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不用帶了,我有,向南方走去另一個小村落換馱獸,大約六天就能趕到河岸對面!」霍姆說。

凱因絲非常震驚,急著準備衣服,但她心想,米柯瑞斯經常往來南北邊,經驗非常豐富,她不認為米柯瑞斯會冒著這個天氣從南邊往北走,不是認錯人,就是有什麼急事,只希望他能平安就好。

出發前,凱因絲親吻了辛蒂的額頭,並且告訴辛蒂,千萬別出門,霧雪天會讓小孩生病的,而濃霧會讓你找不到回家的路,說完便與德克他們離開了。

「看來你可以讓我進來了,外頭真的很冷。」木格斯說著,便自己把窗子打開
而辛蒂正在思考著大人們的對話,並沒有理會木格斯。

「如果妳在擔心那是妳爸爸,那我告訴妳不必擔心了!」木格斯表情認真的爬進窗戶。
「他這麼厲害又這麼有經驗,那絕對不是他,一定是看錯了!我爸媽他們只是想看到人求個安心罷了!」

「是嗎…」辛蒂低頭,臉上還是掛著擔心的神情。

「當然!我那偷溜出門還有爬樹的技巧可都是他教我的!」木格斯拍掉身上的雪。

「也對!爸爸不會有事的!」辛蒂抬起頭來看著木格斯「妳怎麼自己進來了!我可沒說你可以進來!」

木格斯沒理會辛蒂,顧著跟吉米玩耍,木格斯沒有養松鼠,雖然他想養,但是他總是抓不到松鼠,不管用了多少方式,最後他放棄了,她把吉米當成是他自己的松鼠。

夜晚,雪下得越來越大,木格斯已經無法回去了,只好跟辛蒂在爐前取暖,木頭發出的聲響越來越清楚,越來越大聲,兩人害怕的將自己包在各自的毯子裡,溫暖許多後,兩人都睡著了。

「碰!」午夜時刻,突然從樓上傳來巨大的聲響。

兩人被驚醒,辛蒂馬上意識到,今天媽媽沒去剷雪,如今雪又下得這麼大,肯定是閣樓的屋頂塌了,但是現在出去外面非常危險,雪可能已經能蓋過她的膝蓋。

「我們上去看看。」木格斯說

「閣樓的鑰匙在爸爸的櫃子裡,但他說過我絕對不行開他的櫃子」辛蒂回答

「如果雪飄進閣樓,那閣樓所有東西都要濕掉了,甚至雪如果融化,到時後可不是我要打掃而是妳喔!」

辛蒂想了想,雖然不想違背父親的命令,卻更不想打掃潮濕的地板跟閣樓,況且沒人在家,又有木格斯可以幫忙。

「好吧,在這等我我去拿!」辛蒂快速跑向爸爸的房間。

爸爸的房間陳列了許多書籍與一些雕刻,桌面相當乾淨整潔,所有文具書架擺設都井然有序,卻蒙著一層灰,書桌下面有三個抽屜,最下面是一個鎖住的抽屜,但卻沒有鑰匙孔能打開,辛蒂曾經聽到父親把閣樓的鑰匙放在第二層抽屜,第一層抽屜是一些考古的放大鏡、軟毛刷、手套等之類的工具。

於是她打開了第二層抽屜,看見了一把深綠色,青銅製的鑰匙,他直覺得認為閣樓不是這把鑰匙,他翻了翻櫃子深處,卻發現櫃子裡一只有這把。

「怎麼會?我明明就看過爸爸從這裡拿了閣樓的鑰匙。」

反正也沒有別的鑰匙,他就拿著這把青銅鑰匙出去了。

「怎麼這麼久?正要跟妳說不用拿鑰匙了!」木格斯指向閣樓的樓梯。

「噢不!」辛蒂煩惱的說著。

屋頂的一個木板正好砸到閣樓的門鎖,而門鎖就這樣壞了,所以門是開著的,意味著雪可以直接飄進家裡。

「該怎麼辦?」辛蒂問。

「我剛想過,我們可以把那片壞掉的木板擋住閣樓的門,至少妳不用打掃家裡面,而且不會那麼冷,至於閣樓嘛!我們是沒有辦法補好這麼大一個洞的!」此時的木格斯像小大人一樣說著話。

辛蒂想了想,說「也只能這樣了」

辛蒂心想,至少不是她弄壞的,凱因絲回來也不會責怪她,只是要清掃閣樓真是件麻煩事,想到就令人頭疼。

辛蒂與木格斯拿了油燈後,一起爬上了閣樓,那老舊的閣樓樓梯發出詭異的摩擦聲響,辛蒂深怕會跟屋頂一樣倒塌。

辛蒂從來沒看過閣樓,更何況他這次要進去,很興奮也很害怕,因為米柯瑞斯不准她進去,以往米柯瑞斯進都是非常謹慎且快速的進出閣樓,出來之後一定會鎖好門,自從有一次他從東方帶了一個包裹回來,將它關在上面後,米柯瑞斯就有好幾年沒有再進去了。

木格斯可不知道這件事,他們家的閣樓藏了一些乾糧與工具,所以非常好奇的木格斯在後面催促著辛蒂快點。

閣樓非常昏暗,雪很大,月光照不進來,只能靠油燈的光去照,兩人在閣樓搬起了那塊很重的木板,重到辛蒂搬著它幾乎無法行動,兩人正準備把木板放到門旁邊時,雪在手上融化害得辛蒂的手非常濕滑,一不小心手就滑掉了,木板應聲倒地,震了一下連木格斯也放手了。

這時,辛蒂後面的櫃子發出沙沙沙的聲音。

「快閃開!」木格斯大叫後將辛蒂往旁邊拉了一把。

轟然巨響,櫃子上許多陳列的物品都掉了下來,辛蒂跌坐在一旁,並沒有被東西砸到,一陣灰塵瀰漫之後,木格斯走向一個用怪異深橘色皮革包著的包裹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