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篇一

-

「在我和玿還很小、還未能化人且住在四天神殿裡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朱雀大人笑得很燦爛,有一點莽撞、有一點傻氣,可是朝氣蓬勃。」

她把頭靠在卿塵肩上,拉過幾綹自己和對方的髮,一邊孩子氣的纏在一起,一邊講述著以前的故事。


「同樣作為使者,我和玿卻是兩個人,朱雀大人從沒說過原因,其他人也不明白。直到有一年,我和玿還有麒麟被送走,那段期間裡我們修練到能化人,等到終於能回去之後,朱雀大人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地笑了。

朱雀大人依然關心我們,可是我們都明白,很多事情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改變,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青龍大人說我們該出去外面歷練,天界也好、人界也行,哪兒都好,讓聖君們休息一陣子,漫長的歲月與劇烈的變動,祂們已經太疲憊了。所以我們離開,玿和麒麟待在天界,而我,則下到人間。」


「四處漂泊之後,妳在風光明媚的季節裡,帶著比火焰還耀眼的色彩闖進一片春雪中。」

輕笑著,卿塵握住她的手,有些尖利的指甲劃過她手背,惹得她一陣癢,嬌笑聲如鈴鐺般悅耳。就和之前的日子一樣,他們坐在樹下,她滔滔不絕的說著,天上的仙神軼聞、人界的四處經歷、未來的美好願景,而他總是淺笑聽著,她常有的歡愉、她偶來的傷感、她所有的心情,這樣的畫面是多麼美好。

他身為狐妖,壽命長得令他煩躁,即便沒有什麼是亙古不變,他仍然覺得這個世界太枯燥乏味。然後遇上了她,一樣擁有漫長歲月的靈獸鳳凰,在他看來,時間依然快速流逝,如同從前,但所有片刻卻成了意義非凡的回憶。如果是跟她,跟覓一起的話,那麼無論壽命多長都還是會不夠的吧,他想。


「哪,卿塵。」

「嗯?」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帶你去見見玿,還有祝融大人吧。」

靠在卿塵肩上,她有些犯睏的闔上眼,嘴角依然上揚著。有一天……會有那一天的,她興高采烈地向玿和祝融大人介紹,這是卿塵,她想一輩子相守的人。只是這樣想著,就讓她無比幸福。


相較於她的喜悅,卿塵聽到她這麼說時卻愣住。他是一只妖怪,無論如何強大都改變不了他是妖怪的事實,而覓卻是靈獸,做為她的手足和父親,那兩個將她視若珍寶的神祇會待見他嗎?會接受他這個妖嗎?

他可不那麼有自信,卻又不想讓覓為難,最後只能想個折衷的辦法。


「那麼等我修練成妖仙後再去吧,這樣妳回天界的時候我也能陪著妳。」

「好啊,等你成為妖仙以後,我們就去天界找玿和祝融大人,還有四天殿的大人們,對了還有麒麟呢,還有……」

後半段句子被她留在嘴裡,最後只剩下幾聲聽不真切的咕噥,枕著卿塵的肩沉沉睡去。見狀卿塵只是淺笑,小心翼翼地換了個姿勢,讓覓能夠睡得更舒服些,然後自己也靠著樹幹,享受微風的吹拂,眼皮愈發沉重,睡意漸漸襲來。

如果是為了覓,那麼一向不在乎這些的他,努力修練成妖仙也無所謂,也算是為了自己。意識陷入黑暗前,他一直這麼想著。

-流年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