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夢迴,思緒從精神中分離。

一絲一絲,就像九份山城的冬雨,細細的,棉棉的。

下在眼前,漸漸的交錯縱橫,浮出一個似曾相似的臉,像煙霧般只能感覺,卻觸摸不到。

呼一聲,就又煙消雲散。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