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知道你
你白軟的手
究竟可以握住什麼
希望知道我第一次
親上你臉頰
你是否與我同樣陌生
對於那晦澀的觸感
或者暗自竊喜如我
或者跟我一樣,突然理解
宇宙跟世界的概念
我第一次唱歌給你
你有聽見荒蕪的草原了嗎
你聽見近乎乾枯的海洋嗎
你有聽見我嗎
聽見我的同時
你可以看見我嗎
你知道我了嗎,你渴望知道我
如同我渴望的那樣嗎


我也知道了許多
比如知道我的能耐
知道我忍受多少的痛
仍然可以笑的出來
那你知道宇宙大爆炸時
我第一個想到你嗎
我知道夠多,語言的可能性
卻太少。我總喃喃自語
說著我不知道
其實我知道的
我不知道的是
有沒有一種純然悲傷的語言
可以把我自己攤平在你眼前
或修剪所有的細節
更淺顯的關係
無法清楚地告訴你,只好
沉默著朝你走去
像頭初生的幼獸
隻身撲向未知的黑暗與陌生的疼痛


但沒關係的,你可以
可以再更任性一點
可以成為一顆
必然會砸到腳上的石頭
可以要求我抱著
好像抱著沉重的命運
好像你就是命運
如果一不小心失神
或者想起表面的冰冷而鬆手
你就會猝不及防地砸上我的腳
我會不停撿起,會不停告訴自己
也安慰驚惶不安的你:
「只要還能感覺痛
我就幸福得要命。」

-老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