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皮革很貴耶!我看過這個,我爸說這是東邊密林的一種野獸的皮,只有當地人能捕捉得到這種野獸,而且這種野獸非常兇狠,當然皮革價格也不斐。」木格斯像挖到寶似的仔細摸著那塊皮革。

「別亂拿,木格斯!這裡的東西連我都不知道是什麼!」辛蒂有點生氣得說。

「妳家閣樓有的東西總不會有怪獸吧!可能是很珍貴,所以才不准妳進來。現在好啦,寶物東西都掉滿地了。」木格斯擺了擺手。

「總之你別亂拿!我們下樓,把木板移過來擋住門就結束了!我受夠這裡的灰塵跟雪了!」辛蒂生氣並且想把那包裹搶過來時,他看到皮革鬆掉的地方,露出一個金色的鑰匙孔,她馬上想起,她口袋中的鑰匙是否就是能打開這麼包裹的鑰匙?

鑰匙孔連接著一只箱子,辛蒂雖然很乖,但小孩總有好奇心,她也很想知道這裡面是什麼,就如同木格斯所說的,總不會有怪物跑出來吧!於是他把鑰匙給木格斯看。

「你看這鑰匙。」
「鑰匙?」
「對,可能就是這箱子的鑰匙!」辛蒂低頭看著鑰匙。
木格斯把包裹放在地板上拆開,包裹裡面是一個木製卻帶有金邊與青銅邊的箱子,上面有一些刻痕,看起來不像刮到的,應該是一種文字或者符咒,只是很淺、很不明顯了,木格斯拿了鑰匙出來對照。

「真的耶!」木格斯覺得這箱子裡肯定有寶物。

「現在我們下樓把木板移好,就來看看這箱子有什麼!」辛蒂的好奇心也出現了。

「好啊!」木格斯早就躍躍欲試。

兩人移完木板後回到客廳,看著箱子。

「妳來開!畢竟這是妳家的,給妳當第一個!」木格斯興奮的看著辛蒂。

辛蒂接過鑰匙,將鑰匙插進鑰匙孔,輕輕的轉開。

「快轉開吧!」木格斯心急的說著。

「我在試了阿!」辛蒂說「這好像卡住了!」

「不會吧?」木格斯接過鑰匙試著轉開,可以插進去,卻無法轉開。

「被妳騙了啦!這不是這箱子的鑰匙。」木格斯失望的說。

「但是爸爸的房裡就只有這個鎖,如果他不是來開這個箱子的,那會是開哪一個鎖的?」辛蒂也非常疑惑

「該不會是開妳家廚房放醃菜的櫃子的鑰匙吧?」木格斯語帶玩笑的說著。

「怎麼可能是醃菜櫃!你怎不說你家的醬瓜櫃?」辛蒂反駁他。

正當木格斯要跟辛蒂鬥嘴時,辛蒂突然站了起來。

「櫃子!對阿櫃子!」她自言自語說。

「什麼櫃子?」木格斯疑惑的看著他。

「跟我來!」辛蒂拉著木格斯跑上樓。

「就是這個櫃子?」木格斯問。

辛蒂看著爸爸的書桌,第三層的櫃子,櫃子是鎖著的,打不開,但卻沒有鑰匙孔,於是兩人開始上下找尋鑰匙孔,看得見的地方到處都沒有找到。

「怎麼會有書桌櫃子有鎖卻沒有鑰匙孔?」木格斯說。

「一定有!一定在哪裡,只是我們還沒找到!」
「我們都找過了啊!」
「背面!背面還沒找過!」

「對耶!我從來不知道你原來這麼聰明!」木格斯興奮的將靠牆那面移開。

「找到了!就是它。」木格斯興奮大喊。

於是辛蒂將鑰匙插進鑰匙孔,轉了一下,清脆的開鎖聲讓他們興奮不已,他們繞到書桌前,緩緩拉開抽屜,抽屜裡什麼也沒有,只有另一支青銅鑰匙,比原本那隻更長一點。

「這才是那箱子的鑰匙吧!」辛蒂說。

「試試看就知道了。」木格斯說完就把鑰匙拿著走下樓了。

「妳說為什麼妳爸要把這東西藏得這麼隱密?」木格斯問。

「我怎麼會知道!說不定這是她要給我的成年生日禮物!」辛蒂說。

「那是多久以後的事了!這麼早就在準備?」

「如果不是那會是什麼?」辛蒂問。

「開了就知道!」木格斯說完,把鑰匙插進鑰匙孔,一轉,果然開了,他小心翼翼的將箱子打開。

「這是?」辛蒂問。

「果然是生日禮物!」木格斯說。

裡面只有一本書,看起來很長古老的書,書還用很新緞帶綁著,很大本,很厚重。

「我想妳爸希望你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木格斯竊笑。

「你少在那邊取笑我!說不定你爸給你的是一包種子,要你學會在這種天氣種菜!」辛蒂氣呼呼地反駁。

「說不定這本書就是在教你如何在雪地裡種菜呢!」木格斯說完哈哈大笑。

辛蒂生氣得伸手去抱起厚重的古書,想打開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書,就在辛蒂將緞帶解開的瞬間,書頁裡串出一股黑暗,壟罩了整個客廳,木格斯停止了他的的笑聲,但笑聲卻在空氣中迴盪,是一個女人的笑聲,無比尖銳刺耳,伴隨著突然颳起的強風,藝團黑霧從書中竄出在空中旋轉,圍繞著整個客廳,辛蒂嚇得說不出話來,緊張的她向後退,腳拌到了箱子,一不小心將書摔落地面,此時,書本被風吹得開始翻頁,一頁一頁裡彷彿看見了書頁間,有個消瘦的黑髮女人對著她笑,而女人的雙眼緊盯著辛蒂,雙頰開始凹陷、乾枯,眼白由內而外慢慢變黑、眼角滲出鮮紅色的血,四周的牆壁也滲出暗紅色血液、窗戶及大門發出各種敲打的聲音,辛蒂害怕得閉起雙眼,卻感受到一股冷冽的氣息撲向自己,四周圍繞著急促的喘息聲,而女人的笑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大,就在辛蒂受不了那尖銳的笑聲時,笑聲嘎然而止,四周也跟著安靜下來,辛蒂感受到一雙冰冷粗糙的手撫摸著她的臉頰,手心滲出一股股血液,腥味越來越濃烈,辛蒂不敢張眼,也怕得無力掙扎。

忽然間,書本中發出的喃喃咒語聲,低沉的聲音讓四周顯得更加寧靜,辛蒂此時辛蒂才發現那女人的手已經不在臉頰上了,也沒有感受到那女人的喘息聲,她鼓起勇氣張開雙眼,房間所有的家具飾品全被吹翻的亂七八糟,辛蒂正想找尋木格斯時,卻看到木格斯懸在離地一公尺的空中,全身不停抽搐顫抖,雙眼已經翻白,就在辛蒂驚恐之餘,書裡突然伸出了一隻黑色且細長手,抓住木格斯的腿並將他拉進書裡,接著,辛蒂也感覺到她的雙腳騰空,瞬間一陣暈眩,然後眼前一片漆黑。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