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用俯拾即是的方式去靠近妳

哪怕總是寤寐思服

夜裡輾轉反側

我有多想念妳

一切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

似乎習慣了等待

沒有誰可以替代誰

永遠都是心裡住著的那個她

最唯美

一個人的時候

常常會想剎那芳華的孤寂

最終會屬於青燈古剎

那無暇的微笑

我明白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