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那夜晚
我紋上了狼圖騰
青黝的細絲
交織的是英雄
是天地
是騰格里下
罩著無邊的山
與無邊的茫茫草原
如續續的珍珠是你的淚水
就灑落在大草原
為來年的花點上了容顏
餘下的
無意地被牧民拾起
剩下的被騰格里帶上天
化作天狼的一抹星光
哪有馬匹曾經越過雪山
哪有獵人曾經走過荒原
敖包上的裊裊白煙
是促著人返家的狼煙
白煙裊裊
反道而行
青色鬃毛的馬不曾停蹄
牛皮製的馬鞭也不曾停過
直到陷入黑夜中的點點螢光
狼嚎整夜不歇
白毛風整夜不停
破天的槍響
混入
白雪上拖著點點鮮紅
像是你的臉
又像是遙遠的東方
盛開的那朵玫瑰
狼山的白狼
就躺著餘溫的槍桿
剩下雪白的狼筒子在包上飛展

在麥田的守望者

共 4 則回應

0
寫得很有味道
我仿佛聞到遊牧民族大草原的味道
與牛羊遷徙的蹄聲
0
喜歡你的選詞跟節奏

牛皮製的馬鞭也不曾停過 這句的 停過 好像換個詞會比較好~(純屬個人想法)
0
狼圖騰啊……
它還被我放在書架上 看不到一半XD
0
B3 這正是讀了很多"狼"的小說之後寫出來的,我的《狼圖騰》阿,不出到埋沒在哪座垃圾山理了,哪天還要再去收一本~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