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餘網球愛好者〉

2016年11月1日 00:11
  在前往網球場的路上,他突然自問。也許我並不適合寫小說呢。   這樣的想法真有意思,他踩著輕快的腳步,不由很自得其樂地沉浸其中了。天氣一下子轉涼,暖身必須做得更加充分。通常的時候,他只會活動關節,而這是因為他聽說一個理論:肌肉就像橡皮筋,在冷的時候拉展只會斷裂。   暖身的重點在於暖,以免因突然的劇烈動作受傷。這樣寒涼的天氣,通常要搭配著慢跑,或是側併步、交叉步,同時練熟腳法。而他最討厭跑步。   那些簡單、乏味、有效的事情,因而他從來不曾幻想自己成為職業運動員。憑著對於正確姿勢的執著,他足以在球友間獲得「發球很漂亮」、「反拍還蠻強的」這類的評價。正式的比賽從來不曾參加,一兩個整天的體力他負擔不起。   「何況大部分時間都只是坐在旁邊等。」阿寬告訴他,「身體都冷掉了。」他寧願在公園打時輸時贏的練習賽。多半是雙打,因為場地不夠。   他和阿寬拉球,習慣先練反拍。「比賽中,或練習時,其實我們打的有七成都是正拍。」左右並不是對稱的。Nadal 的叔叔要求他改為左手持拍,好讓反拍的力量更大。他向左前方跨出一步,微蹲使右膝呈九十度,引拍,沉拍。啪。擊球的時機必須要早,想像球的軌跡,想像與球撞擊的瞬間。   啪。阿寬以又旋又快的正手拍回擊。球場邊常有人騎著腳踏車經過,他專注在球上,轉腰,甩動身子,他們早已經騎走了。啪。「欸,年輕人,要不要打個 play?」   一陣冷風吹過。也許我也不會寫詩。   阿寬先發,他蹲低在網前,注視著對面的阿伯。是一計軟弱沒有角度的回發球,他左腳一蹬。掛網。   比賽結束後他們又抽球一陣子,直到天色昏暗,阿伯阿姨漸漸聚集。他抱著腳踝拉背肌,漫無邊際和阿寬聊天。天氣更冷了。收操時的伸展才具有意義:讓緊繃的肌肉拉伸、放鬆,否則明天起床一定非常痠痛。偷懶久了肌肉也會結成一球一球的,虛胖,效率低落。    「最近看了一部正手拍的教學,我覺得蠻有效的。」 「你之前是不是說要寫一篇小說?」 「要打開,才會有 power。然後沉下去就打,不要往後拉太多。」   他朝公車站的方向緩緩走去,天已經全黑了。公車還有五分鐘才來。城市光線四散在角落,不致感到孤單,他將破爛的拍袋從肩上卸下,坐在冰冷的鐵板凳。想想練習網球也超過五年了。真想沖個蒸氣瀰漫的熱水澡。公車什麼時候才來?     2016-10 淤積:
9
回應 7
文章資訊
共 7 則回應
國立東華大學
👍
東海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太長不看
B2 925 個字的小說你竟然特地留言說太長不看 XD
國立臺灣大學
就是有這種留言風氣才讓人認為這樣的作品不討喜(無言
網球門檻太高了 發球只會掛網 桌球還可以……
B5 真的蠻難的 XD 需要一番苦練,還很容易受傷
覺得這篇文還不錯 順道一提 我也有在打,甲組校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