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門:楔子
傳送門:01
傳送門:02
BY.那個人

================================================================================
03

洪武二十年,廣州港。
「可惡!你這個死叫化子,別跑!」
「你賣什麼假藥,想害死人啊!」深夜裡數個大漢在狹小的巷弄裡大聲吆喝著。
「老子的藥,怎麼可能沒效!你們這群鄉巴佬,想賴帳就直說!」陳兒快速得在小巷裡穿梭自如,說到玩捉迷藏他可沒有輸過,這一帶的地形他也是瞭若指掌,但對方畢竟有三四個人,陳兒最後終究還是被逼到死巷弄裡。
「哼!誰是鄉巴佬啊!你這外地來的雜種!快點把我們員外的錢還來!」大漢咆哮著。
「豈有人藥都吃完了才說沒效,你們分明是想趁火打劫!」陳兒抱緊手中老郎中留給他的藥箱。
「是又怎麼樣?」
「你以為在這兒大聲嚷嚷就會有人來替你主持公道嗎?」
「有本事你去告衙門啊!」
「說再多這叫化子也聽不懂,給我打!」帶頭的流氓一聲令下,兩個小嘍囉便衝上前要搶藥箱。陳兒則一個箭步衝上前,先閃過攻擊、用拳頭撂倒一個人,在第二個嘍囉尚在遲疑之際再往他胯下一踢,一時之間兩人都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嘖!兩個飯桶,每件事都要我自己來。」大流氓迅速得衝過去一把攔腰抱住陳兒,把他壓在地上就是一陣猛打,打的陳兒頭破血流。
「哼!雜種,真不耐打,這只破藥箱有啥好寶貝的,不過就是些破銅爛鐵和一串臭銅錢罷了。」流氓把藥箱裡值錢的東西拿出來後一把摔個稀爛。
「你們這種人……怎麼會懂!」陳兒踉蹌地站起來,掏出腰間的匕首,瘋狂得往大流氓衝過去,奮力一刺,刀刃白的進去,血紅的出來。
「你……這雜種!」大流氓摀著被血染紅的胸口,倒在地上吃力得喘著氣,陳兒失神得走上前,再補一刀。
「殺……殺人啦!救命啊!」兩個嘍囉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連滾帶爬得跑出巷子。
陳兒先是在原地呆站了一會,恢復神智後便聽到遠處傳來吆喝聲,他無處可逃只好往港口的方向跑,一路跑到碼頭坡堤邊緣已經沒有退路了,背後的火光與人聲卻越來越迫近。
「可惡!沒辦法了!」噗通一聲,陳兒跳進了大海之中。
印象裡,他隱約記得在冰冷海水中不斷掙扎的過程中抓到一片浮木,於是便緊抓著一個勁兒的亂游,鹹水刺疼著他身上的每一處傷口,最後他終於體力耗盡攀著浮木任由海水乘著他漫無目的地漂著。

「呃……這裡是?」陳兒緩緩的睜開眼睛,意識到自己還活著,驚坐起來發現身處在一艘貨船船艙之中。
「喲,兔崽子終於醒了!」一個橫眉粗眼、膚色黝黑的男子從甲板上走了下來。
「呃……」陳兒正要說話卻被打斷,「老子在離廣州港不遠處的海面上發現你,咱們頭領梁道明大哥有這片南海上頭勢力最大的船隊,凡是打此經過的商船都要繳稅給咱們頭領的,算你這小夥子幸運,給我們大哥遇著了。」
『不就是趁火打劫的海寇嘛。』陳兒心想,對於海盜肆虐於沿海一帶、劫掠富人的事蹟略有耳聞。
「咱們最近船上還缺人手,看你在海上漂了幾天也沒死,就是副討海人的死樣子,怎麼樣,小夥子幹不幹?」眼前煞氣敝人的大漢,瞪了雙瞳鈴般的大眼看著十來歲的陳兒。
「我幹!」陳兒想,『反正上了賊船,不答應也只有死路一條啊。』
「喔,回答的倒是挺乾脆的,老子原想你一猶豫就把你丟回海裡餵魚去,瞧你副瘦巴巴的死樣,沒想到挺乾脆的。」
過去官兵、流氓輕視的眼神,老郎中臨死前面容的憔悴蒼白,城裡富商臃腫貪婪的面容,一一浮現在陳兒眼前,『陳兒這個人在跳進海裡時就算是死了,今朝死而復生,我,陳祖義,必定要好好亂他一番!』

十數年之後,陳祖義在梁道明死後成為馬六甲一帶最大海賊勢力,與另外一位僑領施進卿盤據於舊港,迫使明成祖以五十萬兩白銀懸賞其首級。

共 1 則回應

1
^^ 我也喜歡這種歷史小說
我自己比較常看常寫的是武俠~
也許我們可以交流XD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