟我聊天。
我回想起那天的情景,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但他不願給我解釋的機會,只是一直躲著我。
就這樣持續到了畢業典禮,他在典禮結束後,託同學轉交給我一張紙條。看完內容後,我哭了,卻再也沒有機會可以解釋。

畢業後,我進入一家出版社工作。每天面對著大量的文字,雖然常常看的眼花撩亂,卻因為是自己理想的工作而樂在其中。
吃過飯後繼續審核著稿件,每到徵選期間就會特別忙碌。眼睛快速掃描著文字,看有無錯字及語句是否通順,確認都沒有問題後,才開始詳讀內容。
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心無旁騖的讀著小說的內容。不小心越看越入迷,作者的文字及筆法深深吸引著我,通順的文字及細緻的筆法使小說的內容生動活躍起來。我目不轉睛的一直看下去,卻發現這是篇未完成的小說。看似結束,卻又覺得這不是真正的結局。
然而最後我還是把這篇小說納入出版的考量範圍內。把入選的小說彙整後,交給了總編輯,帶著些許疑惑的心情回到座位上。

今天是與男友的兩週年紀念日,我們約好下班後在第一次見面的餐廳慶祝。因為早下班而提早到達餐廳,看著約定的時間也快到了,便先進去餐廳等候。
感到有些無聊的觀察著四周的人,在斜對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是他。畢業後就沒有再聯絡和見面的我們,居然會在這種場合巧遇。我看到他的同時,他也恰巧的抬頭,我們四目相交,我感覺到他的眼神裡和我一樣有著難以言喻的心情。
「妳等很久了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默,高大的身影也阻隔了我們之間的對視。眼睛裡看到的不再是他,而是姍姍來遲的男友。
「沒有,我也剛到而已。」
剛回過神,心情沒辦法馬上平復,顯得有些緊張,便對男友撒了謊。

在吃飯的過程,我都沒有心思去聽男友所說的話,腦中只是不斷地浮現我跟他的過往及那段時間所留下的未說出口的遺憾。
「妳還好嗎?感覺心不在焉的。」
直到聽到這句話,我才真正回過神來。
「沒、沒什麼,只是今天工作有點累。」
隨便找了個理由唬弄過去了,在心裡覺得有些抱歉。
「那我送妳回家吧!」
男友貼心的回應使我在心裡感到一絲的羞愧,雖然沒有對不起他,但在跟他約會的時候是不該心不在焉的。

隔天,總編輯叫我到辦公室。
「這些作品基本上都合格,但有一篇…看起來沒有完成,妳去連絡這個作者,看是怎麼回事。」
「好的。」
拿到了總編輯給的作者聯絡方式,立即打電話給作者。想當然的我知道總編輯指的是哪一篇,而我也覺得如果因為沒完成而被刷掉太可惜,還好總編輯願意再給他機會,我一定要好好跟作者商量。

電話響了幾聲後終於接通了,對方聽起來是個年輕的男生。
「你好,我們這裡是出版社,前陣子有收到你寄來的作品,我們覺得內容很不錯也很精彩,但似乎沒有完成,希望你能把它完成後再寄過來,我們之後會跟你討論出版的事宜。」
對方沉默了一段時間,沒有馬上回應。
「喂?」
「這個故事本來就沒有結局。」
對方只簡短的說了這一句。
「蛤?」
我感到驚訝且疑惑,卻還是不想就這樣放棄,便向對方提出見面的請求。
「我自己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所以希望你不要就這樣放棄。不知道你現在是否有空,可否見一面?」
「嗯。」

答應見面後,我們約在他家附近的咖啡館。而我向總編輯解釋後,便前往約定的地點。
看了一下時間,抬頭張望四周,目光停留在一位穿著V領毛衣,黑色長褲,長相斯文的男子身上,男子也正注視著我。
我驚訝地說不出話,居然是他。他也露出詫異的表情,我們兩個定格在原地許久,才慢慢踏出步伐走向對方。
霎時間,心中有千言萬語,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從沒想過我們會在上天的安排下再相遇,也沒想過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是你。」
過了許久,我才勉強講出這兩個字。
也不禁回想起小說的內容,故事情節的似曾相似,如今一切都有了解答。
「我把我們的故事,我當時的想法,以及最後的遺憾,都寫進了故事裡。所以你問我故事的結局…」
我忍不住逃離了現場,不想讓他看到我狼狽不堪的樣子。

回到家,我把小說又再拿出來看了一遍,字裡行間透露出他當時的心情,也顯得我是多麼的遲鈍。原來心思細膩的他,早就察覺了我的心意。在運動會結束後準備好的告白,最終成為了說不出口的遺憾。就像是我贏了比賽,卻輸了他。
眼淚從臉龐滑落,即使多年後再次相遇了,我們之間仍是隔著一步的距離。

BY灰色的眼淚

共 8 則回應

0
這會是真的嗎?

--七彩星
2
是真事改編那樣
不過不是我本人的XD
0
很細膩的文筆
我寫不出來的那種

就算是創作也很棒

G.
0
也太感動嗚嗚
被稱讚了
謝謝你!
0
最後結尾怎麼感覺有點草率
1
原來原PO請我來看的是這篇:"))



-海洋中的瑰寶
1
我來了,雖然晚了幾天
0
我想知道
那張小紙條裡
寫的遺憾是什麼

灰色的紅豆餅嗎?😂
啾咪~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