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我會回來的。」

她,就這樣傻傻的等著。

時間,讓她從青澀軟弱的女孩蛻變成了獨立堅強的女性。

這個約定,她始終沒忘。

 

因為她以為他夠愛她。

 

可最終,她迎來的不是記憶中的他。

而是一封夾在喜帖裡的信。

那刺目的紅,看起來多麼可笑。

就這麼嘲笑著她這些年癡傻的『以為』。

 

「對不起。但我還是想得到妳的祝福。」

簡短的字句,卻道盡了殘忍。

心碎了,卻似乎沒這麼的痛。

『啪啦』一聲輕響,伴隨著疼痛,輕刺著心,也許她早已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只是,不願意相信。

 

「罷了,既然到了這種地步,就該好好結束他。」仰頭望向天際,她將眼中積蓄的濕意眨去,起身安排接下來的事務。

 

 

 

莊嚴的建築,神聖的儀式正在進行,幸福的氣息彌漫空中。

「今天我們聚集在上帝的面前,是爲了這對新人神聖的婚禮。這是上帝從創世起留下的寶貴財富,因此,不可隨意進入,而要恭敬、嚴肅。

在這個神聖的時刻,我面前的兩位即將結合。如果有任何人反對這段婚姻,請說出來,或者永遠保持緘默。」

千篇一律的誓詞本該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顯得過時,但此時此刻,從牧師的口中道來,卻充斥著歷史的悠遠感。那無數同樣曾被這麼祝福的眷侶,彷彿也在祝福著他們。而底下的的見證者們,則是安靜傾聽並牢牢得記住今天這一刻。

 

「我反對。」一道聲響打破了空氣中凝結的寂靜,一身鵝黃色貼身洋裝的她,自位子上站起,走向那個希望她出現的男人。

望著眾人戒備的眼神,她輕笑道「別緊張,我只是想把話說完,了結一切。」

「謝謝你。就算到最後你我只是短暫交集的交叉線,至少我們曾經相遇,而非從未交集的平行線。你說希望得到我的祝福,所以我來了。」帶著些許的哽咽,臉上輕淺的笑摻雜著哀戚「我來讓你知道,這些年我一個人過得很好,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愧疚。所以,你們的未來,一定要好好的幸福生活著,知道嗎?」

微笑著轉身,淚水在眼中打轉,不給自己聽到他說句『對不起』的機會,就怕一個不小心,淚水滑落。

 

還來不及反應的眾人,就這麼看著那鵝黃色的身影走出禮堂,細碎的陽光自她的周身撒入禮堂。

張大了雙眼,想看清楚那略帶憂傷的朦朧背影,飄渺而虛幻得讓人捨不得眨眼。

彷彿,下一秒她就會消失。

 

 

 

「對不起,也謝謝妳。」他說。

細微的聲音,不知是否有人聽到。

他知道,這個人,即使他不再愛了,心底也永遠有著她的痕跡,只為她特意別在胸前的檸檬草,將這段情轉化成無聲的告白。

選擇了成全而非毀滅。

 

「再見了。」她說。

輕淺的三個字,飄散在空中。

平靜的結束了一段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 

讓一個女孩,因挫折自青澀中成長,又因現實的殘酷而成熟。

代價,是那僅存的天真。 

也讓一個男孩,擺脫不成熟的愛戀,為了她肩負起身為男人的責任。

代價,是傷了另一個她。

 

那些曾經,最終只剩下曾經。

這是一場局。

沒有所謂輸贏,只有誰該離場。

 

在未來,也許她依然繼續著一個人的故事;也或許,她會遇上下一個他。

 

能不能攜手走到時間的終點?

始終是未知的謎。

 

一切,都只是時間軸上的,一場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裡是首po忘記隱藏系級只好重發的洛絃😓😓😓

共 3 則回應

5
就算能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
難道就真能走到終點嗎?
或許終是陌路相望,無語凝咽化千愁
2
淡江推
0
忘記隱藏系級XDD
同為淡江推一個!

曾經始終曾經
時間不停留
人 被推著走
成熟背後 辛酸苦痛無人知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