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萬華】
文學即是生活;文學是一個時代共同的記憶。

昨天和男朋友一起到了萬華剝皮寮老街聽演講,這是我第三次聽許榮哲老師演講,每一次的聽講都不斷從我的記憶裡喚起其他老師的分享,相互結合,以成新意。演講中年過六十的王湘琦老師與我們分享他與萬華的緣份,從小生長在萬華的他,有個會說故事的媽媽,在他八歲時講了漳泉械鬥(頂下郊拼)的故事給他聽,至此埋下小說的根源,成就了長篇小說。然而媽媽的話對他而言是故事,但對老萬華人而言,故事即是生活!

許榮哲老師接著分享他與萬華的因緣,政府為了復興萬華,請他到那兒教人說故事、編皮影戲的劇本,他想:「好阿!這又不難。」於是前一天晚上他準備好電腦和ppt,隔天要到萬華教他們說故事。就在他萬事俱備要一展長才時,門一打開,裡面的學生皆是頭髮花白,年過80的歐哩桑,許老師說:「我電腦都不敢拿出來,最後變成他們在說故事給我聽。」老萬華人的故事裡有著鐵軌、布莊,還有各式現在已經消失的店家,其中在他們共同的記憶裡一定有著「黑龍江」和垃圾場。我自己也喜歡與老者對話,因為藉由他們的故事,我才有機會一瞥五十年前的世界,那個我來不及參與的時代。

王湘琦老師從住院醫師結束後就到了三峽的精神療養院中擔任院長,這一晃眼就是三十多年,他說:「在療養院裡我過得很開心,因為你對裡面的精神病患好,他們就一定會對你好,在那堵牆中人與人的關係變得純粹。」文學亦是純粹的,面對不同的想法它只是呈現,而非批判。王湘琦老師封筆十八年,在他兒子去世後就不再寫作,他覺得寫作是創作;生活亦然,那為何不認知真生活就好?至此他就投入了古董與療養院的懷抱,沒有新作品。

再一次讓他重拾舊夢的人是身旁號稱這個世代最會說故事的人,那時的他三十多歲,是聯合文學的主編,因為聽聞了一個在美國的故事:一個導演看到了一篇作品覺得這真不錯,但要往後找卻找不到新作,於是就前去拜訪作家讓他重新拾筆,投入創作的故事。許老師以這個作為企劃底稿,決定找一個類似的案例,於是找到了聯合文學第一屆短篇小說首獎的王湘琦,就在接二連三問他不創作的原因時,第一個答案只有一個字:「懶!」第二次問時得到:「好玩!」兩個字,對於喜歡創作的人來說,這答案並不單純,於是許榮哲老師與他整整聊了快兩個小時,王老師才打開心房說出兒子去世的故事。

重拾筆耕的王湘琦,以歷史小說創作為主,幾乎都是長篇的小說,我不禁好奇究竟歷史與小說中該如何權衡,許老師說歷史中的人、事、時、地、物是真的,但情感可能是假的;而小說中卻是相反,小說給了我們真切的情感,但環境可能是虛構的,王湘琦老師說:「歷史小說就是要引起人對於那個事件的關注,在寫時可以天馬行空,也可以推敲猜測當時代的情況。」這麼聽一聽,那歷史小說就是寫出歷史的可能,進而呈現出最真時的情感吧!我也想試試看。

2015臺北文學季:

Lulu

共 6 則回應

0
萬華人推~
希望妳也可以創作出動人的故事
我要報名忠實讀者^ ^



玫瑰狐狸
1
B1那我就有第一個忠實讀者了(灑花~~)
最近作業要寫劇本,之後有想參加文學獎。
0
萬華人淚推
報名讀者

======
通勤陌生人
0
b3謝謝你。上次在dcard上貼文發現成效不彰(?)就沒繼續貼了,因為一些因緣際會我在雜誌社有寫專欄…
0
寫專欄也太厲害了,覺得崇拜~~~
好期待妳的作品

玫瑰狐狸
1
給玫瑰狐狸:
不介意的話可以聽我說故事
(通勤回家,閒來無事打的:-P)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