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性情漂泊,或許是從海軍旅途開始的。

「我拋棄了所有的憂傷與疑慮,去追逐那無家的湖水,因為那永恆的異鄉人在召喚我,他正沿著這條路來。」
──泰戈爾‧《探果集》

我沿著這條路走去,蘇澳已是我第一個,也是我最終寄情的所在。

忘了哪一年了,猶記得初來此地時,出蘇澳車站,一片曠闊及濕漉。天是灰濛一片,伴著細而綿密的雨水,撐著傘,水珠還是順著傘骨,沿著我的行李箱,至輪子一圈圈地溜滑下來,覆至地面。蘇澳的天空,似乎揉雜了冰冷淚水,與一點離別的氣味。

那時什麼都沒多想,我只是拭去了眼鏡上濕薄的水氣。開始漂泊。

而後來,光陰荏苒,不知踏過幾許寒暑,船艦上已經有許多成員,也目送許多離去的背影,目送了上一個軍港,航來下一個靠岸。再次回到蘇澳時,是晴天,天空湛藍,橘金色的陽光溢洩下來,輕輕撫在鐵灰的軍艦上,好似有層燙薄的膜浮在上頭,風吹送來海味,是弟兄們辛勞汗水的微鹹。清朗的,細微的。

那時離家太遠,想家了,我輕輕拭去目光的餳澀黏滯。依然漂泊。

之後停泊蘇澳軍港的幾天夜裡,某次一個冷不防,我心緒給漩入了一極空洞淵黑。不知何由,我幽然地望著無圻的夜海,卻感覺那袤廣無邊中,好像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任由神魂洇泳八荒,四海流浪。只是好憂傷,好憂傷。

這裡的山重水複,令我迷惘了,陷溺了。我思念故鄉,而蘇澳,它不是故鄉。

忽地,唰的一聲,紫靛的晚夜天際線劃亮了一道光線,流星,不一會兒,迸出了滿天的閃閃眨眼,星辰銀亮我幽黑的瞳仁,霎時,有滿燦白爍的星星暈化成一圈一圈,朝著我心靈空谷飛進,接著踏響了跫音。月亮若如詩人詠唱般的,像一枚又大又圓的銀幣,光芒輝映,光線柔和的澄波,癒復了我沉湎憂傷的心魂。靜靜地,我的心平靜下來了。好平靜。

欣賞造物者贈予蘇澳的天工,優美山川,壯麗夜海。我訝異,這無聲之間, 潺湲海流悄悄倚仗獨有的風華,不知吸引了幾許少年壯志洇泳,瀟灑了舉世萬代的熱血豪情,一望無際的海洋似乎在引領你,召喚你。

我深深地,深深地被吸引。此時此刻,我心繫此地──蘇澳。它竟然好似故鄉那樣,血地般牽引著我地心跳脈搏。是的,像故鄉……

「啊,故鄉,故鄉是什麼?
所有的故鄉都是異鄉演變而來,故鄉是祖先流浪的最後一站!」
──王鼎鈞

故鄉是漂泊者的第一站,也是他們的最後一站,如我亦然。
忘了哪一年,猶記得再別此地時,出蘇澳軍港,一片廣闊及浩瀚。天是霧濛一片,伴著密而纏綿的雨水,戴帽子,水珠還是順著帽沿,行著我的髮梢,至衣裳一絲絲地溜滑下來,覆至甲板。蘇澳的天空,似乎糅合了涼沁雨水,與一點壯行的氣息。

那時什麼都不再多想,我只是拭去了眼鏡上濕薄的水氣。再次漂泊。
我性情漂泊,或許是從海軍旅途開始的;我性情漂泊,從蘇澳開始,因我情寄蘇澳。


/


萬年舊文,當兵的時候寫的。
那時候投稿到外報可以賺榮譽假,所以在網咖速寫了這一篇。

回頭看的感想是:原來每個人都有過去呀!



2087

共 5 則回應

太巧了,最近在讀沙林傑的傳記,正好有一大段都在寫沙林傑軍旅生活。
寫著D-Day,寫著德軍,寫著諾曼第,寫著弟兄被炸爛的身體,寫著他的PSTD
相較之下你的軍旅生活很詩意呢,世界和平真好 (菸)
B1 唉,只能說國情不同了。在台灣當兵,其實坦白說一堆人都在寫狗腿文,能夠多放一天假就多放一天,事實上過得沒那麼詩意,只是「自己如果不這麼看待,日子就過不下去,稿子就不能上稿」(雪茄)
狗腿文XDD 實在是太好笑了 慶幸我不必當兵R~ 要我寫的話,只能抄梅花梅花滿天下的歌詞

欸不過還有一件很巧的事情是沙林傑也是在軍旅生活中淬鍊自己的文筆的
海軍是都在船上欸~我也想要出海冒險🙋

B3 哈哈寫狗腿文的確也算是淬煉文筆的一種啊!事實上我認為在軍隊生活很悶,大概會讀很多奇特的作品,想當初我還看過《窗邊的小荳荳》啊。

B4 哈,我只能含淚說,加入國軍,成功不凡未來!想坐船的話,基隆港附近有一些不錯的店家喔。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