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學

深夜文青2.1

我不懂我們為何要如此 像是刺蝟般的相擁 即使刺傷彼此仍要依靠在一起 我曾經想成為你的海洛因 讓你只能嗑著我活下去 即便那會讓你的手臂佈滿針頭 或是讓你的皮膚內臟都潰爛 然後我就可以抱著你說 那麼現在你就只有我了吧 但其實上癮的是我 我是擱淺的鯨魚而你是氧氣 我是流離失所的難民而你是我的屋頂 我是空白的畫布而我需要你的色彩 即使那會使我被染成 深不見底的黑 想要問你 如果我是顆會倔著淚扎傷你直到你見血見骨的仙人掌 你還會願意緊緊地擁著我嗎?
愛心
7
留言 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