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起還在冒煙的熱紅茶,望著窗外一樓人行道上來往的行人,寒風中的腳步匆匆,有一對情侶,女孩拿起圍巾的另一端,動作俐落將圍巾圍在男孩的脖子上,男孩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唇邊漾起羞澀的甜蜜。陳雅看著這一幕,想起了某些片段,喝了一口熱茶,像是把多餘的思緒給吞進肚般,看了一眼手上的錶。「叮──鈴──鈴───」何婉真氣喘吁吁地推開玻璃門,「呼,陳雅,對不起我又遲到了!」陳雅瞥了一眼從大學到現在的好友,臉上的神情顯示習以為常。

大學時兩人同居四年,修一樣的課,一天二十四小時形影不離,就像前陣子有一部很紅的電影《閨密》,但是陳雅跟何婉真之間的友情卻又不像裡面描寫的既親密又不堪一擊,陳雅個性獨立,冷靜自持;何婉真熱情爽朗,熱愛運動,行為舉止一點都不女性化,因此她們之間的相處少了些較勁,更多是互相欣賞,直到現在畢業多年兩人從未吵過架。

陳雅在大學時交過兩任男友,但是時間都不長,因此大學期間許多重要的節日都是與何婉真度過,何婉真是俗稱的「戀愛絕緣體」,對談戀愛沒興趣,也從來不打扮,每次陳雅忍不住碎念,何婉真總瞇眼笑說:「唉喔,我那麼高,沒有男生喜歡我啦!」久而久之陳雅也放棄了,兩人就在漫長的互相陪伴中,在彼此心中佔據著越來越重的分量,習慣了好友相伴,談戀愛似乎沒那麼重要了,陳雅不擔心何婉真交了男友後自己孤身一人,因為在她心底這一天似乎還很久。

「陳雅!我告訴你哦,我交男朋友了!」何婉真才剛坐下,咕嚕喝了一大口白開水,就爆出這句驚人之語。是她家店裡的常客,每次都故意挑何婉真顧店的時候去光顧,陳雅替何婉真感到開心,但同時想到長期電影咖沒了,又一陣失落。出社會以後,朋友越來越難約,新上映的電影、新開的餐廳,總是先跟身邊的那一位嚐鮮,重要的節日也是跟另一伴去過,朋友變成一種概念,存有但不存在。

兩年過去,參加完何婉真的婚禮,約定好要當小孩的乾媽,陳雅的生活回歸往常的平靜。三十歲即將來臨,陳雅秉持著公事公辦,與同事絕不有私交、明哲保身的精神,下班後一個人吃飯、逛街成為習慣。這天她瀏覽著社群網站,看到寵物領養的資訊,心血來潮完成「寵物領養資格自我檢測」成績合格後,陳雅拿起電話問了相關資訊並預約好領養日期,便出門去準備未來夥伴的生活起居事宜。

陳雅帶了一隻二歲多的柴犬,好動的牠必須每天要出門「撒野」一番才罷休。今天陳雅依然帶著柴犬在公園裡跑一跑,阿柴突然間拔腿狂奔,陳雅在後面緊追著,深怕牠跑到馬路上造成危險。突然間牠跳上了一個剛慢跑完在一旁休息的男子腿上,對著陳雅眨眨眼:我要選他當我的爸爸。陳雅氣喘吁吁的低頭道歉:「對、對不起,平常阿柴很乖的,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失控……」內心真的想挖個洞跳進去,這狗平常跩的很,今天怎麼毫無節操地跳上人家的腿啊?「雅雅,沒關係。」男子一開口,陳雅就石化了。想起兩個人曾經並肩眺望夜景,迴盪在耳邊熟悉的他的聲音:「以後我們一起養一隻柴犬。」後來他要出國念書,陳雅就提了分手,當時兩人都自認很有風度的結束,或許因為年輕,覺得未來還有無限的可能。

「你……還好嗎?」
「你……怎麼在這裡?」男子與陳雅異口同聲開口。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說以後我們要養一隻柴犬。」他又說。

陳雅想反駁,當時她潛意識的對阿柴特別有好感,哪裡是為了他!根本沒想過這輩子還會再見到這個人好不好!看著陳雅橫眉豎目的樣子,何書琦輕聲笑了起來:「你還是一樣的禁不起刺激,短短一句話就讓你變臉了。」臉上寫滿著愉悅。何書琦並不知道,經過這些年職場上的歷練,陳雅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喜形於色的女孩,甚至面對下屬出狀況,都可以面不改色的處理危機,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對上何書琦,陳雅的EQ又退回八年前。

「汪!汪!」阿柴奮力叫著,像是想喚回主人的注意力,何書琦牽著阿柴大步往前,跟陳雅說:「走吧!我知道對街有一間好吃的寵物餐廳。」還來不及回神兩人一狗已經出現在餐廳裡。決定好餐點後,何書琦去櫃檯點餐結帳,陳雅用力的按著手機鍵盤,質問何婉真為何沒告訴她何書琦回國了,而且居然還住她家附近!何婉真在另一頭笑的沒心沒肺說:「唉喔,我不是孕婦嗎?孕婦總是健忘的嘛~而且我哥一回來馬上就問我你現在住哪,在哪工作,簡直比對我這個妹妹還用心啊。」

再怎麼樣表現冷淡,卻掩蓋不了心中淡淡的喜悅,說到底就是無法接受當時何書琦毅然決然地離開臺灣去念書,她的自尊不允許自己太快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卻沒想到自己克制不住上揚的嘴角,默默被某人盡收眼底。何書琦回到座位上,喝了一口水,摸著阿柴的頭,不冷不熱地突然吐出一句話……

「雅雅,我好想你。」

共 3 則回應

1
噢噢噢! 有續集ㄇ!?

by弓白羊
2
哈哈這是為了明天的上課作業臨時掰的一篇短篇,
其實本來想寫悲劇但老師規定要寫喜劇結尾,
然後寫著寫著突然變言情小說!!!!!!!????????????????
我怕再續集下去可能會變總裁系列(誤)
1
寫啦寫啦 ( 期待 )

by弓白羊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