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門:楔子
傳送門:01
傳送門:02
傳送門:03
傳送門:04
傳送門:05
傳送門:06
傳送門:07
BY.那個人

================================================================================
08

「陛下知人重用之恩,我陳祖義此生難報,來世亦報!」「陳祖義」跪在三佛齋國王的階前。
「咳,咳,咳,將軍不必如此,將軍一身本領當之無愧。現下我已是風中殘燭,唉,三佛齋是個兵家必爭之地啊。」
「陛下放心,有我和十大首領在巨港,加上百艘戰艦鎮守,諒他是神仙也別想破此銅牆鐵壁。」
「聽說中國大皇帝懸賞你的人頭達幾百萬兩銀子!想必你有絕世武功才能擺脫各路追兵,明日大王子娶妃,比武一事就由你代表皇室,如何?」
「謹遵陛下之意!」

「我說阿爹啊,為何你不親自去見國王,還派我以你的名義去呢?這下可好,明天打拳,我收包袱到東瀛避避風頭。」陳祖義孩兒道。
「媽的,這老糊塗倒也不糊塗,等等我暗地去會會他。」
在陳祖義和三佛齋國王真正碰頭後,陳祖義要求封官,國王拒絕,雙方各退一步,陳祖義比武,陳祖義的兒子加官賜以庇護。
是日,擂台下聚集了三教九流,因為三佛齋是馬六甲海域一個重要的要域,南洋諸國皆派人前來參加,有意作政治和武力宣傳。
一炷香的時間下來,代表三佛齋的陳祖義以狡猾刁鑽的拳路先後打下了暹羅、蘇門答剌、汶萊、占城、爪哇國的拳王。
突地台下晃入一個黑袍客,衛兵甚至連邊都摸不著就讓這不速之客搶上了擂台。
「兄台是廣東人吧,兄台可否認得小弟我?」
陳祖義心中納悶,你娘的,蓋頭蓋尾,臉上還戴著面具,鬼才知道你媽長啥樣!
「高手可是同鄉,想必是想擒住本人回中國領賞吧!廢話不多說,動手吧!」
「不急,我不和你打,膽請大王子上來過過手!」黑袍客輕蔑的擺了擺手,頓時門面大開。
「你娘的,你以為你他姥姥的是誰,下賤的龜孫子沒資格對大王子動手!」陳祖義徹底被他給激怒了,滿嘴咒罵的同時也出拳了。
只見黑袍客動也不動,讓陳祖義頓時就要雙拳透體而過,霎時間,陳祖義怪叫了一聲,「操!」,拳頭打到袍上時,雙袖頓時盈風,轟的一聲擂台垮了,陳祖義飛出數十步之外,衛兵四下逃散。
「國王正看著呢!」黑袍客兔起鶻落兩個跨步就欺近大王子身旁。
「動手吧!」一個翻身,王妃被推飛出人群往國王和近衛軍處飄去。
「好俊的功夫!」陳祖義叫好道,同時納悶王子身手如此了得,為何國王還指定他代為比拳?
一白一黑,幾招對上後旋即震得兩人飛了起來。
場上此時為觀者越來越多,卻也透不出一點聲音來,強勁的氣場如渦旋一般把大家的氣息都鎖入場上,有那透不過氣的婦人一下子就暈倒了。
大王子一身功夫不似南洋武學,倒和黑袍客似出自同源,以上乘的內勁撐開一個氣場。
高手過招,不用花俏招式,純以內力比拚。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眾高手越看越覺得訝異,原本他們以為兩人會以生死相拚收場,但有那層次較高的,立馬察覺異樣,大王子正不斷將自身上乘功力源源送至黑袍客身上,感覺黑袍客也想抵制這股力量,但始終徒勞無功。
「我倆此生再無相欠。」言罷,氣絕身亡,安祥坐化在黑袍客眼前。
一陣陣長嘯,刮得大夥頭痛欲裂。
黑袍客隨著長嘯而去,陳祖義以上乘手法欲試著救回大王子,無奈,人身所有經脈像是化了一般,全無機會救活。
老國王似乎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似的,站起身來,以洪鐘嘹亮之聲交待比武結束,各路好手望見喜事變成喪事,摸摸鼻子,頓時偌大的宮殿內就僅剩陳祖義和老國王兩人。
「將軍,老叟有一事相煩,王女燕燕必須投於你門下,且務必要阻止燕燕替大哥報仇。」嚥下最後一口氣,老國王也就去了。
此時反倒陳祖義慌了,剛拉到的倒了,還要庇護別人,這是怎麼一回事,況且為何黑袍客和大王子的關係如此猜不著。
正當他心煩意亂時,王女燕燕突然上門拜訪,陳祖義招待她到前廳議事,不料她卻要求要到房內談,陳祖義心想,番女果然不同凡響,開放直接,心中亦興奮饑渴難耐。
「老天爺,你總算可有眼了,這貨色到我手上就對了啦!」
到了房內,這邊陳祖義還在喜孜孜的期待會發生些什麼,霎時,燕燕以極高明的點穴手法把陳祖義給點倒了。
「臭東西,我警告你,我投於你門下只是遵守爸爸遺言,三年後,我誓殺你一眾賊寇!」燕燕似笑非笑又帶著嫵媚得這麼說。

次年,爪哇傾滅三佛齋,王室少有倖存。

共 3 則回應

1
嗨 那個人 902
0
必須推
0
COOL~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