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 / 02

2017年3月2日 02:28
02.   為了準備午休時間的例行課文抽考,一大早就拉著顧向陽到學校,請他一個一個單字跟片語都教我唸一遍。課本上的字已經密密麻麻了,再加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拼音和注音,整本書看起來相當髒亂。幾個一班的球友經過座位旁時,都紛紛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加油。   「你們幾個不也是一大清早的來背課文嗎?」我笑著,「還不快拿課本出來,小心我的分數超越你們!」   「我今天已經拜過我家祖先跟神明了,請祂們保佑不要抽到我。」開口說話的人是一班的風紀股長高翊峰,主掌後衛,打起球來雖然會罵幾句髒話,但還算是有球品。   「通常這樣講的人,都偷偷準備好了啦。」我酸了他一句,接著繼續跟顧向陽念單字。   打掃鐘聲響起,進教室的同學也開始變多,不小心霸佔到別人的座位,我跟顧向陽約好了下課時間繼續惡補,便走回自己的班級。   路途中我遇到了低著頭拿著單字本正在努力背英文的路以心,發音不算太標準,但比我好多了。本想多看她幾眼,沒想到先是撞上了同班的簡若渝。   我將散落在地上的書本給撿了起來,向她道歉:「抱歉,妳還好嗎?」   「何遠同學,我知道你身高很高,看不見我這個矮個子很正常,但走路也看一下路好嗎?」簡若渝揉了揉額頭,皺起眉說著:「都是你啦,害我的課本沾到地上的灰塵,讓開讓開。」   接著簡若渝接過我手上的課本後,便往路以心跑去,兩個人就這樣在走廊上說了幾句話後,尷尬地說了聲再見。   「她們兩個認識嗎?」我在心裡問著。印象中她們應該沒有同班過,兩個人是怎麼認識的?如果是朋友,怎麼剛才講起話來這麼尷尬?   帶著滿腦子的疑問,我拉開椅子坐下,撇頭看向座位就在隔壁的簡若渝。   「欸,妳跟路以心認識嗎?」撐著頭我問著。   簡若渝先是愣了愣,表情不屑地看向我說:「關你什麼事?」   「問一下不行喔。」我擺出鬼臉,繼續追問:「妳剛給她什麽東西?情書喔?還是現在又開始流行交換日記或是寫信聊天這種事了?」   「你問題很多欸。」簡若渝將自己的座位拉遠,接著拿課本蓋住自己的臉,然後大聲的念起英文單字。   「不問就不問。」我打了個呵欠,接著也拿起課本繼續為中午的抽考奮鬥。   只是在那之後,我滿腦子想起的都是早上簡若渝和路以心在走廊上的畫面。雖然側著身體,但我確實看見簡若渝在路以心的外套口袋裡塞了一封像是信的東西,而且是非常迅速的、怕被人看見的那種。   越想越不對勁,於是我便在偷偷傳了紙條給簡若渝。   欸,妳跟路以心很熟嗎?   沒想到簡若渝看了一眼後便將紙條揉掉,丟進自己掛在座位旁的小垃圾袋裡。   「欸,簡若渝!」我小聲的說著。   「你很煩欸。」簡若渝轉過頭,小聲但語氣相當不爽的說:「認識啦認識啦!」   「我知道你們兩個是同班同學,彼此都認識,請問在我的課堂上打情罵俏是想幹嘛?」此時本來在台上寫片語的大猩猩走下台來,朝我們走過來說:「何遠、簡若渝,你們兩個有什麼問題嗎?」   「報告老師,沒有問題。」我坐挺身子,大聲喊著。   「敢在我的課堂上聊天皮在養是吧?今天中午抽考不管有沒有抽中你們,都給我到辦公室報到!」大猩猩嚴肅的說著,接著繼續帶班上同學念片語。      一陣毛骨悚然,我感覺到旁邊殺氣騰騰的簡若渝正瞇起眼睛看著我,接著伸出手,朝我的背後用力的打了下去。我沒有忍住,而是在全班面前罵了好大一聲髒話,引來全班哄堂大笑。   吃飯時間公布了抽背的名單。我的座號被大大地寫在黑板上,幾個比較熟的同學經過身旁時都雙手合掌替我默哀,但我其實一點也不覺得不幸,雖然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可至少不用到大猩猩那邊報到,而且顧向陽那傢伙也被抽中了,這表示在等待的過程中還有他可以幫我。然而另外一個被抽中的號碼,則是路以心。   帶著緊張又期待的心情來到指定教室,路以心比我們早抵達,一個人默默閉上眼睛站在走廊角落上背著課文。   我和顧向陽也找了個位子蹲坐下來,為等一下的考試做最後衝刺。在抽考規則裡,如果當天被抽中的號碼沒有來上課,就往後一個號碼上場,然而若是在考試過程中,得到B以下的分數,就必須得帶著單子,去找自己的任課老師做第二次考試。   大猩猩今天對我的印象已經更差了,所以我繃緊神經,全神貫注的看著手中的課本,一字一句的慢慢唸出來,因為發音標準也算在成績裡頭,不能含糊帶過。   「兄弟,加油。」班級比我前面的顧向陽先被點名,他起身走到考試隊伍裡,接著回頭對我信心喊話。我向他拍了拍胸口,表示信心十足,但其實心裡緊張的不得了。   而路以心也走進了女生的隊伍裡準備應考,但就在經過我面前時,有一張紙從她的課本裡飄了出來,剛好落在我腳上。低下頭撿了起來,本想叫住她,但她已經跟著隊伍走進了教室,我沒有機會叫住她。於是只好將信紙夾在自己的課本裡,接著聽從指示,跟在後頭等待考試。   「順利嗎?」走出考場後,顧向陽站在樓梯旁等我考完,接著我跟他擊掌,跟他比了個YA。   「謝啦兄弟,剛才老師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重背,拿了個剛剛好的B,這下大猩猩應該肯放過我了。」我搭著他的肩膀,倆人一起走回教室。   「你可別忘了接下來高中三年,還有好幾次的抽考機會。」顧向陽今天難得笑開,看樣子抽考這件事情對他來說也是很有壓力的。   「反正有你罩著,我的英文小老師。」我對他眨眨眼,「最後一堂體育課,我不太想打球,今天休戰如何?」   「我也覺得累了,就找別的事做吧。」顧向陽點點頭,向我揮手後各自走回自己的班級。   接下來這堂課是班會時間,大猩猩先是問了下個月的運動會,班上要派誰代表出賽。根據體育課測得數據,他自己提出了幾名候補同學,接著要大家投票或是提出更好的人選。而我則是被提名跳遠的項目。   「何遠,應該可以跳得很遠,嗯不錯,就你了。」大猩猩在黑板上寫下我的名字,笑著:「這名字取的真好。」   「八竿子打不著好嗎老師。」我白了老師一眼,說這玩笑已經從國中開到現在了,可以換新的梗嗎?   接著大家開始討論隔天的園遊會要賣什麼東西,沒有特別的意見,我坐在椅子上發著呆,接著又想起路以心,還有那封信。   我拿出英文課並抽出夾在裡頭的信。雖然知道這樣很不道德,但大概是情書之類的吧?偷看一下應該沒有關係吧?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偷偷將信給打了開來,然後安靜的盯著上頭的文字。   星期六晚上七點 夜賓館 3000   瞪大眼睛看著手中的信,呼吸突然變得很急促。這是什麽信?那數字代表什麼意思?援交費用嗎?為什麼這種信會從路以心的課本裡掉出來?   滿腦子問號,我趕緊將信給摺起來,就怕被別人看見。但就要收進抽屜前,一雙細嫩的手搶走了那封信。我抬起頭看著那個人,她一臉驚恐地看著我。   簡若渝瞪大眼睛語氣凝重的說:「為什麽這封信會在你手上?」 楔子:
01:
3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