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們都沉默地哭了。

**
「嗨,好久不見。」還是一樣有一點空白的笑容,還是一樣略略下垂的眼角,還是一樣不顯的笑容,「你頭髮是不是太久沒剪了?」看著他沒刮的鬍子和過長的鬢角,我突兀的拋出一句話。「大概三個月了吧......」下意識地握住下巴,他的眼神穿透了我,那樣慣性的思考動作。「要喝什麼?還是拿鐵嗎?」翻開菜單,我低著頭漫無目的的瀏覽著,「不了,我現在只喝黑咖啡。」翻閱的動作僵了下,我笑笑地抬起頭,「因為她嗎?」他輕輕地笑了笑,招手叫來服務生。

「最近過的怎麼樣?」熱咖啡的白煙裊裊在空中成了一個美麗的螺旋,我有點窘迫的盯著拿鐵上的拉花,然後開口時試著讓自己的聲音寫著一派輕鬆。「還不就那樣?上班的日子也沒能有太多變化吧!」「是啊,穩定又無聊。」他看著自己的咖啡,我看向他,卻看不見他的表情。「她走了。因為她覺得我的生活太不安穩。」沉默蔓延著,我的腦中突然突兀地浮現了那個下午,我們初次相遇的下午。「你是畫家嗎?」看著他滿手的顏料,我笑嘻嘻地問。「算是吧?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個逃避現實的逐夢者。」輕鬆寫意的回答,我還記得陷落的那一個瞬間。「還在逐夢嗎?」「大概吧。」他還是那樣寫意的回答,然後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我們會錯過。築夢者,逐夢者,他從來都是在逐夢,遠遠的逃離現實,卻從來不曾築夢。然後,我還有她,對他而言,都太類似於現實。

笑了笑,我喝著手上的拿鐵,漫無目的地讓自己游離開這個空間。他也不再開口,只是,也不曾拿起自己的黑咖啡。果然,他還是他。太多太多的小動作一再勾起那些回憶,同居了兩年的日子裡,過著夢一般的生活,好似在雲端,腳踩不到地的不踏實。分手那天,我已經默默的把行李整理好,然後坐在客廳等著他回來。「我要走了。」他沒有錯愕,沒有不解,也沒有追問,但是我第一次看到了他的表情不再像是身在雲端的夢幻,像是我終於體會到面前這個人也是個平凡人一樣。「這樣嗎?那,祝妳幸福。」他靜靜地說完,一樣溫柔地幫我提起行李,走到公寓門口,幫我叫了計程車。上車那一刻,我才無法遏止的痛哭起來。然後顫著手打起簡訊,「謝謝你,只是,我只是個平凡人,我沒辦法活在夢裡。對不起。」回到老家,我坐在門口哭了很久很久,像是靈魂被掏空了,原來,離開的人也會痛。

「我好像,真的一直走在夢裡。」突然的開口,他打破了回憶的旋律,還有我有一絲泛紅的眼眶。「你從來沒有想過,活在現實裡嗎?」搖搖頭,他又一次看向窗外,頹唐的蒼涼,已經是一種他生命裡的姿態。「我一直遠遠的避開的,現實。」我知道,所以當初才會被那份窒息感逼著走開。他的沉默,他的無奈,他的晚歸,漸漸地成為壓力,那時候的我突然明白,我只是個平凡的人,嚮往著雲端,才發現自己還是必須踏在地上才知道怎麼前進。然後,我成為了他避開的現實,他成為了我避開的夢境。「她跟你很像。」「我想也是。」因為我們都是想飛的人,所以攀附在他的肩膀上,然後才意識到,自己其實還是不曾擁有翅膀。

「謝謝妳今天願意來找我。」分開前,他輕輕地抱了抱我,然後一樣什麼也不多說的離去。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一個星期後,他就被人發現在租屋處因為心臟麻痺而死去了。

撫著無名指上的婚戒,我又想起了那個分手的晚上。似乎隱隱約約的,從計程車的後照鏡裡看到他蜷縮在地上,好像,在落淚。「怎麼了?會冷的,進屋吧。」回頭看著那個即將和我踏入禮堂的人,我笑了笑,「嗯,好。」那天,我和他都沉默地哭了。就像是我們終於意識到自己的世界是這樣大相逕庭,然後一切都沉默了。終於逃離了這個世界,希望,他能真正的好好活在夢裡,然後,找到一個也有著翅膀的人。

今天有點冷,從那天見面後開始的黑咖啡,這是最後一杯了。
如一夢,而我們終究醒來,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乾杯?」把問句拋向虛空,希望,這次他能寫意的笑著舉杯。

共 6 則回應

0
我是第一次在這裡遇到同系的耶 = )
0
我很喜歡你的文筆呢 - ////// -
整個氛圍都呈現了出來
悲傷、無奈、失落與假裝堅強
這是一個夢境與現實無法共存的世界

玳瑁貓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B1 哈哈真的嗎 我剛辦狄卡上來玩耍(笑

B2 玳瑁貓謝謝妳喜歡:D
那時候寫的時候其實只是因為一直想到開頭那句而已
不知不覺就寫成了一個有點無奈和現實的故事
謝謝妳的回應:D 我會繼續丟文的(笑
0
可能也有吧,只是跟我一樣隱藏學系

星期一天氣晴
0
B5 原來(笑)我就這樣大喇喇的掛著了哈哈
玻璃裡面有魅影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