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太陽依然在》/ 24

24.      跟著大家一起走進教室後,感受到一些同學注視的眼光,他們抬起頭看著我,接著竊竊私語,原本坐在我座位旁的同學則起身離開教室,顯然他們也有點怕我。      「沒什麽好擔心的。」拉開椅子時,林真希拍著我的肩膀說:「這只是過渡期。」      「嗯。」我點點頭,然後將抽屜稍微整理了一下。桌上積了一點灰,我拿起衛生紙擦拭,然後將一些暫時用不到的課本拿去置物櫃放。      裡頭沒有任何威脅信或者照片,這讓我放心許多,雖然何瑋妮在不久之後就進了教室,眼神非常的不友善,但直覺告訴我,現在的情況她暫時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      不久後鐘聲響了,老師走進來後先環顧了整間教室,目光在我身上短暫停留幾秒後又看看四周的同學。      「這幾天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想同學們都知道。」老師委婉的說:「楊又寧同學她雖然做了糟糕的示範,但希望大家能體諒她,也希望大家能愛護同學,多注意身邊的朋友。」   語畢,大家陷入一陣沈默,但還是能聽見幾個人低語的聲音。我低下頭看著交握的手有些緊張害怕,但想起傅建宇他們,似乎又覺得突破這道牆並不困難,於是我看向何瑋妮,她一臉淡定地做自己事情,絲毫不受老師的影響。      下課之後老師走到我座位旁,要求我跟裴子瑜換座位。        「這樣沒關係嗎?」我問著。      「我知道這樣不妥,但有班長陪著,我想妳應該更能控制自己。」老師拍著我的肩膀說。      沒多久裴子瑜揹著書包朝我走過來,接著彎下身子幫忙我整理抽屜,看著她那小心翼翼將我的東西放進書包裡時,我忍不住的說了聲抱歉。        裴子瑜露出微笑說:「有阿宇陪著妳,大家也比較放心。」      將東西整理完之後,我往裴子瑜原本的座位走去,林真希坐在最後面給了我一個安心的微笑,而傅建宇則低著頭忙著處理班上的事情。      「以後……請多照顧了。」將書包放下後,我對著座位後面的傅建宇說。      「這沒什麼。」傅建宇將手中的文件放下,抬起頭看著我說:「路還很長,但大家會陪妳一起走。」      知道單獨換座位這件事情引來一些同學的不滿,但比起抽籤換位子的風險,大家也只能選擇接受,雖然並非全班的人都害怕我,偶爾當我落單時,有幾個女生同學會走來關心我的狀況,噓寒問暖一下,但喜歡傅建宇的女生就會在背地裡說著我的不是。      有次在廁所聽到他們在外頭討論著我,跳樓的事情不只有班上的同學知道,應該說傳片了整個校園。      「欸,你們班那個病人最近狀況怎樣?」一個女生開口問。      「沒怎麼樣啊,可是跟她講話壓力好大,超怕一個不小心就讓她情緒崩潰。」另外一個女生回話:「我可不想當下一個殺人兇手。」      「太誇張了啦,哈哈——」接著一群人笑了。      我蹲在廁所感到有點無力,這陣子除非必要,不然我很少開口說話,上下課的時間也都是跟著林真希他們,偶爾同學受傷,需要我這個保健股長出來幫忙時才會開口對話。      只是說來也挺諷刺,保健股長的身份應該是要像護士那樣,替病患包紮傷口,然後祝福對方早日康復,但我卻是那個會拿刀傷害自己,成為傷患的人。好幾次都想開口跟老師提換股長的事情,但因為不想再拖累其他人,於是只好忍受著那份痛苦。      「不過,她是不是在裝病啊?」突然間,又有女生開口說話。      「什麼意思?」      「假裝要自殺,這種事只要有勇氣誰都能做吧?妳不覺得在那之後,她跟傅建宇的感情就變得很好嗎?會不會是因為喜歡他啊?所以才在那裝可憐?」      「對耶,他們兩個確實感情變好了,沒想到她是那種人……」      沒有讓他們把話說完,我將門打開,淡定的走到洗手台前洗手,鏡子裡的她們露出錯愕的表情,接著快步離開廁所。我一邊洗手一邊試想著接下來她們會說什麼難聽的話。      「想不到妳會這麼高招。」突然間有人也推開廁所的門,從裡頭走出來,我抬頭看著鏡子,何瑋妮一臉不屑的說:「還以為妳會乖乖休學,沒想到自殺這招竟然能擄獲男人的心,看樣子我得學起來才行。」      「我什麼也沒做。」將水龍頭給關上,我冷漠的回答:「而且妳很早就知道我有病了不是嗎?」      「是啊,所以下一次我如果想得到男人的心,就可以用這一招。」何瑋妮笑著。      「那會換來同情。」語畢,我轉身準備離開廁所。      「妳說到重點了,楊又寧。」何瑋妮得意的說:「同情,妳有沒有想過那些人只是因為同情妳,所以隱瞞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情緒,選擇跟妳好?」      「妳什麼意思?」我轉過頭害怕的看著她。      「林真希說不定是同情妳,所以才選擇繼續跟妳當朋友啊!」何瑋妮走到我身旁說:「誰會對情敵這麼友善?妳說是吧?」      語畢,我看著她離去的身影心情又更加沈重了。何瑋妮說的很對,那天在天台上林真希也在,雖然不知道我和傅建宇之間到底說了什麽話,可如果她真的喜歡傅建宇,心情一定非常的複雜。      曾試著想過這些人是因為同情而包容接納我,但彼此間在暑假時就已經碰過一次面,如果沒錯,友誼大概就是在那時候建立起來的,只是因為何瑋妮的誤導,讓我將這段友情給斬斷。      帶著複雜的情緒,我獨自一人往操場方向走去,來到一樓時,林真希和裴子瑜正站在廣場中央聊天,但看起來又像是在等人似的四處張望。      「欸,又寧來了!」看見我時裴子瑜大喊著,接著朝我跑過來,說:「剛才在教室沒看到妳,想說是不是先走了。」      「上課快要遲到了。」林真希伸出手說:「我們走吧。」      遲疑了一會,我看著她那緊張又害怕的神情感到很抱歉,但最後還是緩緩伸出自己的手然後交握著,一起往集合地走去。   一個人可以學習如何勇敢,但一群人會帶給你無限力量。
愛心
6
留言 0
encourage first comment
有些話想說嗎 快分享出來彼此交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