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暖 走著不久 就流汗的溫度
開學 心無旁鶩 是因為不得不專心 零零總總的課 旁聽 助教 讓公事填滿生活 有些思緒隨著型式般忙碌 也終於能麻木
比賽 是一群人的事
不應因年紀 年級而區別
記得好幾年前剛入團不久 很快就指定了大曲 一個學期 被老姊抓著練了許久 還聊過了好些快樂時光 而當時是我 選擇了疏離 選擇了趨於平淡 曲目 到了寒訓才確定 要借sop來吹整樂章的獨奏 從雙簧轉調的譜 抄了整整半張 深感重任 原來這樂團 可能 需要如此稚嫩的我 雖說後來根本沒能上場 沒能好好付出 而深感愧疚 那些回憶只能是在外面有點冷的時候 慢慢回味的過往 過了兩年 收了另一顆心 一個如此善良的靈魂 卻也消耗 殆盡於我的愚蠢
記得當年有的 是一把萬用的短笛 好幾年了 那些可靠的面孔不再出現 原來 我可能也成為了一種萬用 一種孩子們口中的故事 時代更迭 只剩一年 我就 只能留下屬於薩克的故事
一個藍色的夢 我把它留在了那些日子的冷冽中 一個藍色的夢 安靜的夜我自己醒來 我遲到 從不遵守那規則 請別叫醒我 用了多久才能體會 一個藍色的夢 需要多少代價 需要多少精神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