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拉扯
在體諒與憤怒的極端中
我們都無法選擇中間
好像必須要達到巔峰
否則寧願玉石俱焚
就都結束吧
讓我們看到終章
那毀滅而最燦爛的剎那

共 3 則回應

1
<中庸>
就像在純粹的黑白間
想要淬鍊極致的灰
在兩端的天秤墜落之前
你說中庸
我眼中映照著的是
兩個截然不同的曲面

讀完你的詩很有感覺,
就寫了一小段
看到兩者之間的抉擇
或許,我們都無法選擇正中間的路線
那就找最低限度的和諧吧




心中住著小孩的牡羊
0
謝謝你
It meant a lot to me.
我想是保護機制
期待越多越容易墜入深淵
不如就切斷渴望
然而平衡就像一個完美
我們達不到卻能拚命地地接近
0
巴魯斯!!!!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