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瓶憂傷 >

灼傷喉嚨,刺穿脆弱的心臟,
奪去覆蓋靈魂的華麗麗的羽。
腐臭惡爛卻寶貴的單純。

琥珀黃色的浪,像成千上萬的黑暗騎兵,
衝破最後潔白的城門,崩裂。
急速的穿過痛苦和絕望,喜悅與希望。
搖晃愛與恨,智與愚的平衡,
毫不留情衝撞,拍打最痛的深處,四處飛濺。

最後僅剩一面吹彈可破的窗,眼見抵擋不住,
便自我崩解,任它們踐踏。
化成一道道晶瑩剔透的河川,
滾燙燙的奔跑過臉頰。

沉睡的鐘此時大響,震動了五臟六腑,
把建立起來的藍天白雲,壓垮。
被巨人擠壓,
吐出血和內臟,
剩下遍體鱗傷。

轟隆。強光一閃,
原來的一道開始分岔再分岔,
分岔再分岔,僅一毫秒。
像樹根急速的貫穿紮實的土壤,大地變流沙。
周邊都染黃,瞎子再一次變瞎。

所有亂七八糟都奪口而出,伴隨唾液。
所有井井有條都變得極端,伴隨思念。

共 3 則回應

1
我覺得像是史詩一樣的敘述方式(?
不過喜歡結尾XD

0
B1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用了史詩的敘述式,只是開心這樣的寫法哈哈
介不介意讓我知道,文章中妳所看到的是什麼?
2
看到史詩只會想到布萊希特(萎

- Luci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