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一個大陸上任誰都會聞之色變的稱號,關於魔王的誕生一直是個諸多學者所追求的絕世謎題。

  有傳聞魔王是以大陸上生物的死亡氣息與負面情緒為誕生的主因,也有傳聞說魔王的誕生法是類似遠古魔術,「蠱」的方式,讓眾多強悍的魔族交戰互相吞噬,進而演化而成的強悍魔族。

  但沒有任何一個說法遭到證實,一切都只停留於假設,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夠與魔王對等的交流,即便是歷代的勇者都是戰勝魔王並將其斬殺,歷史上亦沒有任何與魔王誕生相關的文章。

  關於魔王的相關紀載,便是魔王會以群魔至尊的形式降臨於世,統帥諸魔,為世界帶來黑暗與混沌。

  根據傳統,此時世間就會出現勇者,率領能人討伐魔王,經過一番激烈的戰鬥後,使世間回歸祥和,開創新的歷史篇章。

  此時此刻,遙遠邊境的魔王城中。

  「…喂。」

  「……」

  「喂,我叫妳呢。」

  「…..」

  「喂-------」

  「…..」

  「唉…」

  廣大的城堡大廳中,一個少女雙手抱著膝蓋,蜷縮在大廳的一角,王座上則是一個相貌俊朗的男子,而這男子扶著額頭,對目前的狀況感到頭痛,沒錯,這就是當世的勇者與魔王。

  而魔王現在陷入了他有生以來中最大的難題之中,那就是,該如何讓勇者轉過來跟自己說話!

  只不過是稍早前稍微罵了一下她,結果那個白癡勇者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窩在那個角落整整一個小時,真是的,現在的勇者難道都這麼經不起打擊嗎。

…好啦,他承認他當時是有那麼一點控制不住情緒,稍微更加大聲地斥責了人家,畢竟復活了別人還被別人指著鼻子臭罵一頓,於情於理確實是委屈了一點,何況當時還是以「治療」的名義要她對自己施術的。

  試想,自己被委託治療別人,結果全力治療完畢後看到的卻是委託者倒在地板滿身焦黑的淒慘死狀,這他媽的要人情何以堪。

  他身為魔王,率軍作戰、鎮守城池、研擬戰術等等的事情對他來說就像家常便飯,已經久經沙場的他對這些事毫無壓力,但是他媽的他打了那麼多仗,沒有一場仗的戰術叫「讓敵人轉過來說話」的啊!!

  何況這種場景要是被看到,什麼「最強魔王欺侮年僅十六歲的少女勇者,使其蜷縮在角落不發一語!」這種消息傳出去,他大概就要從最強魔王變成最癡漢變態魔王之類的東西了。

  不行不行不行,絕對不能讓這種屁事發生,總之,得先打破僵局才行。

  「那個角落,常常會有蜘蛛爬出來喔。」聽說人類女性都不大喜歡這類東西。

  「!」

  角落的勇者肩膀抖了一下,稍稍扭了扭屁股,從角落挪出一點距離出來。

  嗯?

  「還常常有蟑螂蜈蚣和老鼠什麼的。」全部講出來試試。

  咻咻咻咻!

  只見勇者快速地扭動那嬌小的屁股,以驚人的高速貼著牆壁離開牆角,並試圖朝另一個角落移動。

  魔王第一次知道原來人類可以用屁股做出這樣迅速的移動。

  人類真厲害。

  「最近每個角落都常常冒出蟲子真是傷腦筋呢。」

  嘶。

  勇者的動作陡然停止,一抖一抖的緩緩轉過頭來。

  「妳看看妳,只不過是被我罵了幾句,就在那個角…」

  話還沒說完,魔王瞥了一眼轉過頭的勇者。

  只見勇者抿著唇,眉頭揪的緊緊的,用噙著淚的雙眼直盯著魔王,泫然欲泣。

  「噎嗚…」

  不!不太妙!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感覺非常不妙!

  魔王一個閃身就移動到了勇者的身邊,試圖安撫。

  「喂,欸,我、我那個,妳別…」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哈噎噫嗚呣…」惡化。

  「對不起我剛剛都是騙妳的然後妳把我復活還大聲的罵妳是我不對總之非常抱歉!」

  魔王彎腰鞠躬九十度道歉。

  一時間,魔王腦中閃過許許多多從小到大的回憶,母親與父親,還有曾經經歷過的那些辛苦的訓練,為了成為魔王的過程…

  爸爸,媽媽,我當上魔王了,然後我現在,在跟勇者道歉。

  魔王的眼角有點濕潤。

  「反、反省了嗎?」勇者吸了吸鼻涕。

  「…嗯。」反省到老子身為魔王的立場都快消失了。

  「好吧,原諒妳。」勇者伸出手輕撫魔王的頭。

  魔王克制著想把眼前的少女塞到土裡種的衝動,挪開了在自己頭頂放肆的小手。

  「話說回來,妳為什麼一個人來到這裡?」

  魔王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少女勇者。

  「嗯?」勇者把頭歪向一邊。

  「夥伴啊!妳的夥伴呢!?」

  魔王與勇者雖然都是大陸上特別的存在,但是這兩者再怎麼出格,都不會跳脫本身作為「生物」的範疇,也就是說,在體能與精神上都還是存在「極限」的。

  在討伐魔王的旅程中如果沒有夥伴互相照應,想生存下來的難度可是會大幅度的提高的,野外採集、狩獵食物、地形探勘等等攸關生命的事情,若是一手包辦,光是每天在試毒狩獵紮營就夠累的了。

  而且魔王可不是單槍匹馬,魔王是有軍隊的,那可是千軍萬馬都不只,光是前方一大群密密麻麻的骷髏兵就能讓人看的頭皮發麻,更別說後面還有骷髏戰馬、死亡騎士、幽暗領主這些讓魔王整天看到都想吐的死人骨頭,光這種陣仗輪流上個幾遍,就算是勇者也能活生生的累成狗。

  沒錯,勇者也是有體力的,想突破魔王軍,並且還有體力能直搗魔王,在此之前還需要一個人包辦所有體力活,這難度可以說是突破天際。

  儘管這次他為了求死而將所有軍隊都撤離了,但是不是他要說,他怎麼看都不覺得眼前的低能勇者有那種野外求生的本事。

  得證,眼前的勇者不可能沒有夥伴!

  「妳,有夥伴……嗎?」結果一開口就不小心變成了疑問句。

  「當、當然有了!您真失禮!」勇者鼓著臉頰怒道。

  「喔?是嗎?」他有點想戳戳勇者鼓起來的臉頰。

  「他們三個可是很厲害的!」勇者揮舞著雙手如此聲稱。

  魔王的雙手在胸口交疊,用輕蔑的眼神督促勇者繼續說下去。

  「爾沐是我在一間魔法店遇到的男生,那間店很有名很有名喔!因為那間店聽說是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魔法師開的!我在那間店買了一個很漂亮的珠子就走了,結果後來他跑來說那個珠子是他師父很重要的東西。跟你說,他的師父居然就是那個很厲害很厲害的魔法師喔!因為東西不見了所以他師父就很生氣的說『蠢貨!沒找回來之前你也別回來了!』這樣子把他給趕出來了呢。」

  勇者彆腳的模仿著老人的聲音,生動地敘述當時的情形。

  「不過因為來找魔王您是秘密,所以我就跟他說我在旅行,只要到目的地就會還給他!然後他就決定跟我一起走了。」勇者微笑著。

  「妳這傢伙倒是給我直接把東西還給人家啊!」人家那怎麼看都是被迫跟妳走的吧。

  「爾沐他真的很厲害喔!他會好多好多魔法,據說他把六系魔法中的四系都學會了!不管什麼怪物被他的魔法打中都會倒地喔!而且他煮的飯真的好好吃,什麼都東西他都能做的香噴噴的,超厲害的!」

  勇者看著魔王邊說邊露出驕傲的表情。

  …厲害的是人家又不是妳。

  魔王偷偷腹誹了後,靜靜的在腦中對勇者所說的「夥伴」評估了一下,先不論廚藝,光是能掌握四系魔法就不是個泛泛之輩了。

  在大陸上,一生能掌握三系魔法就可以被稱作天才了,全大陸掌握五系魔法的人一隻手就數得完,任何一個都不是簡單的角色,而能教出掌握四系魔法的學生的人,八成也是個五系,甚至更厲害的傢伙了。

  不過精通六系魔法的人至今只存在於傳說之中,只能說眼前的勇者還真是撿到了一個寶。

  「嗯,然後呢?」他開始對剩下的夥伴感興趣了。

  「然後啊…啊!對,後來我們旅行到了另一個城鎮,爾沐提議到酒館去收集情報。」勇者回想著。

  「酒館裡有人想要我身上的那個珠子,然後爾沐就跟那個人吵起來了,之後那個人甩開爾沐,直接說要跟我打賭。爾沐一直在旁邊叫我不要答應呢,我答應了之後他看起來好傷心喔,真是搞不懂他。」

  酒館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點,其中某些地區的酒館有著「規則」,若是有人起爭執,可以用簡單的賭博來解決,可以賭上的物品基本上沒有限制,只要自己能夠做到,並且在不危害任何人的前提下即可。

  不過只要一但答應,在分出勝負前都不能更改打賭的物品或是誓約,並且輸者必須遵守賭約,若違反的話,將被眾人唾棄,打上「無信者」的名號,還有可能被工會或家族驅逐。

  魔王雖然並不清楚這些詳細的規則,但他完全能理解那個叫爾沐的人的心情。

  畢竟眼前的勇者就是個笨蛋啊。

  「用來比的好像是一種叫做『黑白配』的遊戲,那個人說如果我贏了,她就答應我的所有請求喔!那時我就覺得我一定要贏,然後讓這個人答應變成我的夥伴!」

  勇者閉著眼睛,言語中散發著一股決心。

  「後來我也真的贏了!多虧了密技呢!」

  「密技?」這種單純靠運氣的遊戲能有什麼密技。

  「對啊,是以前一個旅行的伯伯教我的,他說只要是這種遊戲,只要用這個密技都能贏!不過不可以用在其他方面,不然這個密技就不靈了。」

  「那個密技有名字嗎?」這倒是讓魔王好奇起來了。

  「唔…」

  勇者思考了一陣子。

  「好像叫做,ㄉㄨˊ ㄒㄧㄣ ㄕㄨˋ吧。」

  「妳他媽那不是作弊嗎啊啊啊啊啊!!」

  讀心術就是那個讀心術對吧!這絕對是犯規的吧!妳這個卑鄙勇者!

  「才不是呢,那是密技啊。而且我贏了之後才聽說,那個人在黑白配的對決中沒有輸過喔,大家都說他是個幸運的人呢。」

  「她這輩子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妳。」在這種遊戲裡,再怎麼高的幸運在讀心術面前是能有三小路用。

  「啊,這個人也很厲害喔,她叫紫蓮,是一個很可愛的矮人女生,是一個盜賊喔。路上有很多奇怪的陷阱跟危險的地方都是她發現的,還因為她的關係,在很多地方都發現寶箱和金幣呢!」

  盜賊,一個與金錢掛勾的灰色職業,通常在古墓和遺跡等地方探險的時候盜賊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解除陷阱與開鎖等技能越是精通就代表盜賊的實力越高,而大家公認盜賊最重要的天賦是「幸運」,幸運值特別高的盜賊,俗稱「幸運盜賊」。幸運盜賊是盜賊中最受歡迎的,若有這種盜賊在隊伍中,想要一夕致富或是得到傳說等級的裝備的可能性會大幅提高,不過因為由於數量極其稀少,通常招募不到。

  但是對眼前的勇者來說單純就只是個「很厲害」的盜賊罷了。

  魔王扶著腦袋,對這個矮人盜賊表達憐憫之意。

  「至於最後一個!是因為我救了她她才為了報恩跟我們走的喔!」

  勇者的鼻子翹的老高,似乎說了這麼多夥伴的事讓她很來勁。

  雖然魔王眉頭一皺,認為事情並不單純,不過還是沉著氣讓勇者繼續說下去。

  「有一天我、爾沐和紫蓮在野外狩獵一隻大野豬,那隻豬被我們打的奄奄一息,最後我不小心跌倒,就把牠給推到懸崖下去了。」

  勇者搔了搔後腦,吐出舌頭表達對自己粗心的歉意。

  「後來我們幾個下去之後,發現有一個精靈倒在那裏,我就用治癒術救了她!她醒了之後知道是我們救她的非常高興,就決定跟我們一起走報答我們了。」

  「她說天上居然掉下一隻豬把她撞昏,她都覺得她要死了呢。」
  「結果根本就是妳害的嘛!!!!!!!」居然還臉不紅氣不喘地接受人家的報答!!搞屁啊!!

  「她叫早虹,她也很厲害!她是一個精靈,她變成我們的夥伴之後我們都不用為了獵物煩惱了!她用弓箭的技巧超棒的!可以在一公里外射到獵物欸!」

  大陸上除了人類以外也有其他的種族,矮人、巨人、精靈、獸人都是已知的亞人種族,其中精靈擅長弓箭,崇尚自然,不過即便是天生射手的精靈也難以在距離一公里外的地方射中獵物,除了視野以外,想射中還必須衡量風向、拋物線,並且有足夠的力道才行,因此在一公里外以弓箭射中獵物已經可以稱做「神乎其技」了。

  魔王雙手扶著腦袋,他無限同情這些勇者的「夥伴們」。

「那麼,妳的這些夥伴呢?」他真想見見這些可憐的小傢伙。

  勇者扭扭捏捏的,有些欲言又止。

  「妳該不會被拋棄了吧。」魔王道。
  「才、才沒有呢!」勇者脹紅著臉大聲反駁。

  「我後來就坦承告訴他們我是為了找魔王您才踏上旅途的!然後早上我發現一張寫著『我們去上廁所了,妳一個人先走吧,我們隨後趕上。』的字條,就先到這裡來了。」




  「妳這個樣子就他媽叫做被拋棄!!!!」

共 8 則回應

0
哈哈哈哈真的是好有趣的故事
他們兩個的互動太可愛了啦~
0
ww不笑不行,等後續
0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超好笑的啦!
可惡!
我也想要說出好笑的髒話
(握拳)
#重點誤
-----------------
請一定要繼續好好寫下去喔!
這麼棒的故事與風趣的文筆,
要好好珍惜!
要對得起小說裡的人物啊啊啊啊!

-大腦-
0
魔王可以跟勇者組團表演相聲
0
B1 活寶勇者苦了魔王 XD
B2 魔王要哭哭了
B3 不要說髒話啊 XDD
謝謝你的支持和喜歡! 會繼續加油!
B4 魔王應該會在臺上崩潰 (X
0
😆😆😆 覺得超可愛啊!!!
好喜歡😆😍
0
用魔王的一句話形容我看完的心情:搞屁啊!!
有笑有推

更新:
忘了吃藥的萌王 與 生無可戀的魔王 的故事
1
最帥鮪魚王前來簽到

文首留個上一話的超連結啦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