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images
 
  即使有著
  不那麼堅硬濕冷崎嶇皺褶的冀望
  仍得演好
  彆扭而不由自主臭臉的龍套
  心中總應有些疲懶駑鈍
  才能不屈就自己
  以麥芽糖般黏膩穩定效率
  朝理想狀態形變
  何況不曾改變的容器早被嗅出
  那罅漏而出,發酵過頭的腥臭與酸黃
  帶有鮮明嘔意的感想,
  如火星子迸濺
  並竄入腦門,
  展開與人間煙火十分遙遠的
  豪賭
  所幸生活仍得讀作默劇
 
  彼時
  窗外總是煙塵
  朦朧也因蒙蔽而生
  那麼此時此刻
  總有些甚麼可稱作挺美
  若再點起凝視兩眼那麼久的雲菸
  築起懸空蜃樓
  我那纖瘦而不細緻的指與腕旁
  他們也會覺得盤旋著優雅嗎?
 
 
 
 
我是朱驂,祝好: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