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半夜,天空,灰褐的霾
要二月就不冷了
想起你外套裏層的油脂氣味和泥土的野性
離別時的氣溫亦像現在,冷暖掙扎著潮濕
要二月了,市區紅透的燈籠
閃閃爍爍你喝過熱酒
臂膀輕盈地起伏著,走菱形的步伐
拉住你又親吻,讓流轉的時光暫緩
像親吻海面泡沫
鹹的,感覺像淚水才發現哭了
想起你頭也不回往反方向走
這頭仍為你寫不完詩與惆悵

共 2 則回應

1
喜歡。
2
過端午才不冷(抖
那年你出海 再也沒有回來

是誰不曾回首
埋頭於筆墨詩書之間
是誰忘了回頭

飄著雨嗎
混著海鹽
沒說再見

跳入海中 帶著鉛塊沉默
吐出氣泡
讓某個愛戀自己的他也親吻大海
鹹鹹也甜甜

「船長,我也想上船」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