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而不說者,爭也。」──荀子

譯:跟人辯論不說服對方,這是爭論。

事實上,很多人聰明,擅長分析、拆解別人的立論,否認他人的觀點。
坦白來說,但凡你有爭端之心,爭勝之心去與人辯論,那是爭執,而沒有達到說服對方的目的了。

「凡鬥者,必自以為是而以為人為非也。己誠是也,人誠非也,則是己君子而人小人也。
以君子與小人相賊害也......豈不過甚矣哉!」

譯:舉凡有鬥爭之心的人,都自己覺得自己觀點絕對對,而對方絕對錯。如果真的是你對,而對方錯,
那你就是君子,而對方就是小人了,那你爭得面紅耳赤幹什麼呀......這究竟是哪招呀!

凡是想說理以達到說服他人,先必須有個觀念是:所謂觀點,沒有絕對正確,或者絕對錯誤的。
在我承認你的合理性的情況下,那麼誰的觀點在此刻的戰場上更為重要呢?

也許說服的開端就是,徹底的同意對方,包容對方的觀點。

舉例而言,有人所謂「騎驢找馬」(這顯然是人身攻擊了)的愛情觀,
若是我同意你的愛情觀點,如果我們兩個人的看法都沒錯,那麼為什麼我們此刻不能相愛呢?

或許,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的去了解對方,而對方也不敢輕易的談談這樣的愛情觀呢。
包容這樣的觀點,或許才能夠有機會說服,或是更能體現所謂的愛吧。

如果我們都想贏,為什麼此刻我們不能雙贏呢?



/


如果照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在其著作《正義論》提到的「無知之幕」,
或許決定哪一個是更適合愛情的遊戲規則前,我們都應該假想自己眼前都有一個布幕,
遮蓋了我們的視線,以防止預先知道進入遊戲後,我們是什麼樣的地位、角色。
從一個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角色的狀態,去討論遊戲規則是否合宜,想來較為公平。

像是當你不知道你是奴隸主,或者奴隸時,來討論奴隸制度,就比較能評斷這制度的優劣了。
如果筆戰時對手能夠如此假想,那真太好了!

匿名筆戰經年,時光之悠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