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夢見你

在教室裡,我走向你
你輕輕搖著筆桿在一張遲交的表單上頭寫我的名字


當名字被一筆一劃刻在紙上好像我也被賦予了存在的意義

心底湧上了某種情緒無以名狀
搖晃著
顫動著


我猜想這大概就是初戀的感覺吧




雖然你毫不留情地判定我已經遲到了



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