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戰狼的廝殺中,我為了取勝而出了險招

導致腹部被他的利刃開了一道口子,而最後也成功將戰狼化為灰燼

折騰了這麼久我也累了,便與紅麟在巨木的枝幹上稍事休息,也順便等待傷口復原

麟:吶..你說,爸爸他還會不會記得我

我:恩? 怎麼突然這樣問

麟:我知道他把我交給你一定是有他的用意,只是他就這麼久都毫無音訊

也是,當時老乞丐將這傢伙丟給我後,只留下一抹意義難解的笑

直到三個月前,他突然出現向我交代了後事後,便在我面前坐化了,這事我還不敢提

之後有位西藏的天師看見我的刺青,我才知道原來麒麟都是要湊成一對的

我:我說妳啊,跟我在一起,你快樂嗎,我將她的頭攏向肩頭

麟:你說呢,不快樂的話你早就.....呼呼.....

居然睡著了呢,治療我這巨大的創口也真是辛苦她了,我也闔上了眼

睡夢中隱約聽見身旁有嗡嗡的蟲鳴聲,不予理會,但聲音越來越大,甚至引起耳鳴

我張開眼發現四周包裹著濃厚的霧氣,我警戒了起來

霧中走出了一個黑色人影,慢慢這人四周的霧散了開來,是個老人

慈眉善目的老人,面上的鬍鬚與鶴髮皆雪,卻難掩他給我的強大壓迫感

老人開口道:火麒麟,嗜殺成性可不是件好事,即使你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改變世界

我:老頭,你好像知道不少,你誰啊你?

:吾乃燭陰,我守護八寶金鎖陣已屆滿八千年,如今,該你實現諾言了,老人捻鬚道

我:甚麼諾言啊?

:龍王曾許諾,若貧道能在金鎖門內修練八千年,便讓我點化成龍

我:...可是...龍王已經掛了耶,何況是他答應你,你找我幹嘛?

:........

老人的眼睛發出了綠光,強風將四周的霧氣吹散,雲雨開始聚攏而降雨

我見情況不妙,連忙抱起正在熟睡的紅麟開始跑

一道驚雷將我前方的巨木劈成兩半

:怎麼啦....突然晃的好厲害,紅麟張開了眼

我笑著說:再不跑就沒命啦,你要自己跑還是給老子抱

:抱抱.....閉上眼繼續打呼嚕

後頭的老人已經現出原形,成了一條巨大的燭九陰

傳說中,燭九陰開眼為晝,閉眼為夜,如今他兩隻眼睛張的老大,果然四周火光四起

這條千年老燭龍,兩隻大鍋子般大小的爬蟲類眼真是醜翻了,還吐著蛇信

我:北鼻,你可以幫個忙嗎

:嗯?

我:回到我背上

:不要

我:別玩啦! 這老傢伙玩真的

:不過就是一條燭陰,又不是龍,怕他做什?

我:那..小姐妳可有良策?

:我記得爸爸跟我說過,燭陰嗜血,而懼火,你現在身上有傷有血,而我有火

我:你不會是要拿我釣魚吧.....喔不,釣蛇

:這老蛇性格兇虐,若是真的讓他成龍還得了,必須在這裡除掉他

天啊...眼前的事情發生在這21世紀我還真不敢相信

我:好吧。 話一說完我便跳上樹梢,遠處的巨蛇立刻被我的血味吸引而看向這

我使勁將自己的傷口挖破,邊跳邊將血灑向四周

果然過了一段距離,燭陰遭到滿是血味的環境迷惑了

在燭陰背後的位置,我看見了一個小火星,那是紅麟正在蓄積力量--我必須再爭取點時間

只見燭陰開始將周圍有血味的樹一棵一棵推倒,再這樣下去會被他跑出去的

但我因失血過多已經開始感到暈眩了,我扶著眩暈的頭

啊!!! ,另一頭傳來了紅麟的尖叫,我抬起頭看見燭陰正撲向蹲在地上的紅麟

我伸手成爪,用力刺進肩窩的刺青,我與紅麟化為一團火交換了位置

下一秒,一米長的毒牙刺進了我的手臂,我迅速感到右半身麻痺,加之失血過多,我倒了下去

眼睛閉上的前一刻,看見了燭陰渾身著火痛苦扭曲著,而上方有隻火麒麟正向他噴火

好睏......讓我睡一會


此為改良版的排版,請多指教

-路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