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女和摩羯男】


這是一個乾熱的夏天。
鬱鬱蔥蔥的東吳校門前大道,夾雜著擾人的蟬鳴。
娟秀的外雙溪溪水潺潺流過一旁,為空氣帶來一絲微薄的涼意。


「原來這就是我的大學嗎,感覺沒我想像中的大啊。」吳子攸沒頭沒尾說了一句。

身為太陽魔羯,月亮處女的他,在踏入自己嘔心瀝血考上的東吳大學後,就開始了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分析。

吳子攸對自己面前的這間"小"大學的第一印象並不滿意,雖然東吳已經是台灣著名的百年名校,

但他仍然對他當時在高職時,見識到讀台灣大學表姊第一學府的震撼念念不忘。


「說起來這間學校還真是名符其實,看起來校園還真有"百年"以上的的歷史了。」

吳子攸看著搖搖欲墜的大階梯扶手,心中不無嘲諷地說。


最後還是嘆了口氣,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踏入了會話課的教室。

這是他第一次上大學的課,聽說是全英文授課,
身為餐飲科出身的吳子攸心中不無緊張,他心中清楚明白自己與同儕之間的巨大差距。


會話課的授課老師是一個CBC,地道的英國紳士口音,夾雜著加拿大法語區的法語單詞,這項殘酷的現實再一次打碎了吳子攸薄弱的自信心。

「Ok, so I'm extremely welcome every freshman here, what about we ask someone to give a speech? huh...David, how about you?」

會話課教授這時點了腦袋已經進入佛家澄明如空境界的吳子攸,希望他能為這些大學新鮮人,發表一下自己對第一堂的感言。

「what?!....Mmm...ah...」吳子攸搜肚刮腸自己胸中少得可憐的西洋洋墨水,希望能給教授一個完整的答覆。

隨著時間漸漸地拉長,教授的微笑地嘴角漸漸失守,吳子攸心中更急,可越急心中就更亂,就更加的口齒不清。

「Oh, professor, may I...」,這時坐在吳子攸對面的一個女同學,舉手解救了越來越尷尬的空氣。

聽完女同學流利的英語自我介紹後,教授滿意地點了點頭,放過了全班疲累不堪的新鮮人。



下課鐘響起,

教室中的學生一哄作鳥獸散,就剩下了吳子攸跟被她叫住的女同學。

「呃,妳好,感謝妳剛剛的解圍,真的幫了我一個大忙,我沒想到大學的課程竟然難度這麼高。」吳子攸面色羞赧地說。

「不會,剛入學的都是這樣的,等習慣了就不會了。」女同學微笑著說,

「剛入學..妳不是大一的新生嗎?」吳子攸不無驚訝地說。

「呵呵...我看起來像嗎? 我已經是大三的老妹瞜,對了,還沒跟你說我的名字呢,我叫詩心凡,英文名字叫Grace, Taurus。」

「Grace,Taurus? 好特別的名字啊,是哪國人名字這麼特別啊...」

詩心凡打了一下吳子攸,笑著說:「我的名字叫Grace, 後面那個是我的星座,
金牛座。」

「為什麼自我介紹要報星座啊?這是什麼英文系的潛規則嗎..」吳子攸摸著被打的肩膀不無委屈的說,

「你不覺得初次見面報上星座很有趣嗎?就好像我們第一次見面就了解彼此一樣,你呢? 快說!」詩心凡做勢欲打

「我...我叫D..David,呃....Capricorn...」吳子攸嚇了一跳,支支吾吾的說。

「呵呵....摩羯座嗎? 感覺會是個大器晚成的人呢....」詩心凡收拾了東西,往教室門口走去。

「欸! 等等我啊...妳剛剛說那是什麼意思....」

吳子攸抓起會話課本開始起跑...追著前方傳來的輕笑聲..

他忽然覺得,上了這間大學,其實也不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我是大衛,這是我第一次寫小說形式的東西,所以有甚麼不好的地方,請大家多多指教改正。

因為之前寫了新詩創作《金牛座》被人請求分享我們金牛魔羯的故事,所以寫了這個。

所以其實與其說這是創作,不如說這更像一篇日記,所以東吳有聽過我的故事的朋友,應該都可以認出我是誰。

故事中人物全部都經變造跟諧音處理,故事嘛.....就大家自己看看吧....


東吳吳大衛
Post images Post images

共 1 則回應

0
先當小粉絲一下~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