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房子的人〉(載於衛生紙詩刊+26)

我在夢裡的都市沉睡
從她的胸前驚醒
長出肺部開始呼吸
起床時是一具白骨
拿泡在浴缸的眼球
塞進眼窩
我深吻她
我們的心臟才開始
載歌載舞
不幸
我在蓋她想拆掉的房子

巨大的房子到處走路
所以我們其實都沒在工作
中午吃她準備的潛艇堡
裡面有字條:「在所有地方,
所有東西都有靈魂
所有靈魂都是可以被吞噬的」
一群大房子在排隊過馬路
尖嘯的、帶電的、熾熱的都有
大房子往下看我們
陰影比我們的靈魂還高
我們拼命往身上吹氣
只有骨骼臟器
因為空氣就是你的皮膚
土壤就是你的孩子
她緊緊抱我說
不要動,不要呼吸,他就在你後面
是那間最最大像天空一樣高的房子
好險
他還沒完工
在爭議中延宕已久
但從不被遺忘
像從地面上長出來的
不是從上方插下去的
我們怯怯靠近
巨屋張開大門說:
「那些用黑魔法的房子
不斷做著惡夢
拆除是一種慈悲…」
然後他站起來
跳舞跳走了
跟著大房子們的隊伍
據說是搬到海裡

我從都市的夢裡清醒
讀日文系的妹妹
在看股票分析台
電視裡的人說…

老師已經告訴過你們了!
天上掉下來的刀子
不要接不要接不要接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