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因有參考一些文學作品,一些情慾或是血腥上的描寫也會編列進去,請慎重

  天空灰濛濛的,不知道是本來就這麼灰還是因為被火燒的煙給染上的?空氣裡夾雜著燒焦味,或許還參雜了一點香味──那是肉的味道。

  躺在地上的我沒有力氣去查看源頭究竟是在哪,因為我快死了。

  就和那些人一樣,瘦骨嶙峋地帶著天罰而死去,但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有罪。

  靜靜地聽著飄渺悲切的哭聲與聖歌聲,自嘲著自己連副薄棺都沒有,死了大概就是成了野狗的食糧,僅比被綁在柱子上燒死要好一些。

  主啊,願我死後能與家人團聚。

  我緩緩的闔上眼,陷入了一片的黑暗。


  「要救她嗎?」

  「你想救?」

  「難道你不想?」

  「你是真的想?」

  救我?我還沒死嗎?

  才這麼想著,肩膀就被人抓著劇烈搖晃,那個持續性擺明了就是我不醒就繼續搖。

  「別……別再搖了。」不僅僅是張眼,我覺得連開口都要耗費很大的力氣,而且覺得身體好重。

  眼前是兩個戴著鳥面具的人,全身被黑色系的圓帽子、領巾、披風、手套覆蓋,身形十分的嬌小。

  「唉呀!總算醒了!」左邊的人說了話,顯然我醒了令她十分開心,這時我才知道原來身體很重就是因為這人跨坐在我身上。

  「妮娜,你是故意的吧?」右邊的人語氣淡然,手中拿著兩根木棍。

  我想其中一根應該是屬於左邊的人。

  「唉唉,別計較這麼多嘛!難得又撿到一個看得比較順眼的!」左邊的人毫不在意的說,然後似乎發現我茫然地盯著她們兩位才想起來沒有介紹自己,非常熱情地抓住我的手,一手指著自己興奮道:「我是妮娜。」

  「我是米娜。」右邊的那個人依舊是淡然的語氣。







  「瑪麗你要當我們第七個媽媽嗎?」







  「欸?」我驚愕地睜大了眼。

  「妮娜,我就說了這樣講她一定會嚇到。」右邊的那位──米娜的聲音從鳥面具下傳了過來,透著一點鄙夷。

  左邊那位──妮娜豪不在乎的揮了揮手,只是抓著我的肩膀戴著鳥面具的臉靠了上來,我在她的身上聞到除了透著鳥面具鳥嘴的部分的藥草香,身上似乎還有燒焦的味道,很熟悉──對!就像是烤肉的味道。

  「我才不管米娜說什麼,所以瑪麗你要當我們的媽媽嗎?」妮娜完全不在乎站立在一旁的同伴,逕自問著。

  我來不及想要怎麼回應,她又接著道。

  「不當,我們就不救你。你會死喔!」

  用著毫不在乎甚至是戲謔的語氣,妮娜就這麼對我說道。

  其實我有點渾渾噩噩的,腦子裡還是一片的渾沌。

  想著我那全部都因為瘟疫而死的丈夫、父母與一雙兒女,他們的面容依舊清晰,甚至,我還記得在被眼前的兩人搖起來和閉眼之前最後的畫面──孩子們向我奔來,丈夫對我伸出了手。

  而自己,似乎沒有握上。

  我記得最後的祈願,可我親手違背了自己許下的願望。

  所以我還躺在這被天罰肆虐的人間。

  所以主不願赦免我的罪孽。

  我只能悲傷的流淚,甚至完全忘了身邊有兩個奇異的黑衣人。

  「你看看你,把瑪麗弄哭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照實說的啊!」

  「那也不是這樣的場合好嘛!」

  「不然你說要怎麼辦?」

  「先帶回去唄!」

  她們不顧我的意願,對著後面吆喝了兩聲喚來了兩個男子一人抓手一人抓腳的直接把我丟進了馬車。

  「扣!」我的腦袋撞到了東西,又暈了過去。
這個坑我很早就想寫了,
源自於不知道是何時的夢境給我的腳色設定XD
只是第一章就有非常想要寫的東西但一直拿不到資料,
所以就一直延宕下來。
主要來說這個坑參考的資料是薄伽丘的《十日談》!
(算是打算,畢竟第一章並不是用《十日談》做為開端)
不過也會混一些其他的東西進去就是了XD
當初的夢境內容也沒有這麼落落長,
就只有三句話:

「我是妮娜!」
「我是米娜!」
「瑪麗你要當我們第七個媽媽嗎?」
其他章節傳送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