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底下人車鼎沸,扶著欄杆、跳上僅及腰的牆,
我一躍而下。

撞上地面的瞬間清醒,原來是夢,
而我在夢裡無數次的殺死自己。
為了可以早一點去見你。

怎麼這麼吵?眼前剩下一片血紅。
不要碰我!別吵!好吵!痛…好睏……
啊、是我啊,剛剛跳下樓的人。

這是第幾次了呢?這場夢,何時才會醒來呢?
我什麼時候才能去見你呢?
一心尋死的我,終於死了嗎?

只是時光流轉,腳下人車鼎沸,而我,
一躍而下。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