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又開始癢了,拉了拉手套,小心地掩蓋手套下的紅疹。

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發作了,即便是看病也沒有任何效果,那群道貌岸然的人只會用所謂的專業,拼命搜刮錢財,還一副看死人的眼神,真令人厭惡。

忍不住狠抓手掌,雙手被折騰的都快要浮現血印,依然無法停下奇怪的發癢。

或許還要再去找那人索取偏方,也是奇怪,不管怎樣都治不好的怪病,在他的手上就跟小兒科一樣,簡簡單單便能搞定。

按捺著情緒等到下午,來到老地方,從口袋摸出幾個銅板丟在巷口,之後就坐在被人遺棄的跛腳椅上對著巷口等待,這次沒等很久,一個老伯伯恍若無人的從我身後慢慢走進陰暗的巷弄,趕緊起身跟在老伯伯後面左拐右拐。

走了很長一段路程,總算在一家無名別墅停下腳步,依舊按照上次來時的規矩,把塞滿鈔票的信封交給老伯伯,看著信封和他在眼前消失,才走進這間別墅,但在裡頭等待著的卻是一個陌生的少女。

『你的病早就好了,請回吧~』她這麼說道。

那為何手還是如此的癢,手上的紅疹也一直沒有消退,不斷向她爭辯,向她懇求,但她卻始終不肯答應治療,甚至不客氣的趕人。

『妳如果不治好我,我就不走。』手越來越癢了,再也難以忍受這樣的痛苦,我惡狠狠的勒住她的脖子,威脅道。

看著她因為吸不到口氣而痛苦的模樣,突然覺得好美,想要看到更多,拿起剪刀用力的在她身上戳,越戳越快,鮮血都濺到臉上,早已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卻不願停下來。最後她宛如破布娃娃,無力的倒在地上,我舉起不知從哪來的斧頭,往她的脖子砍下,衣服都被噴發出來的血染紅了。

再抬起頭時,人回到一開始的巷口,跛腳椅此刻倒在地上,不斷發出怪聲。

『好想殺人。』這樣想著,手似乎就沒那麼癢了。



-黑爵

共 9 則回應

有病看醫生
我也想殺人
B2
你我皆有軟弱之時,
皆有「意圖」作惡之時。
願創造主拯救你我!
此種想法妄圖謀殺,斷不可有!
B4 施主,您認真了
好文
B6 呃…謝謝?
剁下來給我,我拿去燉湯
B8 請問你要燉怎樣的呢?濃湯?清湯?
馬上回應搶第 10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