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 發生了多久我已經不記得了
大約七八歲 也可能是國中高中
無所謂
我的記憶本來就是亂成一把的碎片 我碎念著
背後的女人撫摸著我赤裸的頸項
讚嘆地說道:這麒麟...真是栩栩如生
指尖柔軟的觸感深入膚底 我的毛孔變得敏感
要是我的四肢現在沒有這些礙事的鐵鍊 我想我大概會以為在天堂
我緩緩地騰動沉重的手腕 厚實的鐵鍊碰撞聲讓我確認我還活著
女人繼續問道 背上的這條麒麟從哪來的
嗯 印象中 曾有個乞丐蹲在我家騎樓躲雨
我母親讓我端碗熱粥給他
老人抬起用布條纏著的眼 對我笑了笑
對我道:我來自彼岸 到這兒時我身無一物 但你給了我全部
這孩子 就留給妳當個紀念吧
語落便用指頭往我後背上點了幾下
登時感到背如火灸 但卻不感到疼痛
女人的聲音打破我的回憶
:所以...你背上這條麒麟是他弄得?
他說這東西是有生命的 會隨著我的成長而有不同的樣貌
:所以你有看到他動過嗎?
:沒有
我要是現在跟你說有隻會動的猛獸正裝死躲在我的背上 還不嚇死你們呵呵
:靠 到底花大把時間把你抓來要幹嘛 還要我在這看著你
這時有人走近囚房 將鍊條從椅子上放開
我像條狗被牽著走了出去 彷彿要被槍決的前夕
他們帶我到另一間更大的囚房 月光從窗戶的縫透了進來 配著夜風 更顯冷峻
那些人拿木板遮住窗戶 打開了手電筒照往房間中央
桌子上原來有坐著一個人阿 我還真沒注意到 咦?
怎麼有股福馬林味? 我看向桌上的人
一個帶著細框眼鏡的斯文男開口了
:你好 我是這裡的典獄長 這位我要向你好好介紹 他手指向桌子
:這位是 "雄鹿" 我們逮他時死了幾十個人 不過這也算值得了
:他的魂魄非常堅韌 挨了幾百發的子彈才倒下來 這樣珍貴的實驗品 我們為他防腐了
:我想 你大概知道我想做甚麼了吧? 他笑得非常燦爛 才怪!
我:我靠 你們想把我也弄成藝術品是嗎!? 開甚麼玩笑阿
看向桌上那具滿是燒焦痕跡與孔洞的屍身 我嚥了口口水
典獄長:不服氣的話 殺光我們 然後逃出去 他拍了拍手
四周數十名全副武裝的獄卒走了進來 大量的紅點瞄準了我的腦門
:你還有另一個選擇
:說吧...
:用你沒有坦白的力量 去為我們捕捉其他猛獸
:我不能不答應吧? 我兩手作投降狀
沒想到典獄長非常興奮地衝了過來 握住我的手
:我就知道你是個明理的人! 他激動地笑著
:不過呢 我們還是得試試你的實力 語罷他躍步向後 拍手示意開槍
我眼角的餘光瞥見一輪齊射的鎗火亮起 我無奈地舉起右手
纏繞在手腕上的火幕將子彈融化 一滴一滴滴在地上
典獄長吹了個響亮的口哨 拍手向我這走來 表示讚賞
:好的 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當然成功會有獎勵的 他燦笑著
他口袋中拿出一疊照片
我雙眼赤紅 照片上的都是我的家人
:別怕 我們只是好好的"保護著"他們 你的任務成功後 他們就是你的了
完成準備後 我便步出了這所巨大的軍方牢房
首先要狩獵的是
"巨象"

無聊閒嗑牙用的 勿鞭
-Ru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