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下 最黑暗

沒有日子可以只撐著傘
就能躲掉所有的曝曬

沒有雨水可以只撐著傘
就能擋下所有的潑灑

沒有傷痛可以只撐著傘
就能遮住所有的疤痕

明明是下著雨的夜裡
妳卻說 天氣真好
哭著 卻也笑著

對妳 對他 也許雨天
才是屬於你們的日子

酸味 澀味 痛
妳靜靜低下頭
說 其實
「我 很好。」

共 3 則回應

1
酸味 澀味 痛
妳靜靜低下頭
說 其實
「我 很好。」

這五個空格替換成頓號、替換成逗號,都沒什麼變化意義
那請問你空格是寫到一半咳嗽嘔氣,還是打了噴嚏,不小心手滑了?
要強調語意不是只有空格好嘛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在詩句的表達方式中,符號的出現與否,決定權大多在於創作者本身。
以我個人而言,空格的定義是和頓號不同的,至於不同點的部分我不贅述。

若是以您的角度來閱讀這篇作品,那麼符號出現與否,卻已經是您才能決定的了。

我並不是手滑或任何因素而在字句中出現空格,這是我的創作方式。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