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開始(五):

「閑雜人等一律不許進入!!」眼前兩名穿著褐色鎧甲的衛士同時舉起了手中的長矛,擋住了正打算進去的逸天和緹露伊。
縱使逸天和緹露伊拼命地向守衛求情,守衛始終不願把平民放入貴族的地方。只有眼睜睜看著眼前這座城堡,回家的希望就在眼前,可是卻偏不得進去問個究竟,逸天只好幽幽地嘆了口氣,他也沒期望過這是個能來去自如的地方。
「那個…對不起…不能幫你問清楚狀況…」
緹露伊垂頭喪氣地道著歉。
「不是啦~錯也不在你,再說這也只是我突然的無理要求罷了…哈哈…」
逸天尷尬地摸著自己的後腦笑道。
「不,等等…正門進不去,爬進去不就行了嗎?」
「緹露伊!我想到了一個方法啦!這樣吧,我們趁守衛不注意時爬進去怎麽說?」逸天 眼珠一轉,忽爾心生一計。
「哎?」提露依畢竟心思單純,連用計的念頭都沒動過,只想着如何再懇求得一真誠一點。
「就是說啦,找東西引開他們的注意然後爬進去,反正牆壁也不是很高。」
逸天不禁有點興奮,潛行可是他的拿手好戲,再加上身邊是有點呆萌的緹露伊,讓他不禁有點想在女孩子面前耍帥。
「 這樣是可以啦…可是要是被抓到了可是死罪來的啊!」緹露伊把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假裝出死刑的樣子。
看來在這個世界的人的認知裡,貴族和平民差的不是血統,是生來的高貴, 是以貴族神聖不可侵犯。
「沒問題啦,我有辦法就是了。」
逸天自信滿滿地拿出了一個玩具機器甲蟲作出準備放出去,這是來到這個世界前,在玩具反斗城買給表弟的。
「啊!蟲子!」緹露伊害怕地向後縮起身子,果然到哪個世界都好,女生都是害怕昆蟲的。
「這是假的啦,總之我現在會把這個東西放出去,趁守衛去查看的時間我們朝反方向爬進去。」逸天 其實誤會了守衛和看更的分別。
「嗯嗯! 」提露伊也不多想,便答應了。
「 好啦,一,二,三!」
隨著逸天的倒數完畢,機器甲蟲便發出齒輪攪動聲迅速爬向守衛的位置。
「趁現在! 」
「有埋伏!」
逸天隨即抓住了緹露伊的手臂跑向墻壁。果然不出所料,學院守衛畢竟久經訓練,看見機器甲蟲先是退後了兩步以長槍刺飛它,然後小心翼翼地走向齒輪散落滿地已停止運作的甲蟲。
「快點!」
看著守衛離機器甲蟲越來越近來,時間也變得越來越少。
「快點爬上來!緹露伊!」
逸天蹲在墻頂向下面的夥伴伸出了手。「我…我抓不到哇!你不要管我啦!你走先吧!!守衛要回來了! 」
正如緹露伊所說,在抓住了那玩具研究了好一番後,守衛已發現自己被人分散了註意力了,於是連忙跑回原本的崗位。
「站住!」
不遠處的守衛傳來了一陣怒吼。
「快點呀!!」
然而逸天還是抓不住緹露伊的手。
「快點走呀!逸天,你是為了找返回原本世界的方法吧!那就快點呀!」
緹露伊不想逸天 前功盡棄。突然一只箭以閃電般地速度飛向逸天的方向,並劃破了他的上臂的皮膚。一陣疼痛也隨之傳來,使逸天不得不松開了抓住緹露伊的那只手而且更一個踉蹌跌進了校園裏,他只能向塔跑去。
緹露伊轉過頭來,只見守衛張弓搭箭,向自己厲聲吆喝:「你,過來!」
聽得牆內的腳步聲未遠,緹露伊一慌,緩緩轉過身來,一汪淚水正好奪框而出,守衛見狀亦一愣。
逸天一直向前奔跑,身後卻未有追兵。
---------------------------------------------------------------------
如今逸天一個人孤身站在一個類似大禮堂的地方摸索著道路。而就在不久的之前,他也在被劃傷的情況下被迫和緹露伊失去了聯絡,好在傷口不深,不影響行走。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來了,不知道緹露伊現在怎麽了」他擔心緹露伊小命不保,不過在別無他法。
逸天打量著整個禮堂的設計,一邊構思著逃跑的路線。而就在這時,離逸天不遠處的一扇門被打開了,一個少女的身影從門後漆黑的走廊漸漸地變得明顯。同時,那名少女以一把熟悉的聲音說道:「外來者,你的造訪似乎缺少了一點禮數。」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