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

她大半個身子倚在三生石上,看著不遠處的木橋。終於,走到了。

蒼白的唇勾起一絲微笑,整了整氣息後,她邁開步伐向前走去。越近一分,她的髮、她的眼、她的衣便越深一分,小巧的唇和膚越白一些,生氣漸漸被抽離,這個地方,不允許孟婆以外的生靈存在。

可她依然向前走去。即使全身溫度快速流失,指尖冰冷得嚇人,血液幾乎要凍結,她依然向前走去。



木橋邊上站著個女人,看不出她確切的年齡。少女般的容顏嬌嫩如花,黛眉朱唇、雲絲雪脂,可卻有雙滄桑的眼,望著那雙眼,幾乎讓人以為她從開天闢地時便存在,直至現在。

那女人站在橋邊,默默看著覓蹣跚走來,既不出聲勸阻,亦不出手攙扶,只是靜靜看著,一如她至今所做的一切。直到覓走到她眼前時,她才緩緩伸出手,纖細的指在覓眉心處輕點,鵝黃暖光散出,頓時驅散了覓體內的寒意。


「傻孩子,何必做到如斯地步?」

「呵,問世間情為何物?」

「傻孩子、傻孩子,捨棄鳳凰之身,還以生靈之姿踏足此處,真傻。」

「傻便傻,最少,在此處定能見著他。」

這麼說著,她低下頭向孟婆無聲懇求。曾經貴為靈獸的她,縱使平時謙遜有禮,卻也極少向人低頭,她的自尊不允許她隨意向人低頭。可如今,這些她通通都捨去了,只為換一個見他一面的機會。


「得了,妳愛留便留吧,祝融那小子向我打過招呼了,或者說,他向鎮守各個重要據點的神祇都打過招呼了。」

「祝融大人......」

「但妳可清楚妖的生命可長至數千年?」

「這又何妨?九州大陸我已走遍,卻依舊尋不著他。既尋不著,那我便在此等他,三界眾生皆免不了一死,千百年也好,萬千年也罷,只要能見著他,等多久都無所謂。」

「妳覺得行就行,只要別礙到我工作便好。」

覓輕輕頷首,轉身又往三生石的方向走去。孟婆看著她瘦弱的背影,還有她不可撼動的執著,不禁淺淺嘆息,為她的犧牲感到不值。


「何必執著於此生?若是順著輪回,指不定妳哪世能再見到他,若是在忘川裡等上千年,妳便能帶著記憶去尋下一世的他。哪樣都比妳現在好,比妳捨棄一切卻只能在此生見他最後一面好。」

「生生世世不斷的緣分麼?著實令人心動。可比起來,我更自私的希望他這一世只惦記著我,哪怕是恨我,只記著我就夠了,甚至在輪回轉生前,最後看見的也是我。」

她彎起唇,露出自嘲的神情,眼底是長達千年的執著。

忘川邊的、帶有死氣的風吹來,勾起她同樣帶著死亡色彩的長髮,這樣的畫面似曾相識,但是記憶中的那個畫面裡,她的秀髮艷紅如火,清涼的微風帶有雨後清新的甘草香。而且,她的身邊有他。



垂下眼睫,她倚在三生石旁,看著河水翻騰,輕輕柔柔地哼著曲子。

她再熟悉不過的鳳求凰。

-流年

共 4 則回應

0
好想認識妳😂
你有在寫小說的習慣嗎
0
我們現在不就認識了嗎😁
算是有寫小說的習慣,只是這陣子沒什麼時間,寫得就少很多
0
想知道妳寫什麼樣風格的小說~
想看看妳的整部作品
0
呃哈哈,什麼風格很難講耶
每個時期都一直在變
目前偏好的是篇幅短小、內心戲很多、古風奇幻現代都有

整部的作品嘛...只有之前寫的可是還沒修過
不然就是真的不長的短文😅

抱歉這麼久才回,最近剛好有點忙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