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而不說者,爭也。」──荀子

譯:跟人辯論不說服對方,這是爭論。

事實上,很多人聰明,擅長分析、拆解別人的立論,否認他人的觀點。
坦白來說,但凡你有爭端之心,爭勝之心去與人辯論,那是爭執,而沒有達到說服對方的目的了。

「凡鬥者,必自以為是而以為人為非也。己誠是也,人誠非也,則是己君子而人小人也。
以君子與小人相賊害也......豈不過甚矣哉!」

譯:舉凡有鬥爭之心的人,都自己覺得自己觀點絕對對,而對方絕對錯。如果真的是你對,而對方錯,
那你就是君子,而對方就是小人了,那你爭得面紅耳赤幹什麼呀......這究竟是哪招呀!

凡是想說理以達到說服他人,先必須有個觀念是:所謂觀點,沒有絕對正確,或者絕對錯誤的。
在我承認你的合理性的情況下,那麼誰的觀點在此刻的戰場上更為重要呢?

也許說服的開端就是,徹底的同意對方,包容對方的觀點。

舉例而言,有人所謂「騎驢找馬」(這顯然是人身攻擊了)的愛情觀,
若是我同意你的愛情觀點,如果我們兩個人的看法都沒錯,那麼為什麼我們此刻不能相愛呢?

或許,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的去了解對方,而對方也不敢輕易的談談這樣的愛情觀呢。
包容這樣的觀點,或許才能夠有機會說服,或是更能體現所謂的愛吧。

如果我們都想贏,為什麼此刻我們不能雙贏呢?



/


如果照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在其著作《正義論》提到的「無知之幕」,
或許決定哪一個是更適合愛情的遊戲規則前,我們都應該假想自己眼前都有一個布幕,
遮蓋了我們的視線,以防止預先知道進入遊戲後,我們是什麼樣的地位、角色。
從一個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角色的狀態,去討論遊戲規則是否合宜,想來較為公平。

像是當你不知道你是奴隸主,或者奴隸時,來討論奴隸制度,就比較能評斷這制度的優劣了。
如果筆戰時對手能夠如此假想,那真太好了!

匿名筆戰經年,時光之悠悠呀。

共 9 則回應

0
本來想回如果大家都這樣想網路上就不會一堆酸民了

但照這篇的論點應該是:酸民也是自己的論點之一,沒有對錯之分
2
世界上有沒有真理? 可能有,可能沒有。

但如果有,那這個真理就是放諸四海而皆準,不因任何人的觀點和心情所改變的事實。

就有一個絕對的正確答案的問題進行的辯論才不算爭論,因為你們的辯論充其量也只是

達到,找尋這個答案的過程。


像感情這種沒有絕對答案的東西,所有辯論都是爭論,而不是甚麼形而上的"沒有爭勝之心"

就不叫爭論。
0
覺得文章很棒
讓我改變某些觀念
但是有句話看不太懂

「在我承認妳的合理性的情況下,那麼誰的觀點在此刻的戰場上更為重要?」
請問這件事情又是依據甚麼來判斷「更為重要」呢?

以奴隸例子來說,沒有奴隸制度很多大型建築都無法完成,例如:長城、金字塔,但是奴隸制度依然為人詬病的原因之一,它違法基本人權

請問基本人權重要過於那些大型建築嗎? (我認為是的) 但是依據甚麼標準來判斷基本人權重要過於大型建築?
4
B1 同意,不過前提是酸民們也說理。
B2 謝謝妳同意我方觀點。
B3 嗯,戰場不同,判斷標準也就不同。價值之間要比較,這要看怎麼比。這邊就是可辯之處了。

大型建築的可以打美學價值,可以從同意我們也尊重人權切入,人權可以說當時的法律是皇帝制,於當時來說合法,基於對人權的概念於今天有異,所以當時合法有當時時空背景的正當性。

2
Truth is singular. Its "versions" are... mistruths.
真相只有一個,其他版本都不是真相。

【感悟】心理上,人們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這就是為什麼“真相只有一個”如此簡單的道理,還會出現在如此恢弘的史詩般的電影中。事實上,世界以及生活的美好與醜惡,都因此有著過度渲染的成分。 “真相”或許只有一個:所有的一切,沒那麼光彩,也沒那麼不堪;所有的真相,都超不過想像。

____《雲圖》
0
以辯者來說
在沒有賭上自己相信的真實的時候
上台辯論是得不到結果的
4
B5 這種信念,乍看之下蠻有信仰的感覺?
B6 嗯,不過上辯台的時刻主席一般都會提醒:正反雙方的立場是由抽籤決定的。我想這意味著,對於參與辯論比賽的雙方辯手而言,這不過是一場競技遊戲。沒錯,是一場遊戲。
0
我主要是說科學的辯論 XD
社會議題通常需要民眾了解 才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能力有限 只能解決科學的部分
3
B8 對呀,科學事實上的爭議,坦白來說只要能夠提出數據、證據就可能解決了。但凡政策、或者價值上的爭議,偏向討論「應然」層次的,就還仍然有可辯性。
馬上回應搶第 10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