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開始(四):
兩旁都是維多利亞風格的復古式建築,而且是以磚頭蓋成,讓人仿佛置身於十八世紀的歐洲。在兩旁的房子下都擺著一些不同的攤檔,攤檔四周則擠滿了人,好不熱鬧。隨著緹露伊的介紹,何逸天才好不容易認識到自己正身處小鎮最熱鬧的位子——市集。而攤檔則大多是賣飾物,食物,數量足以把二分之三的街道占領掉,來逛的行人大多是衣衫簡濫,雙手提著一大小袋的婦女,然而也有不少的情侶來逛,期待在市集中找到一點奇珍異寶和驚喜。而何逸天現在和那名叫緹露伊的少女站在這條像是市場的大道上,和眾人完全混在一起。
「所以你是說你不知道什麽叫電影嗎?」
自睡醒後一路走來不過大半小時,逸天這已經是第五次了,但還是不敢相信竟然還存在地球以外的星球。
「是喔!這裏是維洛斯特,不是什麽拍電影的現場啦。」
緹露伊不厭其煩地回答著逸天各種各樣的問題,並且同時向他介紹這個世界各種基本的事物。
「說起來…你的服裝怎麽那麽奇怪?你真的是迷失的旅人?」
「我?」
逸天看了一看自己的衣著,再看看緹露伊身上的長裙,沒錯他所穿的那條牛仔褲和黑色連帽外套在和緹露伊所穿的古式長裙的確形成了巨大的對比。
「厄…的確是你所說的一樣,在我們的世界那裏你們這些裝扮大約是一百年前的事來的,現在在我們那邊有機會穿到這種服裝大概只有演戲了吧。」
「嗯…也許你真的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呢…」
逸天點頭,緹露伊把竹籃換到另一隻手上,突然喜道:「那你不就是勇者嗎?」
「蛤?」聽到勇者二字,聯想起各式故事,不由得逸天有些沾沾自喜,如果能當上勇者,打敗魔王、迎娶公主、萬民擁戴,這裡好像還不錯,至少人生的前路一片光明,甚麼失業率、高房價、通漲都不能阻止一名勇者帶着從魔王城裡救回來的公主,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你身上的衣服很奇怪,和我們完全不一樣對不對?」
逸天聽出了緹露伊的語氣甚是興奮,也略有些心動:「好像是的。」
「你確是從另一個世界裡過來的,所以才甚麼也不知道?」
「是的。」逸天眼神一亮。
「你來到這個世界,不是你自己想要來的?」
「對了!」逸天目露精光。
緹露伊雙目圓瞪,手指發着抖的指着逸天,嗓音都驚喜得抖了:「你…」
可又忽然定停下來,臉上神色顯是驚疑不停,聲線也就平定下來:「可你不可能是勇者啊!」
「蛤?」除了一頭霧水,逸天同時也頗失望,有種被耍了的感覺。
「我們又沒有要滅亡的危機,不會有勇者的啊!」
逸天環顧四周,市集雜亂吵鬧不堪,不時有一老漢或婦人大聲吆喝,甚麼甚麼便宜賣,甚麼甚麼只此一家,確是沒半點要亡國滅種了的樣子。
但勇者也不一定要救國的吧,救公主也可以吧?
「那個,勇者,為甚麼要滅亡才出現了?平常就不會有勇者做點別的事嗎?」逸天抓了抓頭,繼續碰碰運氣。
「勇者就是勇者,不會隨隨便便就冒出來的。必然是先有危機,天下大亂,再有勇者。不然勇者就不是勇者了,隨便來一個騎士都能當上勇者了。」緹露伊語中帶點責備的意味,似是對逸天適才一番說話不很滿意。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我一定不是勇者,勇者又為甚麼一定要只在有大危機時出現。」逸天覺得自己很無辜,突然就被排除在勇者之外了。
「對了,你是什麽都不知道啊!」緹露伊擊掌而嘆,「聽好了!勇者傳說可是家傳戶曉的故事,不知道可是會被人笑話的!」
「有沒有這麽嚴重啊。」
「真的啦!小時候我就被笑過,還笑了好久,後來我找奶奶,讓她給我說這個故事,之後我也背下來了。傳說在三百多年前人類因為受不死族的入侵,而被逼一次又一次地退守,人類被打很節節敗退,據點一個個失守,最後更被逼退守到都城。」,緹露伊指了指周圍:「就是維特斯洛,這裡。」
緹露伊憶起故事中的維特斯洛,那是烽火漫天、人心惶惶的年代。城裡的市集,菜應該很貴,不過蘑菇的價格應該也不低…
「於是有些人就主張和不死族交涉以割地作為停戰的條款,有些人就主張奮戰下去直到人類滅亡也不可投降。都城裡分裂成了兩派。」
「嗯,兵臨城下尚有心思內鬨,怪不得會節節敗退。」
「也不是所有人都這樣,國王和皇后就希望兩派的主張都用,先是交涉停戰拖延時間,然後再想辦法反攻,他們召集了都城裡所有的學者,在皇室藏書中尋找研究古神的文獻,希望能找出一些針對不死族的方法,已有一定的成果。」
「但不死族也把握了機遇,乘機搶攻。禁衛軍傷亡慘重,國王也戰死了。那時候想誰都會認為首都被攻破後,人類滅亡也只是不久之後的問題。你看見的城牆是後來建的,那時候城牆沒今天這麼高和厚,要守住都城已困難至極。」
「但是勇者救了人類,打跑了不死族?」逸天心中也盤算大約到了後來的發展,緹露伊也點了點頭。
「傳說是皇后用計殺盡了先前主和的貴族們,並孤注一擲,用古神文獻裡的法術一博,以國王的屍身獻祭,召喚了來自異世界的勇者,作為最後的抵抗。不過皇后懂得做那些事真的讓人很不可置信呢。」
緹露伊頓了一頓,又再說道 :
「傳說中勇者他和我們所用的武器完全不一樣,他善用火系的爆炸魔法和召喚飛龍。而在他的領導下,人類從首都出發,一路打向西方,把城鎮一個個收回來
,有道是用兵如神,馬踏西彊,劍指骨匪,最後更把不死族趕回了他們的領土裏。自此以後,人類連一寸土地也沒有失守過。」
緹露伊笑了,露出了作為和勇者同為人類的驕傲。
「很厲害的勇者呢~那勇者他現在還活著嗎?」逸天不禁問道。
緹露伊收起笑容,失望地搖了搖頭。
「勇者在那場戰爭不久後就去世了,皇后為了紀念他,就把他安葬在宮廷旁邊的祭壇裏,而勇者的故事也一直傳了下來。」
原來勇者是特指某一人的稱呼,無怪勇者在這個世界地位祟高,不是隨便能充當的。
緹露伊又嘆了口氣:「像勇者這樣偉大的人,能多活一陣子也好啊,為甚麼偉大的人總是活不長?」
逸天只有笑道:「我又不懂玩火,又沒這麼大本事,只能活得久一些了。」
緹露伊一臉迷惑:「為甚麼沒本事就要活得久一些?」
「…那只是個比喻,我是說我不可能是勇者。」
緹露伊還是一臉迷惑:「可你不是勇者,那你是甚麼?」
「我不是勇者,我還不能簡單的、普通的是個人嗎?」
緹露伊沉吟良久,把籃子換了兩次手,「現在...只有帶你去魔法學院看看了,就在城中心附近。如果求一求守衛,也許能進去搞清楚你的情況!」
「魔法學院?」
「是的。」
半晌,逸天得不到進一步的解說,只得問:「那魔法學院是甚麼地方?」
「就是人們學習魔法,成為魔法師的地方啊!我不能肯定找到答案,不過作為全人界最有智慧的人們,至少會有個答案吧!」緹露伊點了點頭,她對魔導士們還是有點信心的。
「魔法師?什麽東西來的?」
逸天再一次被緹露伊的回答打亂了他的思緒,本來他已開始想起些許殘章,但轉眼又忘了一大半。
「魔法師是我們擅長使用魔法的人啦,他們大多都是貴族,而這個世界只有他們才能使用魔法喔。」緹露伊倒也不介意繼續解說。
「魔法?是水火木光暗之類的東西嗎?」逸天試着猜了一下。
「噢噢!好聰明!不過準確點魔法是由古代的五大元素組成的力量,火、水、木這三種屬性最為普遍,還有傳說中只有擁有失落的欺詐司手帳的人和神族以及惡魔才能使用的光和暗屬性。」緹露伊興致勃勃地進行著解說。
火、水、木三種屬性各有所長,且三屬魔法的威力各有千系,也談不上誰克制誰,倒是光暗魔法過於稀有,連見過的人都不多,而且其作用和形式眾說紛紜,實在難以評比。
魔法師除了是一種職業,同時也代表介乎在貴族階層和平民階層之間的地位,魔法師公會隸屬皇室,為公會工作的魔法師實際上是公務員,由於只有少部分人能使用魔法,所以最終魔法師在取得專業資格後最終也會經由軍功成為貴族,或是經升遷成為政府要員。是以如果平民家的孩子有幸擁有魔法天賦,那這一家也注定要飛黃騰達了。魔法學院,則是教授魔法的地方,裡面藏有人界最精細的魔法體系。
不過緹露伊對魔法學院的了解,也僅限於道聽途說,裡面的詳情她就一無所知了。
穿過喧擾的鬧市,不經不覺已到了一條很長很長的拱橋。石拱橋離地約四五米高,橋下有道路可從中穿過,人來人往的依然熱鬧,橋上就沒幾個人,要清靜得多。前方的高塔底部是一所大院,應該就是魔法學院了,整個校院都建在一處高地上,在這個方位,只有拱橋能通過去。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