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校慶高二啦啦隊大賽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各班如火如荼得籌辦著,我們班也不例外,以康樂股長為首,大家勤奮得練習舞步順序,每天籃球場上或是其它有空地的地方都人滿為患,也由於為了練習需要大量時間,各科老師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們借課去練習,一個禮拜下來幾乎都沒有在上課。
由於康樂股長高一時待過熱舞社,編舞的重大工作自然由她負責,而我也曾經是該社團的一員,對舞蹈的流程步驟也有一定的概念,因此也擔任舞編。
那天下午,大家依舊借課在排球場上練習著,不過今天是分群指導,將班上分成若干等份,一些人學新的動作,另一些人則在旁邊自己練習或休息。
目前狀況大致OK,康樂股長一個人應付得來,我就離開去想接下來的排舞。
來到學校宿舍門前的跑道上,我深吸了一口氣準備開始。
這裡很安靜,我常常把自己丟到這個地方想事情。
算數學需要靈感,寫作寫歌需要,編舞當然也要,而靈感來自放鬆時的沉澱,沒有人煙雜沓的阻礙。
我慢慢得擺動身體,希望能從律動中取得天外一筆。
緩緩伸出手,我扭動、旋轉、跳躍,每一步都如此輕盈、縹緲。
我捨不得停下身體,此刻是如此美好。
揮臂、拍打、墊腳,我似乎忘卻了原來的目的,現在的我只想要跟著身體擺動。
畫圈、跳、畫圈、跳,越來越急,突然一個箭步轉身,擺手。
這不是熱舞了吧?外行人或許會以為我儼然一名專業舞者,時而激情、時而停頓。
可是我壓根兒沒學舞基礎。
旋轉、旋轉、旋轉、再旋轉……
「你學過舞蹈?」一個熟悉的聲音灌醒我。
如果要用一朵花形容一位女生,妖豔的稱作牡丹,那枝上的寒梅便透露出一股令人敬仰的高貴,是妳,我彷彿嗅到淡淡暗香。
我猛然止住,「啊?呃,沒有啦!我……」定眼一看,妳的頭上仍舊插著那朵花蕊髮飾,走在路上十分顯眼。
「你沒學過?騙人。」妳走過來,陽光下,那朵花蕊輕輕抖著,「我看你跳得很棒呢。」
「真得沒有啦,」我搔頭,有個小人不停敲打著我的左胸,「妳......妳怎麼會在這裡啊?」
「那你咧?」妳反問,「沒看到你的身影,還想說你該不會偷偷跑去摸魚了吧?」
妳......注意我啊……「哪可能?我在編舞啦!」我說,帶點小開心。
「編舞?我們要跳這麼難的舞喔?」妳嚇到。
「呃......不是啦!」我搖手,「那是我……」
「你怎樣?」
「就……剛剛一時興起,在跳舞啦!」我尷尬。
「哇……可是你不是說你沒學過,那你怎麼會?」妳問。
「沒學過也能跳啊,就……跟著身體擺動,隨便晃都好。」我示範。
「真的嗎?好抽象喔。」妳試。
「可以的,聽妳心裡的聲音,它會告訴妳的。」我閉上眼睛。
「嗯……」
我們兩人在跑道上搖擺著。
「你很喜歡跳舞喔?」妳突然問我。
「嗯!當我律動的時候,我總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細胞,很真實得……活著。」我笑。
「好哲學的話喔。」妳瞇眼。
「每個人喜好不一樣啦,不過說不定妳以後就懂了。」
「呵……」招牌微笑,很美。
我們繼續畫圈、擺動,「來,跟著我。」我跳出。
可是,那雙手我終究沒有去牽,因為我知道,那不是我該做的。
也許有天,我就能牽到了吧。

三十天匆匆過去了,校慶當天我起得很早,喔不,是前一天晚上根本沒睡好。
還沒七點就進到教室,裡面還沒有人,我便私底下再複習等會兒比賽的動作,「早安!」班上陸陸續續來了許多人,不論是同學或是家長,甚至是其它學校的好友,人也越來越多、越來越熱鬧。
十點才開始的比賽,一大早八點多同學們便開始興高采烈得上妝,迫不及待得換上火辣的啦啦隊服,忙進忙出的。
在桌上擺好鏡子,我簡單得畫了些特色標誌在臉上,突然我在鏡子的右上角看到……「哇啊啊!」那是一張恐怖的臉。
「閉嘴啦!」班上一位跟我很要好的大姐大拍我的頭,「我是有長多可怕喔!」
「呃……沒有啦……倒也不是……」我心虛得投降於淫威之下。
有的女生畫的妝也太濃了吧……超長假睫毛、兩團腮紅、眼影深的嚇人。
我覺得自己的心臟似乎不是很好。
趁大姐大去找口紅,回來要繼續用我的鏡子前,我連忙撤離。
當我準備到更衣室換裝時,那朵耀眼的花蕊迎面而來,「妳還是要戴著它啊?想當主角喔。」我揶揄。
「要你管,」她似乎很得意目前的裝扮,沒有過份的塗抹,是淡淡的修飾而已,她領著裙襬轉圈之餘,不忘側頭示意頂上的花有多麼搭襯,「怎麼樣?好看嗎?」
「嗯,很好看。」
然後,比賽開始了。

沒想到我們班居然是籤王,第一個登場。
「怎麼辦啊?……」大家都很緊張。
「別擔心啦,重點不是在結果有沒有贏,是在於我們奮鬥的過程,大家盡力就好!」康樂股長喊說。
「嗯……」
「大家伸出你的手!我們來打氣!」男生們喊。
「一、二、三,加油!加油!加油!」我們大吼。
就定位後音樂響起,「喔嗨喲。」一個稚嫩孩童的早安聲,是我們班舞曲的開場,這點子是為了連貫我們這次舞蹈的主題,「喔嗨喲—」
全班排成一道箭頭,向評審台踏進,「無敵鐵金剛、無敵鐵金剛……」沒錯,我們是無敵的!
「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有智慧……」兩側的最後一位同學開始往後方移動,我們圍成一個大圈。
我突然發現白痴死黨居然把彩球拿錯邊了!「紅色是在右邊,白色才是在左邊啦!」我對他低吼。
「喔,糟糕!」他驚。
下一段音樂響起,是我們班的第一段正式舞蹈,排成兩個區域,伴隨著Ke$ha的Tik Tok,我們奮力得搖手、畫圈蹲下。
緊接著,來到了本次表演的高潮之一,其它同學退到場的兩側,徒留場中央七位以原住民的舞蹈跳躍出來,然後一字排開的四個八拍Solo部分,先是周星馳電影<功夫>裡的斧頭幫舞步,然後是Michael Jackson的Beat it,再來一手高舉、一手在腰際轉圈,最後是全部人轉向右方、兩腳踏地、雙手放在前面人的腰部……大開M字腿。
最前面的一個我死黨,他蹲下去的姿勢超醜的,事後其它班朋友還跟我笑說他好像在大便喔。
此時,其它人再次於後方就定位,是一個Y陣型,Solo完的七個人趕緊補進隊伍,「I like to move it move it.」站在最前頭的同學,也就是從Y字底而向兩側做一波浪舞的方式散出去。
「You like it.」在音樂停住時我們齊吼,「文華高中祝你生日快樂!」
舞曲再次響起,進入本次表演的最高潮,全部的人分成三大部分,最左側的人馬衝出,「嗚啊嗚啊!」換最右側的人馬衝出,「嗚啊嗚啊!」最後是中間的部分,「嗚啊嗚啊!」
大家彎腰,將彩球置於頭部震動,再一次展開雙手,抬頭挺胸,從原本稚嫩的兒歌開頭,一路成長,這就是我們的主題:蛻變。
「It’s time for Africa.」南非世足賽主題曲,揭開了本班最厲害的超級舞步。
以中間為旋轉樞紐,左右兩側跟著旋轉,用巧妙的角度鑲嵌進去,合體併成四排。
「我們成功了!」我心裡大喊,畢竟這個加分殺手鐧在排練時一直NG。
四排擴散出去,加大彼此之間的距離而成三排,開始我們的第二段正式舞蹈。
Kelly Clarkson嘶吼,Stronger的音樂中,大夥再一次奮力著
接著,似乎黑洞緊縮,全部人再度緊縮成四排,由橫的方向同心協力,整支隊伍轉成直的。
這考驗了我們班的默契,要是有一個人一不小心,整個隊形就會歪七扭八。
拉開距離後,波浪舞向後遞出,畫圈仰躺蹲下。
最後,全班散成三組人馬,各自到定點,以每組各兩個男生為中心,抬起一位女生,而其它則圍著,然後……「一、二、三!」豪邁得向後大字躺開。
「開花了!」我呢喃,舉著同學的雙手似乎顫抖著。
「好,謝謝八班為我們帶來的……」主席還沒說完。
「等一下啦!」那個白痴主席,彩排時不是已經告訴過他了,我們還有最後一個歡呼感謝的動作嗎?
大夥趕緊往台前中央集合跑去,彩球丟著,一票人手忙腳亂,沒差,反正排練時也沒規定這個動作,誰要排誰旁邊都沒關係,只要排進去就好,我擠進人群中,一個死黨在我的左邊冒出,「猴子,快牽我!」我抓住他的手,看向右邊……我停住。
「你幹嘛?快把手伸出來啊!」妳催,一把握住我的手,我牽到了。
一股暖流從她的掌心傳來。

那天得獎,大家是怎樣哭得淅瀝嘩啦,我已經不記得了。
我只記得,陽光下,我從大家的汗水瑩光中,看到了友情、熱血、青春。
努力得來的那面金黃錦旗,不是戰利品。
是回憶。
看著桌上做為生日禮物的那朵花蕊,我輕輕摸著右手。

=========================================================================================這是文華高中真實的校慶紀錄
高二啦啦隊比賽刻印著多少文華人的血液
伴著電影<逆光飛翔>給予我的翩然起舞 以及妳的美
我的青春很快樂
這是花開悸動的季節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