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著書包的肩膀就這樣被用力的推了一下,伴隨著沉重的呼吸跟喘息,他撲了上去。沒有一絲溫和、也不帶一絲情感,純粹的讓慾望牽動,而驚懼佈滿女孩的臉孔。

十四年以來,女孩每天放學後的工作就是回家做家事,她太乖了。她知道爸爸辛苦,所以努力讀書。知道爸爸為了家庭很晚回家,所以她應該要把家裡打理的很好。同學相約放學後在教室聊天,她道歉、離去。同學相約放學後逛街,她道歉、離去。沒為什麼, 她很喜歡爸爸,喜歡這個家。即便媽媽很早就消失了,不明所以的。

有點黯淡的紅色從體內竄出的同時,她感受到無比的恐懼跟悲傷,即便年紀才只有十四,只是一個國三的小女孩。她也是透過各種管道得知了這樣的落紅代表著她已經成為了女人。沒有愛情滋潤的這樣的行為,她只感受到了撕裂的疼痛,還有,在身上的爸爸的氣味跟溫度。

然後她懷孕了。

有一種表情叫做無比震驚,我很難形容。大概就是艾涅爾第一次被魯夫打到的時候,那樣的表情吧?她一口氣說完了小妮的製造過程,然後灌了一口酒,微微的晃著鞦韆。她才十九歲,同儕間因為她的愛家而疏遠,她沒甚麼朋友。因為每天只知道做家事跟讀書,她不太會打扮,但也不差。因為爸爸的酒後亂性,她成了媽媽。

「那天晚上有太多第一次了。」
「甚麼意思?」
「我第一次做愛、第一次懷孕、第一次覺得爸爸是壞人、第一次知道媽媽是賤人。」

父親每一次進出她的身體時,喊著的是一個陌生女子的名字,她知道那個名字,因為那是媽媽。出生後就從未見過的,媽媽。根據那晚充滿驚懼跟疼痛的行為中的對話,她知道了媽媽背著爸爸跟很多男人有一腿,她還因為爸爸把她搞大肚子而發怒,但是礙於自己膽量的問題不敢墮胎,所以生她之後就丟給了爸爸,從此消聲匿跡。

「爸爸也很不懂事啊...哈哈。」她在哭,即便沒有眼淚跟顫抖,我也覺得她在哭。
「......」
「你知道嗎?單親是會遺傳的。可是我這樣要算單親嗎?小妮的爸爸每天跟她生活卻沒有辦法相認。她該叫爺爺,還是爸爸呢?我現在是單親,還是甚麼啊?」
「......」
「一邊是生我的,一邊是我生的。生我的跟我製造出了我生的,這算甚麼啊!」她大吼,終於忍不住的。

然後,鞦韆的擺盪漸漸停止。人體的顫抖跟哭聲取代了夜晚的沉寂。偶爾會有草叢邊的野狗亂吠,但是這掩蓋不了身邊的她的哭聲。月光也像舞台的關注燈一樣,彷彿只照在她身上,她似乎在演一場很慘痛的悲劇,事實上,就是。

「我們家的關係很親密吧?哈哈哈...」啜泣。
「我有時候看到小妮會有股想要殺掉她的衝動妳知道嗎......她是......我跟我爸生的啊!!!」大吼著,我在那一刻緊緊抱住她。
「別說了......」

抱著她,我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用盡全身力量環住她的同時,眼光對上了公園入口,那邊站著一位男子,眼睛直直的盯著這一幕。那一刻我就知道了,他是她爸爸。沒有為什麼,就是知道。我現在只想知道,他聽到了甚麼?



抱起了熟睡的凱凱,我找了一件最暖和的外套,替他穿上。心裡想著的是,單親真的會遺傳嗎?所以以後凱凱也會變成單親爸爸?還是讓誰變成單親媽媽呢?我全身一陣冷顫,我實在無法去思考這樣的情節,如果真的發生在凱凱身上,我會是情何以堪。

急促的敲門聲傳來,門外的人並沒有按門鈴,只是瘋狂的敲門,我甚至還聽到了哭聲。那是一輩子都無法去忘記的哭聲。淒厲、冷冽。彷彿要把內臟都哭出來一般的撕裂,晚上夢到肯定會做惡夢吧?我不敢去開門,我開始害怕了,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我甚至知道我幫凱凱包上外套,就是為了逃離這個區域。從現在,此刻,這個瞬間,我無法再繼續在這裡生活,因為有甚麼東西已經變了。

敲門聲停止了,哭聲卻沒有止息。深夜聽到這種哭聲,大概也沒有人敢出門查看情況。因為那是比鬼片還恐怖的哭聲,更重要的是現在是現實生活。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尖叫,是一位女子。我突然想起住我家隔壁的女孩,那是一個在夜店上班的傢伙。這個時間點回家一點都不意外,那麼,她是看到門外的甚麼,才會發出如此驚恐的叫聲呢?我再也無法按耐,因為如果她看到的甚麼就是在我家門口,那接下來我就真的逃不出責任了。

衝到門口,我打開門。


低著頭的小妮,白色衣服上滿佈血跡,稚嫩秀氣的臉龐有淚痕也有血痕。抬頭的瞬間,對到小妮眼神的瞬間,我也忍不住尖叫了出來。


待續。



BY 燈火闌珊處

共 2 則回應

0
總覺得這系列有種哀痛的感覺...
0
這速度,OK啦
我還不會覺得太慢

星期一天氣晴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