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了教室,四處都散發早餐的氣味。對於正在發育的青少年而言,無論時間多晚,無論是否正趕著7:30的鈴聲,同學們都一定要提著裝著早餐的塑膠袋,緩緩地走進教室。
人聲鼎沸,這種光景看似習以為常,但我們都知道,快了!再過不久這些都將變成大夥腦海的一幅畫。
第三年了,距離畢業的日子也不遠了,或許期待或許無奈,經歷了學力測驗,每個人都得離開去到不同的地方,當然我與我的夥伴也不例外。
我:你想要去哪呢?
小男孩:不知道,只要離開台北都好,但我想你明知故問,你老早就決定好了,憑你的成績我們還有選擇嗎?
我:你也可以勸我留下阿,如果你不想離開家的話,雖然我知道你一定勸不動我,但我知道,有一天我遲早得回來。
小男孩:好了,別說這種沒有意義的話,無論你在哪我就在哪,既然你也知道還會回來,那就當作是旅遊吧,更何況你來說可能是旅遊,但對我而言似乎沒那麼簡單。
我:咦!你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小男孩:我有感覺當我們離開的時候有些事會蹺蹺的變化,但我也只能說這麼多了。
我:恩..........
小男孩:這次你不好奇嗎?好奇我說的話
我:算了吧,想說你自己會說,逼著你也沒用。

我趴在欄杆前默默地與小男孩對話,我記不清楚我甚麼時候開始能夠跟小男孩對話,我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他為甚麼出現,一開始我挺害怕的,但日子久了,他卻成了我的朋友,他的脾氣幾乎跟我一樣,甚至連講話的方式也如出一轍,他不會干預我的生活,只當我在做決定或特定情緒爆發的時候會特別多嘴,當然無聊的時候他也會跟我聊上兩句,但有時候也會突然消失一陣子,至於為甚麼會消失,我曾問過他,但他似乎都會裝作沒聽見,來來回回幾次,我也再也沒興趣他消失的原因了,當然,我們也會吵架,各式各樣的原因都有,但大多都是鬥鬥嘴,沒甚麼強烈的爭執,當然凡事都有例外;有一次在我難過的時候,小男孩在一旁嘆了氣卻默默不語。
我忍不住說:難道你一點安慰的話都不說嗎?
小男孩:既然還能要求別人安慰你,可見也不需要安慰了
我:那你出現幹嘛。我撕心裂肺的吼出了這句話,但話一說出口我竟然感到了舒坦!
小男孩冷漠地說:如果吼我能讓你舒服那你盡管吼吧,看有沒有辦法把我吼走,你以為我的出現只是為了讓你感到舒服嗎?
當下我沉默不語了,我突然不在乎我為甚麼難過,因為這是小男孩唯一一次跟我提到為甚麼他會出現的線索,當然正當我想開口問他的時候他竟然後開始打啞謎。
之後我開始反覆思考為何小男孩會出現,但更多的時間是他是否會離開,如果會那又是甚麼時候呢?
一大早就這麼悶熱,走廊上陪我趴著欄杆的同學漸漸地多了,沒辦法,天殺的教務主任規定一大早不能開空調,在這裡看著一樓的菜鳥進校門大概也是早晨最大的樂趣。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