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開始(三):

「你醒了。」緹露伊見他醒了,把籃中一條淺藍色的蘑菇塞在逸天手中。

「你睡了那麼久,肚子一定餓了吧。這是這座小山丘的特產,不介意的話就嘗嘗吧。」

「不是夢…」

逸天望向上空,天色比剛才要黯淡不少,看來自己確是睡了不短時侯,只可惜一覺醒來,卻發現此處如夢景像,確是現實。

逸天沒精打采地提起手,把淺藍色的蘑菇拿在手中仔細打量著,此菇縱紋深溝,顏色也略嫌艷麗,甚為可怖。

「這個真的可以吃嗎?」

逸天猶疑了一下,還是鼓起勇氣咬了一小口。蘑菇咬下去肥美多汁,像曲奇餅的焦香味道讓人難以相信這只是菌類。

緹露伊見逸天又咬了一大口,臉上神色還驚奇不已,挺起胸部像是炫耀般笑了,似是在為這裡的土壤能出產如此美味而驕傲。
逸天驚覺自己還躺在緹露依的大腿上,這時她的腿定是麻得難受了,連忙坐起身來,剛才頭昏腦脹之感已大為減退。

「逸天。」

緹露伊看着他。
「什麼事?」
「你是這個世界的人嗎?」緹露伊略有些好奇地問道。

「為甚麼你會這樣問?」逸天也無法回答她,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哪裡,根本無從判斷自己是否來自另一個世界。
「因為你看着就很奇怪。」緹露依指了指逸天身上的奇裝異服。
「附近有些甚麼城鎮嗎?」逸天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只好問點別的掩蓋過去。
到了城鎮,也許至少能確認一下自己的位置。
「我正好要到城裡去,跟我來吧,我帶你去。」緹露伊笑了笑,見逸天 已經能坐起身了,便直接拉起逸天走向樹林的盡頭。 出了樹林,兩人沿著小路走了約七八分鐘,身邊開始有些野花,無葉短枝的白花正發着清香,兩人慢慢由幽靜樹林走到大道上,行人開始多了起來,都是穿布衣、長袍的居多,似是時光倒退幾百年。
「你看,那就是蒂露法亞的流水,是不是很美?」兩人站在路上,緹露伊指向五六公尺外的小溪,陽光射在水上,如一片流光在盪漾,小溪的旁邊可以看見有幾人在垂釣,如詩般的恬靜。
「小溪的盡頭便是水精靈之湖了,那裡真的好美好美,而且裡面的魚特別肥美,雖然是很難捉就是了。以前我小時候,爸爸花一個下午抓了了一條烤着吃,那魚可肥了!」緹露伊輕輕用舌頭「㗳」了一聲,童年的滋味再次湧上心頭。
「沿着蒂露法亞的流水開船出去,便是月牙島了,不過那裡風大浪大,連我們最厲害的達德大叔也不能把船開出去。」緹露伊露出了有點失望的神情。
兩人順著小溪一路走過,果然如緹露伊所說,在小溪的盡頭一片蔚藍的湖水。波光粼粼,微風偶爾吹過湖面,泛起幾朵漣漪。湖上停泊著幾挺小舟,上面或是垂釣老人,或是卿卿我我的小情侶,或是共享著天倫之樂的一家大小。讓路過的逸天不禁想到那個小小的釣魚湖,往事湧上心頭便是一陣微痛。
依稀記得當日湖上景色有如今日,亦有男女老少,唯有女孩獨一無二,女孩也非光彩照人的絕色,只是清風照面而來,女孩一靜,湖面一動,這一動一靜已是記憶裡最美的晝面,故人音容宛在,只是不知身在何方。
忽來一陣大風,鏡湖破碎,湖上小舟為之一晃,一家大小互相攙扶,男子一把攬着女子,老人半瞇的眼一張,又半瞇着。
「緹露伊,這就是水精靈之湖嗎?」逸天從回憶中抽身而出,問道。
「嗯,是的。看著他們那麼幸福,我也很羨慕他們。」緹露伊看著湖上的人們,不由自主地露出的幸福的笑容。
「那麼下次和家人來不就行了。」
「哈哈,說的也是啦…我們繼續走吧,快要進城了。」緹露依明顯是在虛應逸天,逸天知道大抵刺到她痛處了,心下愧疚,不再言語。
沿路很快便走到城關了,到了關口前一段路,連逸天也知道快到了,因為來自不同道路的各式人們都在往同一條大路聚集,不時還有馬車從旁駛過,這預示着前方就是百川匯流之處。那城牆足有十米高,往左右望去,城牆闊得一眼望不到邊,像是隔絕了城內外兩個世界。關口門前站著幾個衛兵,面無表情地站着,的確只是站着,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動過,也不用察閱通關文牒,他們存在的意義好像就只有存在一樣,像是置在寸草不生的荒地的稻草人,身上還掛了小半套軟甲和頭盔,中間有烏鴉瘋狂穿過,而這和他們沒半點關係。然而,當他們看到緹露伊時,臉上瞬間浮現出微笑,馬上變得親熱非常,圍上來就是一通「累不累」、「辛苦了」、「吃飯沒有」,要比問侯他們親娘還熱忱三分。

逸天眼尖,望到其中一人笑得特別溫柔,但樣子也特別平凡,平凡到一轉眼他就隱沒在眾衛兵當中了。

「緹露伊啊,今天又去採蘑菇了啊。」為首的一人臉上堆笑,雙手無故磨擦着。

「是啊,來,你們也辛苦了。」緹露伊笑着把一根蘑菇遞過去,那人連忙伸手接過,逸天明白了,那原來是對蘑菇的熱情。

那一陣磨拳擦掌,原來是準備要大幹一場的意思。

眾人亦一哄而上,伸手索要蘑菇,爭先湧後的擠得不亦樂乎,比站崗時要精神百倍,緹露伊一根根的送過去,籃子裡就只有兩根了。逸天聽他們說話和口形也是完全對不上,自己似是與眾人有種隔亥。

逸天在一旁不好摻和,卻又見到了剛才那平凡到五官面目模糊的衛兵,他只站在一旁皺着眉,臉上很有些不安。

他也許就是覺得平白無事拿人家的蘑菇不好,但又不能阻止同僚,於是決定繼續當他的衛兵甲。

眾人拿了蘑菇也就散開了,那為首一人總算記得自己是個衛兵,守着首都的大門,見逸天衣着奇怪,問了句:「緹露伊啊,這你的朋友是從哪裡來的?」

「他從無主之地來的,想進城見識一下,我在樹林裡碰見他,正好引他到城裡來。」

「這樣呀,你過來一下。」那人把逸天拉到一旁,低聲道:「要是你打算在城裡留下來,可得先到市政廳裡登記一下,那文件也要隨時帶身上,不然要是被查出來了,你就要被遣返了,也不好找工作。」那衛兵聽他來自無主之地,把他當做要在城裡住下來,也挺熱心地教他進城後要如何如何,畢竟他平常收過不少蘑菇,這一點舉手之勞幫就幫了。

他又循循善導,教逸天那裡找暫時的居所,那裡比較好找不用戶籍的工作,之後要如何申請戶籍等,聽得逸天都懵了,他甚至還不知道自己確實在哪裡,呆聽了小句鐘,總算連要如何疏通關節都大概交待清楚了。

那人道:「跟你說了這麼多,其實都是些不中用的東西,你們無地人來拿這戶籍,要做城裡的人,最最重要的,還是人要通透,要能變通,才能過得了今後的種種關節。」逸天不知作何應對,只得連連稱是。

那人見差不多了,也就走回去喝水。

緹露伊在原地向逸天招手示意,一起往城關裡走去。到了城門下,卻猛一回頭,走向衛兵甲,遞過一條蘑菇。

「這個給你。」她渾然不在乎籃子裡還有多少蘑菇,只是見他還沒拿就給他一根。
「多...多謝了。」衛兵甲接過蘑菇,頭微微轉向另一邊,逸天 見他臉上有點發紅,但也沒多想,便和緹露伊一起穿過關口。其餘那群衛兵倒有點良心,還不忘在兩人身後相送。

城門內的走道極深,穿過去有如走在洞穴內,逸天嘆了口氣,問道:「其實無主之地是甚麼地方,我感覺他們把我當成鄉下的農民看待了。」

緹露伊自是大感訝異,但旋即也想到逸天確是從來沒說過自己來自哪裡,「原來你不是從無主之地來的,那你是從哪裡來的?」

「我也不知道,我一醒過來就在這裡了。」

緹露伊沉默了,兩人就這樣靜靜地走到走道的盡頭。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