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做的即席創作,似乎是為了今天而來的感慨。


  她今天一如往常的哭著。
  和昨天並無二致的哭著。

  她的生活就只有哭,和哭,還有哭。
  然後數著錢的生活。

  她孝,她是最襯得上「孝」這個字的女人。
  甚至為了別人而盡自己的孝。

  她今天也一如往常的哭著。
  和昨天如出一轍的哭著。

  -

  「白琴,她的名字。」咬著痞子草的他依然口齒清晰。
  彷彿一根草不能阻止他說出漂亮的一口話。又仿若和痞子草是一體。他總那麼笑著,咬著痞子草。

  不咬痞子草的他不是他。所有人都用痞子草來認出他是他。
  他沒有名字,他叫痞子。

  「欸,痞子,你就那麼喜歡那個愛哭的女人?」
  劉二剛結束茶館的打工,加入了痞子和朋友們的話題。

  劉二每天看她哭。

  劉二在茶館打工。這茶館專門接風洗塵,坐落在城東門口。
  這城有個習俗,家裡死了人,就從東門出。象徵新生的東,葬死,還生。

  白琴總哭過這門,哭過這街,哭過這人人走的路。

  劉二不懂痞子,劉二只看見白琴哭。

  「她哭的時候很美。想必你不會懂。」痞子還是痞子,痞子草加上微笑的痞子。
  劉二於是皺了眉,把手上準備好的茶遞給痞子身旁的每個人。

  他們總坐在這裡,等劉二給他們上茶。
  不,也不叫上茶。那還更像施捨。
  或許是等價交換。

  痞子很能說。他總會說些有趣的故事。劉二喜歡聽有趣的故事。
  聽山上的英雄打老虎。聽河邊的老人家撿到桃子。聽森林裡的竹子冒出公主。
  痞子很能說,劉二很能聽。

  所以痞子總會在這裡等著劉二閒了,幫自己朋友們上點茶。

  但痞子不喝茶。痞子從不喝茶。
  於是痞子今天也說著故事。

  -

  痞子的故事總是一氣呵成,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轉移注意,只怕漏聽了一點什麼。
  但痞子總是會在這個時候停下來。

  白琴,哭過。

  痞子的聲音嘎然而止,眼神也不再閃著光彩。
  只是看著她,看著她的臉龐,看著她的淚。
  痞子從來不哭。
  但每次,劉二都會從痞子的眼神裡,找到淚光。

  白琴走了之後,痞子就繼續故事。

  一切就跟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劉二還是默默地記住每個故事。跟以往一樣。

  -

  「今天,我要說點不一樣的故事。」痞子依然那樣笑著,那樣痞子般地笑著。

  「你每天都說是不一樣的故事不是嗎?」劉二笑了。笑於痞子難得的幽默。

  「今天要說的,是一個不會哭的女人的故事。」
  然後劉二發現了,痞子的笑容變了,不再是痞子般的笑容,不再是屬於痞子一人的笑容。
  那是他曾經在自己父親身上看過的笑容,父親看著母親時露出的笑容。

  -

  他們是青梅竹馬。
  他們總在一起玩。

  他二十歲,她十九歲時,兩個人談戀愛了。
  他幼稚,他愛玩,他愛自由,他愛闖蕩。所以他不知怎麼地成為了地方的幫派老大,每天過著有驚無險的生活。
  他甚至有自己的一個寨,所有人都叫他寨主。而她,就被他的一幫弟兄們戲稱為寨主夫人。

  她二十歲時,總是叫他不要再當寨主了。而他正意氣風發,聽不進去。
  他依然闖蕩,名聲越來越大,弟兄越來越多。

  漸漸地,有些弟兄們開始胡作非為起來。
  起初他會大聲斥責,會罵,會罰,甚至差一點把偷東西的那人手砍下來。
  是她替那人求的情。而他竟為此和她生氣。

  她依然看著他。依然勸著他離開這山寨。
  他只是越來越聽不進去。他開始無緣無故就對她發脾氣。

  弟兄日漸難以控管了。
  每件事情都不順利,甚至山寨已經傳出惡名。
  他很煩躁。每當他煩躁,就把氣出在她身上。
  她沒有哭,她沒有生氣,她只是像以往一樣,親切地笑著,偶爾皺眉,偶爾沉吟。
  他看著她笑,總會有一把無名火像在胸膛裡燒。不吐不快,吐了卻也無法消散。
  他只能叫她走。

  那天,他看見了。
  她從某個弟兄的房裡出來,衣衫不整。

  他怒火中燒。他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可以如此的憤怒。
  「說,你和他,都做了些什麼勾當!說!」
  「你,還相不相信我?」她依然是那麼微笑著的。他胸膛裡的那股無名火又燒了起來。瘋狂地劇烈地燒了起來。
  良久。
  他閉上眼睛。

  她似是要開口,腳步挪移。他聽在耳裡,但他拒絕。
  「你走吧。」
  最後,他這麼說。

  她,竟真的走了。

  沒有了她的山寨,空空的。
  他知道,少了什麼。

  「清淨多了!」他發出「哈哈哈」的豪爽笑聲,笑著,笑著連山谷都整個笑了。
  笑聲迴盪著,充滿著整座山谷。
  籠罩著整座山寨。

  好重。

  好煩。

  少了什麼。

  他選擇不去思考。
  在瀑布裡。他為了洗去雜念而在瀑布裡,一個人靜靜待著。

  火光從遙遠的另一邊漸漸接近。
  很久以前也有一次。那是他和她一起出來玩,卻忘了通知身邊的人時,弟兄帶著整寨的人上山搜山。

  還記得我們玩得多開心啊。

  我們……不是我們了……

  火光接近之際,突然草叢發出了被撥動的聲響。
  「還真快就找上來了。」這速度比他想像的快多了,這個地方弟兄們只怕還不知道。
  只有他知道。只有他和她知道。

  從草叢那端出現的,是她的身影。
  那身破爛的衣裳……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他忍不住大吼。
  他想的是弟兄們要接他回去了,喝酒。
  他才不要再想起討厭的事情。

  「快逃。快逃吧。」她卻臉色蒼白著。
  她說出口的話,和做的事情。他不曾看過,她如此焦急無助的樣子。

  是他害了她。

  「你……還好嗎?」他竟有些不忍的問出了這句話,他自己也沒想過為何會問出這句話。
  她蹙眉,接著竟一拳打在了他的肩上。重。山寨夫人並不是說說。

  他一個吃痛,退了幾步。

  「快走!我叫你快走!」
  猙獰著,她的表情,他竟是第一次看見。

  「為什麼?」回答他的,是她的手勢。
  指向火光。

  不知何時,火光已近。

  「為什麼?我要你告訴我——」一拳,同一個位置。
  她竟然在一個晚上,對他出手兩次。

  「到底為什麼……?」
  「十二帶著一幫人血洗了山寨,下一個就是你了!」
  「你開什麼玩笑!他是我的拜把,是我打天下的——」
  她揪住了他的領口。
  「我求你了。就這麼一次。快走。」

  然後,她雙掌一推。

  他被推倒在了兩步之外的洞口,然後她站在洞口。她看著他,微笑著。
  「我不再看著你的時候,就快走吧。」
  他胸膛裡的那把火又開始躁動了。
  她微笑著。

  突然,他聽見了破風的聲音。
  聽見了敲擊聲。金屬敲擊岩壁的聲音。
  聽見了投擲東西入水的聲音。
  聽見了燒柴的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走?」

  聽見了,他熟悉的聲音。
  利器刺穿皮膚透入肉裡的聲音。

  「快走吧。」她還是微笑著。他哭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為了我這種人……」

  她倒了下來,他接住了她。
  她的背後,充滿深淺不一的傷痕,甚至有四根箭是穿入身體的。

  「快走吧……再不走、咳咳……」她依然笑著,儘管一臉痛苦的咳嗽後吐出了鮮血,她依然笑著。
  止不住的淚從他的眼裡瘋狂流下,而他卻連好好擁抱她都做不到。
  那會讓她痛苦。

  「為什麼,為什麼會為了我做到這樣……」

  她卻伸出了手。「別哭了。我都沒哭呢,瞧,哭什麼?」
  拂去眼淚,一次。然後他的眼淚更多,她皺眉,又替他拂去了第二次。

  她竟忍不住笑了。
  他哭得更狂了。不停地制止自己哭,卻又哭的更加深沉,更加悲傷,更加痛苦,更加……

  「我不走了。」雖然止不住眼淚,他卻微笑了。
  她還是重複替他拭去淚痕。

  「是嗎?那……也好。」
  「不走了……對不起……」
  又哭了。

  「都說別哭了。你再哭,就換我哭了。」她依然微笑著,手上的力道漸輕。
  「我……真的對不起你……」
  「別說、對不起……那、我哭……」
  突然,她的手就墜下去了。

  「你不是說要哭嗎……?」
  她在他的懷裡,他原本還想說很多很多的話的。
  「回答我啊……你不是說要哭給我看的嗎……?你還醒著對吧?只是睡著了對吧?累了對吧?明天就會醒來的對吧?回答我啊!回答我啊!」

  火光漸近。
  十二走了過來,刀光閃著殺機。
  「你還沒哭給我看……」他喃喃著這句話。重複,不停的喃喃著這句話。
  十二感到一陣頭皮發麻,接著手腳俐落的一刀斬殺了他。

  -

  「後來他到了地府,選擇轉生成土靈的役使,土靈就讓他成為一株痞子草,並讓他修練成精。而她……因為一生未哭,感動玉帝,所以讓她轉生成了……」

  痞子一個停頓。
  劉二第一次這麼恨這個城市。
  這個每天都會有人死亡的城市。
  但奇怪的是,劉二居然沒有看見白琴的影子。

  「白琴。」

  這兩個字讓劉二一楞。
  平常的隊伍來的時候,痞子都會停下來的。

  這時候劉二才發現,剛剛過去的牌位,是白琴的。

  他似乎懂了什麼。
  於是他轉頭,看見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娘子,我來了。」

  痞子說這句話的時候,痞子草從他的口中掉落,然後一陣風吹來,草便成灰,消逝了。
  痞子也消失了。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

  -

  「來哦,世界上最精采的故事哦,不好看不用錢哦!」
  店小二叫賣著,而劉氏書館則成為了城裡最大的書館。
  劉二打著老菸,照往例在這一天泡了幾杯茶。

  劉二會自己喝掉所有的茶,卻留一個本就沒茶的空杯子在盆栽前。
  那盆栽裡,種著一株痞子草。

有時候,人就為了一瞬間的體悟而活著。
又為了執念而再活一次。

雨天

共 13 則回應

1
卡位!!

1
等到了ww


小太陽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1
執念可以到這麼深刻嗎...?

我會想起來我阿公每年掃我阿嬤的墓的時候臉上哀戚的神情,連說出一點點的思念都會哽咽。他後來都不說了,逢年過節的時候不會再特別提到祖母的名字。

那天他喝醉了,大談如何追到阿嬤,她那時候又如何漂亮,講一講我發現他眼中泛著淚光。


寨子是空的,心裡也是空的,有些人離開就會把你心中的某個部分帶離開,所以才會感覺空泛。

覺得惆悵。


1
這是一個前生今世的執念
這是一個習以為常的默契

總是笑著的女子總是哭泣的白琴
曾經輕狂的寨主說著故事的痞子
安靜傾聽的劉二默默回憶的店長

一世執念牽扯一世
滿滿的悲哀惆悵
但總會有人將故事看完

當塵囂落地之時
是否我們都滿足了?


玄依
1
好棒
2
嗚嗚 這樣的故事我好喜歡QQ

執念的深刻真心是可以刻進去骨血中靈魂中,
若是可以,
真的很想體會這樣深刻的情感,就算喝孟婆湯也不會消失的記憶…
5
我就想著「怎麼寫的這麼好,我一定要搭訕這個人」,結果發現是病嬌(菸

我很喜歡這筆觸呢。
白琴,還哭嗎?
1
B1 B4 你手腳好快XDD
執念可以到如何深刻嗎?

我只是在夢裡哭過,然後抓下了把夢換成現實。
執念,大概也就這麼樣而已吧
B2 你等到了呢
B3 你是誰!?
B5 但總會有人把故事看完……
我想也是,也是。
總有人看著的,總有人聽著的。

但是,嘿,你知道嗎?
我在追逐的滿足還遠遠的遠著呢。
B6 謝謝你的稱讚,開心OwO
B7 交大暖男很多啊,快來吧(不是
深刻的情感就會躺在那裡,不用去做什麼,只是思想,就會突如其來的,淹沒。
但有過就絕對不會後悔的,我想這是我能做的唯一保證吧
B8 白琴不哭了,痞子也不哭了
樂著呢。一定是樂著的,肯定是樂著的
就別說了,喝茶吧
2
B9 三樓是我,忘了隱藏系別OAO

玄依
0
只有我在想為什麼女生從他房間出來嗎…

不是很習慣的寫文方式~~正在努力習慣~~XDDDD

【框】

有一種林黛玉的感覺?
「我從沒掉過淚,卻在轉世之後,哭給你看。」
怎麼說呢…
「當欠你的淚水,終於掉完之時,你給的生命便結束了。」
怎麼說呢......
「如果是愛,我不願讓你哭,卻想看你只為我哭。」
想法太雜亂了
不知道該怎麼說。

架構我很喜歡~
覺得可以再更細膩
嘛,不過我想這樣表達必然有你自己的意思。

「你還沒哭給我看..」
也許就是我現在為什麼那麼愛哭的原因吧!

期盼新文
0
B11 其實是因為她想為了他而和人商量事情
結果和對方吵了一架

至於後來她隱隱約約發現兄弟要叛變而到真的知道以後上去找他
那又是後話了哪

一直被嫌棄不夠細膩哈哈哈哈哈

哼哼哼既然你這樣嫌棄了那我就
我就

寫一篇新的細膩的看看好了w
0
可以推測出來~

可能我注重太多惹?

好啊~框框最喜歡小說惹W
馬上回應搶第 1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