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陰雨綿綿的天氣,街道的一角被人棄置的垃圾堆,因受潮而散發出比以往更濃烈的惡臭,使的路上的行人紛紛捏著鼻子快速走過,順便感嘆一下亂丟垃圾的人真是沒公德心。

在垃圾堆的一角,一個骯髒的玩偶靜靜躺在垃圾堆上。上頭沾滿了汙泥,依稀還有幾處破損的地方,露出了白色的棉花。只能從形狀上大約看出是一隻泰迪熊。

此時的它,無神的塑膠眼睛望著陰暗的天空,回憶起他尚未被丟在垃圾堆裡的過去。

那時的它身上沒有傷口,也沒沾染上難聞的臭味。

它的主人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她不愛笑,但笑起來兩頰上會浮起兩個甜甜的酒窩。
 小女孩很喜歡它。她時常抱著它,坐在家中庭院刷得粉白的長椅上,跟它說話。即使知道它無法開口回話,小女孩依舊樂此不疲。

每一次,小女孩總會仔細地將細節說得清清楚楚,像是怕它聽不懂似的。彷彿在他身邊的不是一隻泰迪熊,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朋友。

是的,一個朋友。它知道小女孩其實很寂寞。儘管她的父母非常愛她,但工作忙碌的他們卻無法時常陪伴她,讓小女孩只能把它這個玩偶當成朋友一樣聊天。

小女孩雖然天天都去學校上課,可生性內向的她始終無法讓自己融入同學之中,只能抱著它一個人縮在角落。回到家又會坐在庭院的長椅向他訴苦。

在那之後不知過了多久,小女孩仍然每天都和它訴說同樣的煩惱。不同的是,漸漸多了一個人。

它見過,那是轉到小女孩班上的一個面容姣好的小男孩。

一開始只是隻字片語,但久了以後小女孩甚至不再提起困擾她多時的煩惱,話題全在那人身上打轉。

據小女孩說,她見到小男孩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可又不好意思向小男孩表達對他的好感,只好每天抱著它跟在小男孩身後。一臉欲言又止。

事後想來,它真不希望小女孩遇上他,因為那人正是它被拋棄的原因。

某一天,小男孩終於不耐煩了。口氣不善的要小女孩別再跟著他。

小女孩的臉嚇得慘白,只得支支吾吾告訴小男孩她喜歡他,抱著它的手力道逐漸加大。

最後,小女孩哭著回家。

她邊哭邊抱著它飛也似的跑進自己的房間,將身後父母焦急的呼喊鎖在門外。小女孩趴在自己柔軟的大床上嚎啕大哭,而它則在進門時就被丟到地板上。

因為小男孩不但馬上拒絕了她,甚至不顧小女孩越加難看的臉色,用一種充滿惡意的眼神盯著它,嘲笑小女孩幼稚,都多大了還在玩娃娃。

就算時隔許久,它仍然記得當初見到小男孩嬌嫩的小臉上那不加掩飾的、滿滿的惡意時,體內不由自主竄起的寒意,從它的腳底一路直衝上腦門。

連它這樣一個沒有血肉的玩偶都懼怕得顫慄不已,又何況是從小被父母呵護疼愛長大的小女孩呢?

傷心的小女孩只好抱著它無助地哭泣。

小女孩埋在手臂之中的頭突然轉向它,陰沉的小臉看不出情緒,臉上還帶著幾滴淚和未乾的淚痕。紅腫水潤的眼裡帶

她猛的起身,把它從地板上粗魯的抓了起來。發了瘋似的用力拉扯它的四肢,直到上頭的縫線斷了,內裡的棉絮露出仍歇斯底里不止。

之後,它被小女孩丟到了垃圾桶裡,沒多久又從垃圾桶轉移到現在這個路邊的垃圾堆。再也沒見過她了。
  
 曾經的它,真的以為自己永遠都會是小女孩最好的朋友。就算小女孩長大,不再需要它時刻陪伴。它也想過從此它會被堆置在倉庫的一隅,隨著時光流逝變的骯髒破舊。它想過很多種可能......
 但卻沒有一個是像現在這樣,潮濕的棉花從傷口外翻,四肢不全的躺在濕冷的雨中。身邊與它做伴的不再是內向害羞的小女孩,而是一個又一個垃圾堆。

 就像它一樣,不再被需要的垃圾。只能靜靜的躺在這裡,直到人們將它們清走。
 真不知是該難過還是該笑,小女孩竟然為了一個差勁的小男孩就這樣荒謬的將它拋棄。
 雨下得更大了,冰涼的雨水緩緩淹沒它的身體。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