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晚有一天,我會到那裡面去的。」
「那裡面?去做什麼呀?」
「那還用說?當然是威威風風的當個國王,然後讓這裡的人都能開開心心過活啊!」


  從那時候開始,她就喜歡上他了。

  九歲的時候,她因緣際會之下來到了這個村子裡頭,然後她認識了當時十歲的他。
  對她來說,村子裡盡是些陌生且新鮮的事物。一個閃神,大人們就從她的視線裡頭消失。

  而回過神來,他就已經在身邊了。

  「全村的人我都認識,所以你肯定是外地人吧。迷路了嗎?」
  那時她沒有回答,於是他接著說:「那麼就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個好地方,那兒風景很棒哦!」

  那時是下午時分,他牽著她的手鑽來竄去,也走了一段不短的路。
  最終映入她眼簾的,是一棵參天巨木。

  -

  「哎呀我的小公主,這一大早的就做起白日夢啦?」

  被這一聲叫喚給召回現實,她這才想起自己還在儀態課程上補習課呢。
  「你就別糗我了,奶娘。」
  「你這孩子也真是的,聰明歸聰明,就是野了些。為什麼不好好學學怎麼當個貴族呢?」
  她這話也聽習慣了,只是聳聳肩:「可能我天生就不適合當貴族吧。」
  原本對方還想說些什麼,只聽見遠遠傳來一聲呼喊:「老虞啊,外頭下雨了,趕緊收拾衣服進來好不好?」
  「糟了,下雨啦!衣服還沒收呢。」於是虞大媽───也就是奶娘───三步併作兩步趕緊往晒衣場跑去。離開房間之前還回頭叮嚀了一句:「清華,給我好好練習儀態課程的東西,不准偷懶啊。」

  接著她便聽見虞大媽離開後中氣十足的聲音:「誰老了!你老頭子才老呢!」

  總覺得這間房子裡,一點都沒有貴族氣息啊。想到這裡,她不禁莞爾一笑。

  -

  十年可以讓人產生多大的變化?
  若是在兩天前問她,或許她也說不上來。

  但現在,她體會到那種變化了。

  -

  「我們爬上去吧。」
  「……爬上去?」
  「是啊,爬吧。不然你可就看不見我說的風景啦!」

  於是兩個小鬼在樹上樹下折騰了好一陣子,最後終於兩個人都到了樹枝上。
  她不會忘記那天看見的夕陽,那對她而言無比特別且珍貴的回憶。

  她以為他也不會忘。

  -

  從他進到清王宅邸的時候,她就注意到這個人了。
  曾經有半年的時間他們總是一起度過。她想,眼前的這個只怕她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但他看起來和以往不同。
  他的衣著變得高級了,絲綢質地的衣物上頭有著優雅的花紋。他的舉止也是,比起自己,他還更像是個貴族。

  眼神也是。但這卻讓她最無法釋懷。

  ───那時的他眼裡總是放著光,現在看起來卻只剩一片混沌……

  「很高興見到你!」她記得她當時是這麼打招呼的。
  沒想到對方的回答竟只是如此:「這是我的榮幸。很高興見到您,清華小姐。」
  「你忘了……」
  「是啊,抱歉,怎麼我就忘了呢。您好,我叫做奧多,目前在您的父親麾下擔任監軍一職。請多指教。」

  打完招呼後,他便沒再主動開口向她說話了。

  -

  「你晚上都不用回家嗎?」
  「……其實我不知道家在哪裡。」
  「不然我來幫你找吧。嗯……不過我不能出城呢。有大人在才能出城門。你家很遠嗎?」
  「我家,很遠很遠。不過最近好像要搬到附近住。」
  「你第一天來?」
  「是啊,我第一天來這裡。」
  「那麼我知道你家在哪裡了。跟我來吧。」

  說完,他俐落地跳下樹枝。
  她便有樣學樣地跟著跳了下來。

  -

  「奧多,這幾個小夥子就交給你了。國王把這幾個年輕的貴族交付下來,我可不放心交給其他人啊。」
  「是。我會把他們訓練成征戰沙場的好將領的。」
  「嚴格一點也好,看看能不能順便磨磨他們的性子。」說著,清王公哈哈大笑,便離開了練兵亭。
  於是奧多斜眼看了一會在平台上對練的兩組人。二王子倪逡和鎮王公的大兒子鎮離兩人打得激烈,劍擊交響此起彼落。
  不過在奧多看來,鎮離大概只是給二王子面子所以沒有馬上挑掉對方的劍吧。

  另一組人就更糟糕了。
  當今的國王擁有兩支直屬於國王的軍隊,一支平時就分布在皇宮內,名為禁軍。
  另一支則是替國王執行各種任務的特殊軍種,平時並不為人知。知道他們的人給他們起了個名字,叫做「黑鴉」。

  現在兩個繼承人打得難分難捨不可開交,看上去就像是不死不休般,直讓奧多眉頭大皺。
  是不是該直接上去讓兩個人停手呢?他在心裡默默想著。

  眼前的四個人都有十九二十歲,裡頭最大的鎮離更是二十二歲,比起奧多還年長了一些。
  總之,為了以後的管教方便,先來個下馬威好了。

  「欸,你們四個。」
  四人聞聲皆是停下了手中的武器。原本還有人想趁亂偷襲對方,卻被奧多瞪了一眼。
  「來玩個簡單的遊戲吧。」他抽出劍,「能夠有人在一刻鐘裡面傷到我分毫,那麼這半個月的課程,就換他當老大。」

  -

  「不然每個下午都來找我玩吧?」在新家前面,他突然這麼說。
  她不敢答應,她真的沒有把握可以溜出來。
  「如果不知道要怎麼溜出來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教你哦。」

  那時,她在他的眼裡,看見了光。

  而現在,她在窗邊遠遠地看著他和其他人對練的身影,卻怎麼樣也沒辦法捕捉到如同以往的光芒了。

雨天

共 1 則回應

0
時間和視角交錯的寫作
但是卻不會讓人覺得混亂

文字很緊湊
整個故事的世界觀也很清楚

感覺只是中篇有點可惜
這樣的結構希望能長一些讓人回味(亂許願


玄依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