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是我的武俠處女作...
請鞭大力 謝謝><

卷一傳送門
卷二傳送門
-----------------------------------------------------------------------------------------------------------------------------------------------

<卷三:風雨欲來>

隔天清早,王霄便在齊楚客棧門口大喊大叫道:「大夥兒快醒醒啊!出人命了!」

侯獨行替他大哥守了幾十年房門,所以極為淺眠,王霄這一叫他便馬上醒來。

「怎麼啦?」侯獨行奔出客棧和王霄見面。

「今早我原本要去客棧東北邊的馬家村打打交道,結果竟發現馬家村男女老幼三十餘人,全被滅口啦!」

「什麼?」侯獨行這一喊,帶七分驚訝,帶三分懼意,心裡有不好的預感。「難道是…」

王霄急著接道:「然後回程路上經過斷腸山還發現窮緣大師、清平道人兩人屍身!看那掌印和屍體的狀況,就是亂掌大魔在大開殺戒!」

此時剛換好衣物,一個個走出客棧的眾人們一聽,心中皆是驚惶無比。

「這麼說來,亂掌大魔就在這附近啊!」

「直娘賊!老子還想活命啊!」

「完了完了,連窮緣大師、清平道人都打不贏他了,這裡還有誰能解決這狗廝鳥大魔頭啊?」

侯獨行見眾人驚慌,連忙說道:「大夥兒別怕,再過幾天我大哥、三弟和四妹,連同潁水三絕都會來此會合!」

眾人一聽便暫時放心,都想只要有個天下第一侯獨尊,白天便不怕亂掌大魔找上門來,晚上則有侯獨行和侯獨立,更何況潁水三絕功力也是一方之霸。

不過,即使如此大夥兒還是忌憚那大魔頭三分,白日也不敢隨處亂晃,只得窩在客棧裡無聊,有時比比武,有時東吹西扯地聊天,聊歷史、聊武功、聊江湖謠言等等,有時則是呼盧喝雉睹了起來。到了晚上便飲酒作樂,盡興完就早早睡了。


隔天清早,王霄又在客棧門口大喊大叫道:「大夥兒快醒醒啊!又出人命了!」

「又來?」侯獨行奔出客棧和王霄見面。「這次又怎麼啦?」

王霄氣喘吁吁地說:「丘官人是我舊識,我原想去拜訪拜訪,哪知道他宅邸竟被殺個滿門!」

此時剛換好衣物,一個個走出客棧的眾人們一聽,心中皆是驚惶無比。

「什麼!丘官人的宅邸離這裡可不遠啊!」

「直娘賊!老子還想活命啊!」

「完了完了,這裡有誰能解決這狗廝鳥大魔頭啊?」

侯獨行見眾人驚慌,連忙說道:「大夥兒別怕,再等幾天吧!我侯某和王先生身先士卒,兩人一日一夜地看守便是了!大家不必驚慌。」

眾人們雖然知道侯獨行武功不比他大哥,自然是打不贏亂掌大魔。

不過,這已經是唯一的辦法了,自個兒逃跑說不定半路就被亂掌打死,待在這裡至少人多勢眾。

於是大家白日時比比武、東吹西扯地聊天,聊歷史、聊武功、聊江湖謠言等等。

一天又這麼過去了。


隔天清早,又是王霄在客棧門口大喊大叫道:「大夥兒快醒醒啊!又出人命了!」

「不是吧!」侯獨行奔出客棧和王霄見面。「這回又換成哪裡啦?」

王霄氣喘吁吁地說:「市集裡的老頭說,柳家寨火光連夜不休,今早去看才發現已被燒個精光,而寨主柳朋和山寨裡其他人連屍骨也找不著啦!」

此時剛換好衣物,一個個走出客棧的眾人們一聽,心中皆是驚惶無比。

「可惡啊!這大魔頭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直娘賊!老子還想活命啊!」

「完了完了,這裡有誰能解決這狗廝鳥大魔頭啊?」

侯獨行此時心中也是憂慮萬分,不知大哥一夥人何時才會抵達,也擔心是否在半路已遭不測。眾人七嘴八舌,各持不同意見,吵了起來整間齊楚客棧都快被掀了。

這一晚風雨交加,客棧裡眾人嚇得不敢睡,怕一個闔眼就被亂掌打死。
哪知世事竟是如此,你越怕,命運越是找上門來。
齊楚客棧大門忽然被踢開,飛到裡邊撞倒了好幾副桌椅。大家驚慌之餘,看見門口一人身材高壯著素服,臉戴鐵青色面罩,目光銳利如鋒,滿髮散亂,不是亂掌大魔便是誰?

店小二第一個尖叫,哪知叫不到三聲就嘎然忽止,喉嚨忽中一刀深可見骨,血濺櫃檯。
原來亂掌大魔一進門,一個出掌勁力十足,掌風如刀打向發瘋亂喊的店小二,登時取了他性命。

侯獨行見狀心裡明白:「在場所有人絕不是他對手,連我也不見得能接他十招…方才那招『獨臂逐風掌』是大哥的得意武功,這亂掌大魔想必一定是大哥的死對頭,竟將我們侯家武功研究得如此透徹!」

客棧內眾人見狀馬上驚叫亂竄,個個逃奔自己房間。轉眼間只剩下亂掌大魔、王霄、侯獨行三人,還有店小二無辜的屍身。
侯獨行粗聲說道:「久聞亂掌大魔名號,今日親見,幸會幸會!在下『忠義俠』侯獨行,不知閣下今日來此有何貴幹?何以一來便出手殺人傷了和氣?」

亂掌大魔使腹語術,以著極怪異的聲音說道:「哈哈哈!侯獨行,少跟我講道理!本魔生性嗜殺,出招取命全不經大腦,乃是出自本能。難道連殺人也要理由麼?呸!」

王霄腦袋轉得快,知道亂掌大魔倨傲無比,於是接口說道:「大魔來此,小的早知性命難保,便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白費力氣。不過,在小的伸頭給大魔血祭之前,小的有一事相求!若大魔不答應,小的必死不瞑目,作鬼一定不放過你!」

亂掌大魔聽聞大笑道:「蠢才!本魔連天下第一侯獨尊都不怕了,還怕你這無名小卒化身成鬼?」

王霄早知他會如此反應,於是答道:「當然,小的做鬼想必也奈何不了大魔,不過大魔且聽聽小的相求之事,若大魔肯應允,想必也是有極大好處!」

亂掌大魔心中一奇,便也無暇多想他有什麼詭計,當即說道:「說來聽聽!」

王霄說道:「小的橫豎是個死,求大魔了卻我畢生大願!小的想親眼目睹大魔和天下第一的侯獨尊交手,那一定緊張刺激得緊!」

侯獨行站在一旁,突然聽他如此說,心中憤怒,不知他藉著大哥之名耍什麼花樣,但又好奇他有什麼妙計,於是閉口不言。

亂掌大魔語氣略帶失望,怒道:「哼!這什麼心願!不消你說本魔自然會找上侯獨尊,把他天下第一的稱號給奪下來!你這樣說的目的,只是為了苟延殘喘多活一些時日,想找機會逃命吧!哈哈哈,本魔的腦袋可不是只用來殺人的!竟敢小看我!」

王霄怕他一說完便出手殺他,於是馬上說道:「不不不!大魔誤會了!小的只是聽聞侯獨尊身懷侯家武功絕計,內功又深厚,輕功又快,乃天下武藝之奇葩。小的認為,大魔恐怕奈何不了他。剛好小的幾日前和身旁這位侯家二子侯獨行打架打輸了,因此結下樑子,小的心中甚是惱恨侯家。不如大魔讓小的助您一臂之力,一同剷除侯家!」

侯獨行越聽越惱,大發雷霆說道:「好王霄!賊狗子竟敢陷害我侯家!且不管大魔在前,老子先宰了你!」

此時亂掌大魔雖然素來驕傲無比,聽王霄一番話倒也有理,於是倔強說道:「哼!本魔三兩下便能解決侯獨尊,哪消你這無名小卒幫忙!不過,本魔倒是需要一個人替本魔歌功頌德,和全天下的人說說本魔如何料理侯獨尊。好吧,本魔暫且饒你一命,先替你殺了你仇家侯獨行!」

說完便一個箭步向前出掌,掌風凌厲,客棧內桌椅齊飛,王霄也被吹翻了一個跟斗。

侯獨行見大魔瞬間欺了上來,颼地一掌將至,馬上步伐一穩,一個「孤身鬥牛拳」打得虎虎生風,硬是要接下他這一掌。
砰的一聲,侯獨行跌了出去,摔在地上,而亂掌大魔卻只是身形稍稍不穩,回步進身便要再次進攻。

「好樣的!不愧是忠義俠侯獨行,且看我這一掌!」亂掌大魔說完驟出右掌,五指緊併,勁氣凜然,直撲向侯獨行。
他見狀急忙向側面滾,直讓這一掌打上了地板,震碎了一個窟窿。
亂掌大魔一招未中,再出二掌、三掌…見侯獨行一閃再閃,側身、迴旋、高躍、低竄,甚是靈敏,不若他外表那般粗曠。

王霄在一旁看了直冒冷汗,一方面替侯獨行著急,再這麼下去非落敗不可,一方面心中明白,侯獨行幾天前和自己交手,恐怕只使了三分力吧!

亂掌大魔連環掌綿綿不絕,一掌落空瞬接一掌,不給侯獨行喘氣的機會。
侯獨行原想抓住他出招的空隙打他個措手不及,沒想到竟找不著破綻!
王霄見亂掌大魔再出一掌,侯獨行便退無可退,直要送命,腦瓜子一轉又說道:「且慢且慢!大魔啊!僅僅殺了他還不足以洩了小的一肚子怨氣!小的有個好法子,大魔先把這虯鬍子綁起來,等到大魔和侯獨尊對決之時,讓他親眼看他大哥斃命!豈不好玩的緊?」

亂掌大魔出掌到一半,聽王霄此言也覺好玩,於是應聲說道:「嘿嘿嘿!本魔哪需要繩子,先廢了他武功,再封住他穴道!」
然後右掌再出,侯獨行一閃卻發現這竟是虛招,連忙轉身時被點了一穴,登時無法動彈。

哪知亂掌大魔點完了侯獨尊,又迅雷不及掩耳地點了王霄的穴。他不禁雙腿痠軟,直趴在地上。

「本魔雖暫時饒了你這小子一命,卻也不許你乘機逃命!」

說完便殺進其他人房裡,一個又一個殺得片甲不留。齊楚客棧裡慘叫聲此起彼落,不久見亂掌大魔出了最後一間房的門,雙手滴下鮮血淋漓。

忽然,亂掌大魔說到:「糟!時辰將至,本魔先退!」說完便施輕功,消失在門外風雨之中,徒留王霄、侯獨行兩人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不久雞鳴再起,又是隔一天的早晨了。

共 2 則回應

0
亂掌大魔出場前 原PO刻意用三段相似的段落去堆疊其步步進逼的氣勢跟緊張
這個手法很有意思
但個人看到這會覺得「直娘賊!老子還想活命啊!」
講這句話的人怎麼三天連一個字都沒變XDDD
至少變一個字 就能達到迴旋反覆的效果
其他都有微變 只有這個人都一樣 會覺得有一點點唐突(?)

BTW我只是純粹好奇
關於此篇跟下篇關於亂掌大魔似乎為時辰所限的情節
第四章他是自己心理OS感覺蠻合理得~
可是這一章他 講 出來了耶!!!
感覺微微破壞你塑造很久的神秘感0.0
還是這是一個故意的節奏XDDD

繼續加油喔~!

PS.原PO不留簽名黨以供指認(誤 嗎哈哈~
*正宗芝麻包
1
XDD B1芝麻包果真專業
每次看妳的回覆都點頭如搗蒜
Ummm這一章可能是我一時沒想太多XD
他脫口而出好像也不太自然~ 沒必要說出來吧
感謝妳喔~

*遠河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