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很長,請小心服用。

【唉~你練一隻煉金術師好不好?】

那是我們第一次認識的契機。剛考完研究所,
無所事事的我被同班同學拉去打仙境傳說(RO)的私服。
「唉!你不是說要傳私服補丁給我?」
當時凌晨三點多,我馬上收到朋友傳來的補丁,
熟練地安裝完之後創腳色並登入。

從以前我就都是玩刺客起家的,很享受連續爆擊的快感。
來到私服的集散地,有許多玩家也在場休息、聊天、打咚咚。
我走到我朋友那,對著我說
「我跟你們介紹一下,這都是我們學校的。」
原來是我們學校外文系的女生~而且是很有名的人物。

大家打了聲招呼之後,我就跑去練功了。
我熟練的技巧,不枉費我從小6就開始玩RO,
那邊適合新手打的怪,那些裝適合升等之後換,我一點都不生疏。
一小時後,我練滿等了,回到主城集散地。

她,敲我了。

「唉!你怎麼練那麼快啊!」
「當然,我可是老手耶!只是現在沒裝備。」
於是她給了我裝備,感覺很罩的又丟給我一些錢。

「那先這樣,晚安!」 互道晚安之後,我也去睡覺了。

第二天,我依舊的上線練功,但很明顯的感受的瓶頸,
這時候她也上線了,跟她聊了一下天之後,跟她說其實我沒玩過私服,要怎樣才能追得上大家?
她說:「私服人人都要有一隻鍊金術師,唉~你也去練一隻吧?以後大家打副本也用的到!」
於是,在一開始她就帶我練等,練到一定程度之後,我自己再往上練。

又再一次練滿第二隻腳色後,我回到主城找她。
「那!這是你的裝備。幫你弄一些基礎的裝。」又聊了一下天之後。
「我加你FB好友了喔!」「恩,好啊」

( 咦~? 奇怪我不是好久以前就加你好友了嗎? 只是我們從來沒聊過天 )
我們互道晚安之後,她就去睡覺了。我依然繼續玩。

大四下考完研究所這段期間,真的是有夠閒閒無事,於是當天我又打到天亮。
清晨6點,她,又上線了?

「!」「你竟然還沒睡!」她主動敲我
「對阿~ 在看書,想趁現在有閒多讀點課外書。」
其實我根本還在打電動,但是跟女神講話當然要偽裝自己有點文青?
「最好是!那你說!你在看什麼?」
「丈量世界啊~」我看了手邊的書。
她消失了一陣子,又突然跑回來「這有翻拍成電影耶!」
「對阿~很好看窩,它在講兩個人用不同的方式了解這世界有多大。一個環遊世界,一個卻連自己國家都沒離開過。」
還好,我已經看完這本書,連同電影也看完了,成功化險為夷。

看來... 我很成功的塑造好形象在女神心中了?




【你說你很喜歡這部電影】

Skype的群組傳來訊息「一起打副本囉!」大家期待已久的節目終於可以登場了!
「...唉!現在缺一隻神射手耶!只有鍊金術士不夠啦!」遲遲缺了一個要角,大家都沒辦法開場。
這時候大家都在跟女主角起鬨「唉,叫你男朋友上線啦!」
「對啊!他不是練神射手嗎?」
她說「喔,可是他等等才回來...」
大家持續瞎聊「好吧!那等他回來囉~」

他男朋友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大我們一歲,讀大學時就有自己的事業,
而且長的又帥,身高也高,死會了仍然有不少追求者,簡稱高富帥,
在有這樣的男朋友存在,自然沒人想成為他的對手。
而我,當然也沒有雜念。

「ㄟ~」女主角這時開了口「跟你們說...以後不要再說他是我『男朋友』了」
「我們..最近剛分手,已經變『前男友』,先跟你們說...」

什麼!?
不過大家馬上很有默契的不再提起,然後裝作鎮定繼續打RO
人家說,一個死會的女生,你的敵人只有她現任男友;一個活標的女生,全世界都是你的情敵XD
不過,這世界現在只有我們skype的人知道,而且只有我單身......

從那一刻起,我們兩個開始有好多話可以聊的樣子,
打完副本,大家鳥獸散之後,我跟她還在聊,我們聊電影、美劇和愛情觀,
第一次跟她從早安聊到晚安,上課聊到下課。

「你看過失戀33天嗎?」
「有阿~ 不過我忘記在演什麼了。」
「你趕快去看~~~~~~連結給你」
「好窩」

於是我就像一個小學生一樣關掉遊戲,開始認真做作業。

「你猜…我在哪一段哭了…」 於是我猜
「你再猜…我最喜歡哪一段」於是我再猜
「你猜猜看…你覺得你是電影裡哪個腳色」
這答案太明顯了,我沒有回答
「你是王小賤,你可以當我的我小賤嗎?」
「不要… 王小賤的名字好難聽喔…」

王小賤在電影裡扮演,陪伴著失戀的女主角一直到最後他們在一起了。
意思是說,我現在要陪伴剛失戀的你?是,現在看起來是這樣。
可是最後他們在一起了也,我們也可以這樣嗎?



【One Day】 - 從那一天起

今天又聊到了另一部電影,是《One Day》(真愛挑日子),故事大綱是他們一起度過了什麼也沒做的一夜,但之後決定只做普通朋友。並在約好未來每年的那一天要跟對方見面,是一種柏拉圖式愛情的電影。也是我眾多女性朋友最喜愛的電影之一,昇華的愛情,心靈伴侶。

「你在幹嘛?」她開了頭。
「就在看電影阿…妳呢?」
「我在健身房,等一下拿東西給你喔!」

那是答應他要幫他破解多達1000多部補習班影片的光碟。

「其實我現在在看 One Day ,你之前說你滿喜歡看的。」
「什麼!?等等跟你一起看!房間整理乾淨一點。」
「好啊,我只是對劇情有點困惑。」

這時候我環顧我房間四周,距離她運動完到我這的時間,
估算一下,當然就開始整理啦!!!

手機響起,「我到囉!」,「好窩,等我去開門」。
她穿著連身裙,身體還散發著剛洗完澡的味道。
我的房間只有一張椅子,於是她坐在我的床上,我按下開始播放按鍵,繼續看我們未完的電影。

下午四點的陽光,會直接打進我的套房裡窗戶,所以我拉上窗簾,在沒有開燈的房間裡,昏暗的光線,空氣中還有點夏天跟沐浴乳交雜的香味。突然間我感覺我的肩膀有股沉重的東西緩緩靠上,還散發淡淡的潘婷洗髮乳香味。

我一語不發的認真假裝看著電影,一直到電影結束,她才把頭抬起來。很久了,我的肩膀沒有這種厚實付出的感覺。

「等等想吃什麼…」我邊收拾東西問她。
「我帶你去吃一間特別的餐廳。」

於是我們就出發了。那一天發生的事,我至今難忘。



【那一晚夏夜的蟲鳴】

在電影院,電影開播前。
我問她「你在跟誰LINE啊?」
「喔!? 我在幫你問西裝的事啊」
「西裝!?是喔~~真的很謝謝你!」

有一次聊天我只是透露出一個小小的煩惱。因為一門通識課老師要求期末報告一定穿著正式服裝,我根本沒有西裝,也借不太到,所以打算東湊西借的。她的舉動真的讓我很感動。

看完電影之後,她說還有一些光碟要破解,於是當晚她拿著光碟到我房間去。

「現在等她複製檔案,可是我的破筆電,可能現在其他事可能都不能做了。」我看著坐在我床上的她。
她看著我說:「那一起過來坐著聊天阿~」
於是我過去了。
我們聊了好久,印象中兩點吧!
我們沒有話可以聊了,終於詞窮。
在一片寂靜之中,我窗外能聽見清晰的蟲鳴。
「你的房間好棒喔~」「我也很喜歡。」
我們貼著被太陽西照後仍有餘溫的牆壁。

然後又陷入一片寂靜。
「唉!」她突然開口:「你不是明天要日文小考,趕快背單字阿!」
那堂課她兩年前也修過,我們是同一位老師,她拿起我的課本開始念單字。
「快點,我幫你複習。」她搖搖我的腳。
我沒看著她,我看著微仰角度得天花板,保持著沉默。
我心裡想著,影片快複製完了吧!

這時我終於開口說:「我可以親你一下嗎?」
她頓了一下說:「可以…」

於是,我靠近她,靠近她的臉,也親親地將我的嘴唇靠上,同時感受到我臉上微細的柔毛,和她臉上的柔毛,輕靠,微微搔癢,微微緊實又充滿彈性的感覺。

結束之後,我起身說:「我送妳回家吧!」
又結束之後,我回到家facebook收到了訊息:「剛剛…那樣算告白嗎?」


-------- 你們知道我回什麼嗎? --------



【未來 理想 工作】

「不算吧…」我記憶猶新的那句話,因為當時覺得那不是我告白的方式,就像自己某種制約。(現在想起來真的有夠白癡)

有那麼一個禮拜,我們整整一個禮拜都去電影院看電影,高雄大小二輪電影院泉走一遍,也走過好多景點。那一天來到了機場咖啡。
在老爸咖啡的其中一個位子上,她訴說著她的過往,而我內心卻是充滿一股相見恨晚的悸動,我覺得她是個好女孩。那一晚天空畫過了一顆流星,那一晚老爸咖啡突然播出《人海中遇見你》的求婚歌曲,那一晚,我們訴說著未來、理想和工作。

畢業後我將到台北,而她則打算留在高雄準備重考兼補教,我一直無法釋然那段台北高雄三百多公里的距離。

但那一天,我很堅定地問她:「跟我一起到台北生活吧!」



【1500公里的距離】

某一天,我們到了二輪劇院,那天看的是《機密真相》,才剛開頭,就是墜機的片段,對於我這個下周要出發長灘島,還第一次搭飛機的人來說,更甚可怕。

「你應該很在意你的皮膚吧!」她覺得長灘島的“熱情”會把我曬黑。
「我不太會保養,妳要教我嗎?」
隔天,防曬乳、乳液、…都準備好給我了。

「take care」
「I will miss you」

一句她說,一句我說。

出國,第一天,我跟她報了平安。
出國,第二天,我們只小聊一下。
出國,第三天,我們吵架了。她說:「妳又不是我的誰?」
出國,第四天,是我們認識以來第一次沒有訊息來往的一天。

小時候我真的以為兩條平行線沒有相交會的一天。在長灘島的第一天傍晚,我打著赤腳走在海邊,手中拿著一罐啤酒,看著也想著海的天邊,也讓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打在膝蓋上,我在欽佩那當初發現地球是圓的人,讓我知道兩條平行線始終會交會,只是時間和距離,還有緣分的問題。我們總會說要珍惜和知足每一段時光,但是兩個人的想法差異,就像相隔兩地的天氣,我這頭和你雖然都下著雨,卻不是同一片烏雲。



【昨天的晚上,我需要你;前天的晚上,大前天的晚上,大大前天的晚上也是】

「跟我一起到台北生活吧!」
「不要,我已經決定了,畢業之後我要留在高雄,而且我已經簽房租了,就你們那棟喔!」

回國之後,我拿名產和破解的影片給她,她拿了西裝給我。
我們簡短的談話之後,就各自離開。
回套房試穿上西裝的那一刻,我有點感動,因為完全合身。
但是我們的關係,為什麼突然降到冰點了呢?


畢業典禮當天,我穿著學士服前往會場,
看見她霸道地出現在我們班上,和我們那群朋友合照,
但我仍然沒有勇氣靠近那種氛圍,
在另一角和其他人,拿著花,拿著熊,玩耍學士帽,若無其事的拍照。

典禮結束之後,我抱著學士服前往歸還的教室,
我走了一條小路,這時她卻從另一端走過來,
當時的狹路相逢、冤家路窄,我就此深刻體悟到,
在短短數十公尺遠時我們沒有任何眼神交集,
正當靠近時,我想應該打個招呼吧!

但擦身而過的瞬間,我體悟了什麼是灰。
好像電影、動畫會出現,擦肩而過的瞬間,不斷被重播再定格,再重播定格。



【離開】

登上好久沒上線的RO,我打開倉庫,
將所有裝備道具,像是要清除記憶一樣,
一樣樣丟在地上,神裝、神器、稀有道具。

「你怎麼啦?」「靠杯!不要可以送我啊!」…像是雪花般飄來的關心。
但我也僅透漏一點點…

正當大家漸漸搬離熟悉四年的環境,
我也感到一陣空虛時,Facebook的訊息亮了。
「你什麼時後離開高雄?」是她。
我回:「6月29號下午一點吧」
「到台北的生活要保重」


28號的下午,我在一樓的大廳看見她的家俱、衣服和雜物。
我以為我們還會再見一面。

29號我拖著搬離高雄的最後行李,坐上公車,
車速和時間沒有一點點留戀而變慢,
而我們也沒有再次見面。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搬進的是我住的那一間。


雖然不是一個美好的結局,
但是回想起這段記憶,僅擷取中間那段瘋狂、曖昧、與甜蜜,
卻讓我深刻體會「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真諦。


沒想到快兩年了,
雖然instagram和facebook已不能再關心妳,
我還是無意間得知你交了男朋友,而我也交過女朋友。
慶幸我們沒有為彼此等待,
而是繼續朝著理想前進。

妳重考上了妳的志願,
而那破解的上千部影片,我也偶爾會點來看,
好增進我的實力。

妳知道嗎?
我好喜歡那段我們膩在一起的日子,
即使我很少提起,
可是卻讓我成長了不少。

相交的平行線還會再次交會嗎?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這就是人生,
感謝妳曾經闖進我的世界,
搗亂一番之後,又留下我一個人獨自走向未來。
感謝妳,讓那一個輕吻,可以嘗出純情的滋味。


【END】 沒有part1 part2了 如果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以上故事,部分改編,如有雷同,那就雷同。

共 1 則回應

1
加油

原po讓我想到秒速五公分

有緣的不一定會有後來的part

當下才是該珍惜的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