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期的課真煩,那個教授管很多啊。」同學漫不經心地走著,他不時轉頭與我聊天,一邊吃著三明治。

  「是啊。」我無力地回應著他的話,抓抓因為缺乏整理而變得奇形怪狀的頭髮:「他不是說滑手機的話,手機會沒收不會歸還嗎?而且還不能睡覺。」

  昨天果然太晚睡了,玩得太晚了,四點才匆匆趕到床上睡覺,害我現在還覺得十分疲憊。

  已經連續上了好幾天的早八了,即便是再注重穿著的人也不免想節省挑衣服的時間以換取更多睡眠的時間,更何況我們本來就只是個愛好居家的學生,根本不在意自己穿的是什麼樣子。

  只見同學穿著鬆垮垮的牛仔褲配上荷葉邊領口的白衣衫,整個人散發出頹廢的氣息,我想此刻我的模樣大約也是相去不遠。

  「話是這樣說啦,可是睡覺應該也不會怎樣吧。」他低著頭,拿出了手機看了一下,似乎快到上課時間了。

  「對啊,反正不滑手機,手機就不會被沒收了,我睡覺他總不可能把我整個人沒收吧。」我笑著說,但同學好像不太明白我的幽默,只是抓抓充滿油垢的頭髮,似乎還散落了些許的頭皮屑,順便白了我一眼。

  「我怎麼知道,你可以試試看。」

  「好哦,呵呵。」

  上課前的閒聊就這樣結束了。

  在走進教室前,他將剩餘的三明治一口吞下,我們在偌大的教室裡找尋自己的座位。

  「今天好累,坐角落好了,這樣睡覺比較不會被老師發現。」我提議。

  「嗯。」他應聲。

  我拉開了椅子,這節課的教室椅子很特別,不是硬椅子,而是那種辦公室帶有彈性的椅子。我坐了下去,身體的重量使得我整個人陷了下去,像是沉浸於女朋友的懷抱,令人感到安心。

  雖然我沒有女朋友。

  教授好像開始在講課了,只見許多人凝神專注看著教授在白板上演示著算式,聆聽著平順沒有起伏的口音,他們真是有精神啊,居然不會想睡。

  教授的講課,實在是不錯的安眠曲啊。當我這麼想著,而眼簾也逐漸變得沉重。
 
  不管了,先補個眠再說。

  我闔上雙眼,沉沉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肩頭感覺被一陣急促地拍打著,我略為不爽,便睜開眼看了一下旁邊的同學,吼了句:「幹嘛啦!」

  同學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指著反方向,我的視線順著他的指頭看過去,教授蒼老而充滿皺紋的笑臉映入我整個能看到的畫面,那一笑把整個皺紋都擠在一起。

  我直接對上教授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幹!嚇死我了,什麼時候來的。

  我有些慌張,想說教授會說什麼話指責我,結果他只是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便走回講台上繼續上課了。

  教授幹嘛那樣看我,怪恐怖的。

  我觀察了一下教授有無關注我的動向,發現他好像沒有打算繼續窮追猛打,便決定繼續補眠,這次應該可以睡久一點了吧。

  「罩我一下哦,老師快來的時候就叫我。」我對著同學說,同學有點不甘願的哦了一聲,我便閉上雙眼繼續睡眠。

  睡不著。

  老師的講課聲一直傳入我的耳中,我卻沒有一絲睡意,反倒覺得煩躁起來了。

  「你不睡了啊。」同學詭異地對我笑了笑。

  「我睡不著。」

  我有點不甘願的挺起身子看著老師上課,儘管如此的疲憊,但是這種閉上眼卻睡不著的感覺著實讓人火大。

  也許只是因為剛剛被叫醒才會難以入睡。

  我不以為意。

  然而,一切好像都從那節課開始變調了。

  當我發現的時候,是下一次就寢的時候。

  當天回到宿舍,我依舊開著英雄聯盟打著一場又一場的積分對戰,無暇他顧,當我驚覺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三點,室友都已經睡著了,我開著蓮蓬頭迅速洗了熱水澡,便準備睡覺。

  「好睏,還好明天沒課,可以睡到自然醒了。」我自言自語著,關上電燈,上床蓋了棉被,閉上眼睛,準備舒舒服服的睡一覺。

  一切都變調了。

  我睡不著。

  平常明明閉上眼睛,下一次睜開眼就是天明。

  但今天閉上眼睛,只感覺視線是完全漆黑的,我一直在床上翻轉著,還能清晰地聽見室友打呼的聲音。

  我無力地彎起了身,大罵了一聲。 

  「幹。」

  室友們依舊睡得香甜,我低著頭,萬分煎熬。

  時間的流速好像也隨著這樣的煎熬變得緩慢,我不斷重複著闔上眼,睡不著,然後又睜開眼這樣的無限迴圈,我甚至懷疑日出再也不會到來。

  看到天色漸亮的時候,我感動得幾乎連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懷念能夠熟睡的日子,我一直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一天沒睡造成的影響還不算太大,我依舊如常的去上課。

  我在課堂上好幾次趴下來想睡覺,不過卻好像只是單純地閉上眼睛而已,無法進入熟睡的狀態,就連老師講課的聲音也完全沒有助眠的作用。

  我滑著手機,看著場外休憩區的廢文,我發了一篇如何睡著的求救文。

  結果石沉大海。

  連個通知都沒有。

  強忍著想睡卻睡不著的疲憊感,還有挫折感,一天煎熬的度過了。



  自從我失去了睡眠之後,對於時間反而顯得更敏感了,本來我是個連今天禮拜幾都不一定知道的人,但現在我每天深夜時都幾乎是盯著時間在躺著休息。

  我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好好的睡覺了。

  人的二十四小時總會有很多時間在睡,以前的我總覺得睡覺是非常浪費時間的事情,不如拿去作喜歡做的事情。

  當失去了之後我才知道它的可貴,一般人的一天可能是晚上的睡眠作為一個結尾,當醒來之後又是新的一天。而對我來說,這樣的概念漸漸變得模糊,我只能透過時間來看一天過了沒有。

  隨著時間的推移,臉上的痘痘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我深感無奈。

  最近我開始關心睡眠這件事情了,不知道從哪看來的,睡眠可以有效消除負面情緒,以前的我可能完全不在意這種事情,但現在卻深有感觸。

  一點點負面情緒就可能影響現在的我很久,我沒辦法一覺醒來就忘記,就像是負著一袋又一袋的貨物,卻沒有能夠卸貨的一天。

  我想有一天自己會被這樣壓垮吧。

  期間也找了身心科醫生拿了安眠藥,問了診,結果毫無作用,我幹他媽的庸醫。

  幹他媽的庸醫。



  「欸,你還好吧?」同學看著我,開口問。

  「我現在這樣像是很好嗎?」我口氣不善的回答,同學似乎不太明白我的感受,衝了我一句:「你在兇什麼?」

  「幹!就睡不著啊,你在那邊機掰什麼?」我破口大罵。

  「呵呵,我看你是給教授沒收睡眠了啦,在上課睡覺啊,睡不著了吼。」同學戲謔地笑著。

  我差點沒一拳砸在他臉上。

  笑殺小。

  

  事後我真的認真考慮了這個問題。

  也許是我太久沒睡了吧,我居然覺得同學說的「沒收睡眠」一說有道理,看來缺乏睡眠的人在判斷上也會有所失誤,不過我心甘情願。

  因為我沒有別條路可以走了,安眠藥沒有用,上網查舒眠音樂撥放也沒用。

  找醫生詢問他跟我說是因為我壓力太大,根本庸醫,完全倒因為果。

  我是因為沒睡覺才壓力大,而不是壓力大才沒睡覺,白癡。

  如果是被沒收的話,那我要去找教授討回來。

  討回我所失去的。

  
  
  同樣的教室,同樣的教授,不一樣的是本來能夠正常睡眠的我,再也沒辦法睡著了。

  我帶著恨意,聽著教授的講課,強壓下即將溢出的憤怒,我要等到下課之後堵在門口等教授出來,叫他給我一個交代,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

  「好了,各位同學,我們今天講到這裡。可以下課了。」教授平和的說了一聲,班上其他人收拾著書包,有效率地走出了教室。

  是時候了。

  我盯著教授,教授低頭收拾自己的提包,正準備要走出教室,我腳步迅速的攔在門口。

  教授依舊看似慈祥地笑著看我。

  天知道那張充滿皺紋的臉底下有多少可怕的想法,居然會想要把學生的睡眠沒收。

  「把我的睡眠還給我。」我大聲地說。

  教授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輕聲說道:「終於來找我了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瞪著教授,五根指頭握成一顆拳頭,緊繃得像要爆出血來。

  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來的憤怒。

  教授輕聲說:「關於沒收睡眠一事。你想要討回被沒收的睡眠?對吧。」
  
  「少在那邊講一堆屁話,快還給我!」我怒吼。

  「你們這些學生,不好好珍惜睡眠,該睡的時候不睡,拿上課的時間睡覺,倒不如直接沒收。」教授義正嚴詞地說著。

  「失去的東西才知道珍惜,但是失去的不會再回來了,你就藉著一天多出來的幾個小時,好好反省吧。」

  「我不會還給你的。」

  媽的。

  去死吧。

  我怒到一拳往教授臉上招呼。

  失去睡眠的我早已經忘記什麼叫做理性。

  不顧一切。揮出,一拳。

  空間彷彿為之破碎,力道之大使得我整個人失衡。

  重重摔下。


  
  「幹。」

  我睡到從椅子上跌下來,身體的重量碰撞到地面發出了巨大的聲響,班上看到了我的糗樣直接噴笑出來。

  原來只是夢啊……

  這個夢可真是漫長啊,而且真實到我都覺得真的失去睡眠了。

  太好了。

  也是啊,怎麼可能會有人能夠沒收睡眠呢?那種奇幻的東西,不會存在世界上的。

  我拍拍摔疼了的屁股,準備起身,教授蒼老而充滿皺紋的笑臉映入我整個能看到的畫面,那一笑把整個皺紋都擠在一起。

  我嚇了一跳。
  
  教授似笑非笑,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共 4 則回應

0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這個好!!!

超級喜歡啊啊啊
0
哇靠好像恐怖片喔哈哈哈哈
超讚的題材耶wwwwww
0
B1 謝謝你喜歡這部作品 這篇算是與同學閒聊時無聊想到的吧
B2 因為原本結尾的地方我想營造出一種 好像脫離絕望 但又再一次掉進去那種感覺吧 但真的沒有要寫成恐怖啦
0
第一人稱寫得太貼切了啊😂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