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風來。
沿著蜿蜒的坡而上,與下行的人們擦肩,藉此帶走一些人們賴以為生的溫度。
在石板上坐擁一片草原,面前兩側匯流的道路伸展,掀開帽袋抬頭,眼角收留被城市燈火驅逐出夜色的雲,它們流浪。
時而,風撐開未繫緊的帽袋,壓扁、伸縮。
任憑視線只剩下遮蔽著的視野,仍羞於被人用視線捕捉到自己的影子,將如夜風附耳呢喃般敏感。
於是恍然醒悟自己的愛與關懷是有限的,但分割它們卻難以度量如夜風,夜風,它們捎來拾來的熱情,被獨自擁抱時卻又那麼溫暖而知己。
喂,我說。
風,若是交換一點溫度,我願意安撫這份孤獨與憂鬱,
在懷裡,因它們是和美麗共存共滅的,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